在農村發真相資料的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

  • 在農村發真相資料的小故事

  • 大法小弟子發正念的心得體會

  • 走好正法修煉之路,首先法理要清晰

  • 在農村發真相資料的小故事

    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每次出去講真相,心裏都想師父的經文《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想自己是正法神,是去救度眾生的,鏟除一切阻擋我做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

    農村晚上串門的人比較多。一次我和一同修去一村莊做真相,還帶有「全球公審江某等幾樣貼的資料。記得那天晚上下著小雨,我們剛貼好資料就過來一個人,我們趕快走入一個小胡同。可這人剛好也走入這裏,我心裏有點忐忑不安,但馬上定下,主動跟他打招呼,他也與我們打招呼,好像跟我們認識似的,甚麼事也沒發生。

    還有一次,我吃過晚飯,騎自行車去給離我村十來里的山區同修送資料,從同修家回來,路過四個村莊,我一路發真相資料。農村的狗比較多,在一個村莊裏,一個小獅子狗跟著我叫,它的主人出來了,問我是誰?我從容的回答:「你不認我了?」他馬上回應我:「哦!你來了。」我接著又說:「你還沒睡呀?」他回答:「沒有。」說話間我就走遠了。

    我去農村發真相資料,一般選沒有月亮的天,我記得有一次我在本村發資料,大約兩點左右,那天月亮很亮,我把一份資料放到一農戶門裏,被一個在其他路口的人看見(此人是我村的副職幹部)。他厲聲問我「你放那兒個啥?」我說「沒甚麼」,他便去那看,把資料拿了出來。一開始我心裏有點慌,他問我是誰家的,然後拿出手機要舉報我,我用手擋著他的手說「幹嘛呀?」他又說:「你說吧,說了我就不告你。」我說:「你看吧,對你好。」他不看,但把資料還給了我。

    因為我們做的是最正事,有大法和慈悲的師父保護著我們,心一定要正,我非常感謝師父的一次次慈悲呵護,使我每次都有驚無險,我一定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一切,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小弟子發正念的心得體會

    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小弟子,今年八歲半,上小學三年級。我不到一歲就跟著爸爸媽媽聽法,後來又背《洪吟》、背《論語》,每天晚上寫完作業就和爸爸媽媽一起學法。現在我學的法越來越多了,平時有機會我也堅持發正念,爸爸媽媽去講真相時我也跟著去,爭取做好師父要求我們做好的三件事。

    下面我講一講我在學校發正念的幾件事情。

    一個星期一,學校升旗儀式時我在發正念,血旗升了老半天,也沒升上去,急得校長直嚷嚷:「快一點!快一點!」可是血旗就是升不上去,還發出噪音;最後還是從半空中掉了下來,全校學生哄堂大笑。升旗儀式上老師講話時,剛站穩,後面小區裏就傳來一陣狗叫聲,大家以為是老師在學狗叫,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還有一次我去上學,不戴害人的紅領巾。我一邊走一邊發正念,到了學校門口,那些檢查紅領巾的值週同學沒看見我。到了班級裏,老師又給了我一條紅領巾,下課上廁所時,我把那條紅領巾扔進了馬桶。

    又有一次,班主任要給我們班播放惡黨的宣傳片,我發正念讓電腦播放不出來,結果碟片都放進去老半天了還是沒放出來。最後,班主任就沒再放了。

    我親身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走好正法修煉之路,首先法理要清晰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對師父講的法理的理解,回想在正法修煉的過程中,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離法對我們的要求差的很遠。特別是思想在「七•二零」開始的時候,好多問題都是用人的觀念看待,用人的方法做。當時單位領導讓把書都交上去,我是用人的觀念去做的,避重就輕把師父教功圖象和幾篇經文上交了。當時認為煉功的動作已經記住,經文也有正規書了,交上去無所畏了。現在想想這種做法是背離宇宙特性「真善忍」法理的。在這種法理不清的情況下,發生了一次深刻的教訓。那是我走出去證實法的時候,把書放在孩子的奶奶家,那比較偏僻。我想一家人應該不會出賣我吧,並告訴他們這幾天一定要把書保護好,就放心的走了。沒想到外人沒去找,我丈夫竟指使他媽把書燒了。我回來聽說後氣的一夜沒閤眼,內心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現在提起此事心裏還特別的痛。師父說遇到問題向內找。究其原因是法理不清,用人的觀念、方法去做,沒有跳出舊宇宙為私為我的因素。所謂的避重就輕就是自我保護意識,也是站在為私為我的基點上的,這是人的根本執著。我們是要同化宇宙大法的生命,做事首先考慮別人,為他人著想,把法放在第一位。站在大法的基點去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同時要修煉好自己,去掉為私的根本執著。

    記的有一天我寫真相信,單位的惡黨書記和片警來敲門,我以為是孩子的爺爺來了,就隨手關上小屋的門去開門,一看是他們倆,頭腦裏的第一念就是滅掉這兩人背後的邪惡爛鬼,不想讓他們進屋,不歡迎不接受他們的來訪。他們兩個解釋說沒別的意思,片警是新來的,負責這一片。我想到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我說「你既然負責這一片那我以後丟東西就找你,成家二十多年沒有警察到家來過,只從電視上看到警察幫老百姓辦戶口,抓小偷,維護社會治安,現實生活中我還沒碰到過呢。」搞的他們沒話可說,很尷尬。我又一想對他們人的一面要善待,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

    我說你們既然來了,那就坐下吧。坐下來我好發正念,清除操控他們的邪惡因素,然後給他們拿煙,他們沒抽說了幾句家常話,沒提關於我煉功的事就走了。

    只要我們做事站在法上,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中寫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父還告訴我們「法是無所不能的」。學好法,理解好法,法理清晰,是我們做好三件事,走好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的根本保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