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 堅修大法 不斷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我有幸在一九九七年得法,成為一個修煉人,一個真修弟子。從此,法輪大法成為我生命中最主要最寶貴的。通過修煉,我慢慢懂得了在這個歷史關頭,提高心性,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認識到只有精進實修,返本歸真,才能圓滿,隨師返回家園。每當想到這裏的時候,我的淚水便止不住的流下來。師父在《師徒恩》中寫道:「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我深切的感受到師父的浩蕩佛恩,我的每一步路都有師父的慈悲呵護。

在修煉的九年裏,身心都受益無窮

過去我體弱多病,如:偏頭痛、頸椎骨質增生、咽炎、心臟病、腿疼等病症,通過修煉都不翼而飛了。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在修煉中會發生一些神奇的事。記得在我學法初期,每天都有新感受。我看到過白色的旋轉的法輪;在讀法時,有時會有一種與法溶在一起的感覺。有一次看到兩個像綠豆粒大的光團,像太陽般明亮,在書面上做等距離的運動。後來,有一個同修告訴我,她也看見過,那是師父的法身,我感謝師父給我這麼大的鼓勵。也還記得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在國內煉功點上煉功,早晨要四點多起床,常常起不來,這時常常在夢裏聽到師父慈父般的聲音:「起來,起來!」有時還拍拍我的肩膀。這慈父般的召喚化成動力,督促我努力精進。

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度過難關

師父在<堅定>這首詩中寫道:「巨難之中要堅定 精進之意不可轉」。我是一個普通的法輪功學員,靠著「信」,從邪惡迫害中走過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為了講清真相,煉功點上的學員紛紛給中共中央、各級地方政府及官員寫信,我也給朱鎔基寫過信,只是石沉大海,沒有回音。「四•二五」之後,四月二十六日,懷著對政府的一份盼望我隨同修上訪當地市政府,不但沒有任何答覆,還導致大批學員被肆意逮捕。為了抗議邪黨的無理鎮壓,九九年十月,我隨十幾個同修去公園公開集體煉功,竟被當地公安抓捕,拘留一天,在拘留期間,沒有一個同修寫不煉的「保證書」。

我來到美國五年了,美國是一個很特殊的地方。師父在這裏為我們開創了良好的修煉環境。

誰能不想念自己的家鄉呢?我也曾痛苦過。但我堅信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的職責。年紀大了,又不會講英文,又不會開車,能做的事實在太少了。我想到證實大法分工不同,只要對證實大法、救人有好處,事情不分大小,只要力所能及,都是自己應該做的。

在美國這段時光,對我而言,在同修的幫助下,有很多進步,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讓我感到最幸福的事就是多次見到師父,能夠聆聽到師父講法,看到師父的慈悲笑容,向弟子招手問好,心中總是蕩漾起無限的幸福。記得第一次見師父,是帶著國內一些同修們的委託向師父問好!當時我的感覺幸福極了。

參加美國節日遊行,是洪揚大法的好機會。通過遊行,很多人會一下子看到法輪大法好,親眼目睹法輪功學員祥和、多姿多彩的遊行隊伍。聖地亞哥法輪功學員的腰鼓隊成立有好幾個年頭了,我雖然是七十歲的人了,在同修的鼓勵下,還是盡心盡力的參加了腰鼓隊,參加了多次的遊行活動。作為一個中國老太太能堂堂正正的走在美國大街上,為證實法貢獻一點力量,看到路邊上歡呼的人群,常感動的流下熱淚。

向國內打電話講真相是救度眾生的好辦法

經過了這幾年給國內打電話講真相的實踐,我有三點體會:第一要有充份的思想準備。講法輪功真相比較容易,將九評勸三退較難。我就多看資料,把要講的點寫在紙上,記在心上,變成自己的話才有說服力。第二,要快講。把握時機,把要傳遞的信息趕快說完。第二,開頭難。要開個好頭,話才容易說下去。學習網上經驗:如以第三者身份或反映情況談起,效果都挺好。如,有一次給山東某村委書記講真相,談到法輪功的情況,她說村裏有個法輪功學員,是個非常好的人,被縣公安局抓捕。她和村裏很多人一起去縣公安局求情,要求放人。縣公安說「他反對共產黨,不能放人」。就這樣,我又把九評的內容,退黨等信息告訴了她。她雖沒表態退黨,但她知道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信息,她一定會思考法輪功學員為甚麼唾棄中共惡黨。

力所能及的參加徵簽活動

最近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焚屍滅跡的滅絕人性的惡行曝光後,我在同修的幫助鼓勵下,克服了不會講英文的障礙;走在街頭參加徵簽活動。這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通過徵簽,努力向人們傳遞中共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信息,也是讓眾生擺放自己位置的好機會。一個人單獨徵簽,也不會英文,開始有點發怵,後來很快克服了這些障礙。下午發完正念出發,晚上七點回來,徵簽進行得很順利。有位女警察,常常過來看看,微笑著和我打招呼。

以上這些,都是每個同修都在做的事,而且都做得比我好。我只是寫了我的心得與大家分享。

在修煉的路上,有進步,有不足

近來家裏安上了中文電視(小耳朵),五年沒有看中文電視了,還真有點親切。遇到好的電視連續劇,如《大長今》等等,還是想看,常人心起來了。開始少看一會,慢慢的迷迷糊糊的愈看愈多,常被人情所帶動。不知不覺中忽視了學法煉功時間,學法常常推遲。後來,我常常頭痛。不久,做了一個夢,夢見單位考試,第一道題是:「你的信念是甚麼?」我愣了一下,業務考試開考信念?回答了一些如何做好業務工作的觀點。但最終覺得不對勁,答非所問。我又把答案劃掉,重新寫上「修煉」二字。醒來,我慶幸自己終於答對了,但又後悔不是一下子答對的。夢境真切,像親臨其境。我悟到了,是師父在強化我的煉功的信念,提醒我在修煉的路上,不要有所失誤。想想自己,的確還有很多執著心沒有去呢!離師父的要求差距太遠。我想一定要加把勁啊,才能跟上正法進程。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點滴體會。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二零零六年美西秋季國際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