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廣州地區多起同修遭非法綁架和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想就關於特務打入大法弟子內部的問題和同修切磋。這個問題在幾個月前我就想提出來和大家交流切磋,但是由於各種原因,最主要還是考慮自己不知悟的對不對,這個問題提出來是否合適。昨天聽到又有身邊負責資料點的同修被邪惡綁架,震驚和痛心之餘,我感到有必要將這個問題提出來。

我地區最近連續多個資料點被邪惡破壞,有些資料點在6年的風風雨雨中一直都能平穩順利的運作,是當地與明慧網連接的一個重要窗口,而負責的同修在保密和安全方面一直做的很好,突然遭到連續綁架,我們在認真查找自己的原因和不足時,是否也應該思考一下還有沒有其它原因,如特務打入大法弟子內部了解情況的問題,我感到這也是在查找漏洞。

同修有一種意見認為不能懷疑同修,目前大家好像都不敢也不想接觸這個問題。師父在《除惡》一文中明確指出「而且目前特務的干擾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形勢,這決對的不行。」中共邪黨用特務的伎倆是多方面的。如電話竊聽,手機監控,網絡封鎖攔截,信件檢查,跟蹤等等,其中利用特務打入對方內部也是它們的一貫手法。作為大法弟子,我們不害怕特務,但是,不等於我們不重視它,不面對它,我們重視它、面對它就是在解體它。我們不胡亂猜疑,但是我們也不應該迴避這個問題,在如何破除手機監控等等許多問題上,同修都做了很多交流切磋,大家也經常互相提醒,為甚麼就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卻不敢提呢?是不是還有甚麼觀念在障礙著我們。我們應該越來越成熟,做事不走極端,我們需要的是理智的分析、思考和辨別,這也包括我們經常面對的真相資料和我們身邊的人。相信同修,信任同修,是站在法的基點上,而不是站在個人感情上。在有邪惡製造「魚目混珠」的複雜情況下,也是對大法弟子的一種錘煉和考驗。我們在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這種安排時,本著對大法負責、對同修負責,發現有明顯疑點時我們應該及時提出和指出,大家互相提個醒,使問題處理在萌芽中,或者根本就不讓它發生。這也是對自己負責啊。

同修中還有一種意見認為特務不能打入到我們內部來,因為師父說:「你們心態很正的時候特務是不敢在這裏呆的,他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被正的場同化了,因為大法弟子發出的純正的這個場啊,會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識中不好的東西,純正的場就解體它,解體人意識中一切不正的東西,這就是救度與慈悲的另一種體現。人意識中不好的一切都給他解體沒了,他就剩下單純的思想意識的時候,人就會認同正的、善的,他不就同化了嗎?那麼,再一個選擇就是趕快跑掉,因為壞人的思想業力與不好的觀念害怕解體。」(《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我目前個人理解,特務能被同化或逃走,是因為師父慈悲眾生,是因為法大,法能正一切不正的,同時我們的整體是一個純正、慈悲、正念的場,是一個強大的場,是一個能解體一切不正的場。如果我們的整體有很多不足和漏洞,我們的場就不夠純,不夠強,邪惡就會乘虛而入。特別是不注意修口,不注意單線聯繫等,是很容易出問題的。

有些同修剛認識一位外地來的同修,就馬上帶他(她)去見其他的同修,甚至是協調人和資料點的負責人,我感到在目前這種特殊的情況下,不是說認識的同修越多越好,特別是負責一定工作的同修,更要注意的是:有的中斷聯繫很長時間或「7.20」以後停止修煉的學員提出要資料,馬上就給他,容易讓特務摸到資料點的來源。有的同修喜歡向認識的同修打聽他們資料的來源等,雖然很多是無意的。還有的人盲目崇拜別人,也容易被邪惡鑽空子,比如聽說該人很積極,還有轟轟烈烈的歷史(無法考證),就盲目崇拜,其實這些人最容易迷惑我們。歷史上中共邪黨都喜歡選擇這樣的人打入對方內部,容易獲得對方的認同、好感和承認。舊勢力也安排一些這樣的人混進來搞破壞。這些都是我們要注意的。

《九評》在書中對邪黨的本質、一貫做法和手段都做了充份的揭露。有師在、有法在,我們一定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一切不正的。我們這裏是修煉,我們不需要像常人那樣非得抓出個特務來,只要我們整體能在法上認識到,做到,邪惡就會解體,就這麼簡單。明慧不是有同修講到邪惡要抓懂電腦的大法弟子嗎,結果當地的同修不管便會不會電腦,全都買了電腦,邪惡最後就解體了。

如果我們每個人時時處處都能在法上嚴格要求自己,破除人的觀念,邪惡就鑽不了我們的空子;如果我們能用法來衡量一切,包括人和事,我們就容易辨別真偽,我們就可以少走彎路,少受損失。

我地區就是在出現很多漏洞和疑點,出現多起綁架之後,才引起重視,希望廣州地區的同修能夠重視和思考這個問題。這是目前我個人所在層次的認識,提出來和同修交流切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