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轉變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我自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今整整八年了。回想自己走過的路,有痛苦、有喜悅,有彷徨、有無奈,坎坎坷坷,連滾帶爬……能夠走到今天,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在此,向尊敬的恩師說一聲:「謝謝,師父辛苦了!」

我修煉的路走的不好,因為在人中形成了許多的觀念認識不到,形成的常人的思維邏輯很嚴密,再加上惡黨文化的長期薰染,使自己在修煉中對法的理解很難到位,所以在觀念的帶動下,在人心的支配下,走了無數的錯路,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尤其多次被抓、被抄家、被非法拘留,甚至兩次被勞教,在迫害中用人心看問題,向邪惡妥協,說過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話,在此,我鄭重的向師父說聲「對不起」!向同修說聲「對不起」!

跌倒了,爬起來!我是這樣做的。幾經摔打,有了很大的提高,隨著人心越來越少,對法的領悟越發的清晰、明朗,深深懂得法的深不可測。隨著對法的領悟愈來愈深,也有了一些自己的體悟,下面我就轉變觀念的問題談一談自己的看法,希望與同修共勉。

一、通過家人的轉變談講真相中觀念的轉變

我的家庭,沒有人相信神佛,尤其是我的父親,受邪黨文化迷惑,是一個典型的無神論者,除了相信自己和邪黨,甚麼都不相信。初得法,我回家告訴家人大法好,沒人信,而且我弟弟和我爸爸燒了我的大法書,親戚也沒有誰相信修煉的事情,就知道掙錢、過日子,姐姐長年病重,幾經生死,一跟她提起大法,她就反對,說我傻,尤其「七﹒二零」以後,我的多次被抓,更是讓家人愈發的不理解,他們只相信惡黨的話,不相信我的話,不許我說「法輪功」,也不許我煉,我就是非要煉,他們拿我沒辦法。丈夫是幹部,怕丟公職,更是阻撓我,長期的打罵,離婚掛在嘴邊,苦苦相逼;我雖不動心,但畢竟家人還是沒能接受大法,一跟他說「三退保平安」,丈夫轉身就走。

今年,我的家人發生了根本的轉變,僅幾個月的時間,就有了天壤之別,家人都變了,不僅三退了,而且大都要了護身符;尤其我丈夫,不再阻撓,看上去高高興興的樣子,不再因為我而擔驚受怕,而且跟我相處也挺好的,不管我出去幹啥,都不再干涉,而且自己有啥難事,都喜歡跟我談談,我就告訴他我認為咋辦合適,結果他的工作挺順利,心情自然也就舒暢。

這麼大的反差,我現在感覺到其實是因為我修煉中根本性的轉變,師父在《洪吟》中講:「度眾生,觀念轉,敗物滅,光明顯」。以前我只是表面信法,師父讓幹啥就幹啥,但是心態不純,摻雜著許多人心,所以效果不好,而且導致被抓。現在我就知道了,不管做大法的任何事情,都應該心態純正,這樣效果就好!比如,以前我和人家說大法好,大法神奇,是站在人的心態上講;而現在我就邊講邊發出純淨的一念:「我是神,我在救度你呀」,同時還發正念,清除操控人的邪惡,他們就聽著我講,儘管有的不理解,也儘量不反駁我,而是耐心的聽。其實只要他們聽,不好的思想就會被清除,所以我的家人都變過來了。

在這個過程中,我理解到,要想別人轉變觀念,自己得先轉變觀念,要想自己轉變觀念,不僅要多學法,而且要把自己放在法中悟一悟,看一看師父講法裏提到的那些不好的現象、不正的思想、脫離法的行為表現,在自己這裏是不是有?是怎樣表現的,有呢,就趕快放下,別那樣了;師父在法中給予肯定的那些正確的、好的行為表現,其實就是我們應該學習的,應該做到的。比如,跟家人講真相,他們開始時不僅不聽,還特別蠻橫,使我無從開口。以前每逢此時,我就無可奈何。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講到:「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有難度需要考慮時,要從自己這方面去找,順應大法弟子與正法所需的環境狀態。問題出現了,是自己和法理發生了擰勁。找一找問題所在,把這個擰著的勁放開,理順理順。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甚麼事情不要往前頂勁、往前搶、往前追逐著去解決,把心放下來,往後退一步,去解決。」通過學師父這段法現在我就知道再遇到這類情況怎麼做了,先看看自己哪不對勁,講真相沒有錯,自己心態是不是正呢?所以我就不講了,讓他們講,先聽聽他們說甚麼,看看他們需要聽甚麼。這個心只這麼一調整,家人不僅不說那些反對的話了,而且還願意聽聽我說的,丈夫也是這樣。我就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講的:「你要向心去修,你才能夠修成」,「在你這顆心上下功夫」。

我過去講真相,只注重道理,讓人感覺是在說教,人家就不愛接受,現在我注意在心上下功夫了,注意使自己的這顆心如何達到法的標準了,結果就不一樣了。比如以前我丈夫盡挑我毛病,我就認為他邪,就跟他講真相。可是丈夫說:「你說的對不?對,我就是不聽。」就這樣長期僵持著,我知道得在心上下功夫了,就先看自己的心態,看自己的心是不是正,有沒有背離法,如果純正,完全為了對方好,沒有不好的心摻雜在裏面,就應該能自動糾偏。結果,我這樣不斷的審視自己,發現自己有點硬灌,讓人家感覺我把我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對方了,所以不接受。我後來多關心丈夫,體貼他,諒解他,畢竟我被迫害,丈夫也跟著吃了不少苦,我就多理解他,結果他就開始轉變。其實丈夫是一個常人,有怕心,怕我再次被抓,又氣又恨又心疼,這樣一想,心中只有慈悲,沒有了怨了,丈夫跟我的關係也全變好了,也不再提我過去心性守的不好的事了,而且退了邪黨,還向我要了護身符。

二、在安全問題上談觀念的轉變

《轉法輪》中師尊講到「心一定要正」。過去,我總覺的只要學法呢、煉功呢、講真相呢,就算是心正,現在我覺的不僅如此,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才是真正的心正。這些日子我們這兒的同修每週固定的在一個地方學學法,切磋一下,有同修提議:「一週一次太勤了,時間隔的再長點好,安全」,「別定日子,臨時通知更好」。我想起師父講過的法「你們記住了,你們才是今天人類社會的風流人物,你們才是眾生最矚目的生命,你們也是決定著人世間每一個人未來的生命!」(《在2005年加拿大法會上的講法》)師父還講「……人不配考驗這個法,神也不配,誰動誰是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再說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就是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我就明白了是同修有怕心,有執著。為了大家的安全,我就分別的找同修談,幫助他們在法中認識法,破除執著,不是像過去那樣靠勇敢,為了去除怕心而不怕,而是靠師父靠大法,念動任何一句話,法都會起作用,法本身就會發揮威力。其實,這個過程就是信師信法的過程,只要我們符合了不同層次法對我們的標準要求,師父甚麼都會給我們解決,自然不會有危險。認為會被抓,認為不安全,其實還是人心在起作用,就這樣我們的學法組正常的運行著。

由於自己多次被迫害,我也生出了許多怕心,可是師父賦予我們大法弟子清除這場迫害的使命,那麼我們到底怎麼清除呢?剛開始一動念就是人心想一些人的手段、方式、方法,而且還用常人的思維邏輯方式,比如:認為有資料就會被抓,其實這是人的思維,也是舊宇宙的理。想想師父是怎麼講的呢?在《轉法輪》中師父講過「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的法,我們不是不在五行中嗎?幹嗎要被三界的理制約呢?我們大法弟子,不歸三界管,更不歸人管,只歸師父管。其實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對如何破除舊勢力的干擾,師父這樣講:「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他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所以我就守定這一念,我也告訴同修們時刻加強這一念,這就是我們破除邪惡、破除干擾和迫害的法寶。剛開始就常想邪惡找上門來咋辦?不開門,把書藏起來。現在,我就知道了,我就守定這正念,不是師父安排的,我不要。以前我沒認識到這一點,丈夫總是嚇唬我:「你小心點,要不把你抓去」。現在我認識到了,我就守住這正念,不准邪惡出現,不准邪惡到我家來干擾。結果,丈夫也不嚇唬我了。

後來,我每天晚上出去和同修一起學法,每天出去街上那麼多人,鄰里街坊都看見,開始覺的不安全 ,但我馬上否定它,出去學法沒錯,我就只管放下這個心,結果,幾天下來,發現街上一個人都沒有了,當然也就沒人看見我出去、回來。其實,都是師父在幫助我,在保護我,解決了我的後顧之憂。所以我就能夠理解了師父所說的:「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 (《轉法輪》)

還有一回買電腦,同修幫我裝好系統,儲存了真相資料乘火車回來,我擔心檢查出問題來被扣留,同修提醒我,有的同修檢查出來被抓了。我就想,帶一箱大法書,還要帶電腦,目標大,又不方便,我讓同修送我,兩個人各拿一部份,我們請師父保護,不讓他們檢查。結果,車站上好多值勤人員,就沒有檢查我們倆個,甚至上車檢票,沒有人驗我的票,遞過去也沒人接,以往乘火車幾次,都沒座位,只能站一路,這次帶了真相資料,居然有座位。事雖不大,使我領悟到是師父的慈悲呵護。

其實修煉,就是放下人的心、人的觀念的過程,直至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在法上,完全按師父的法去說、去做、去想。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修煉幾年了,方才真正理解師父的法,才懂得學法必須是用心,而不只是用眼。

我知道我對法的理解還很膚淺,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