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好自己的孩子 真正負起責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近來看了一些關於小弟子神奇經歷的文章,我也想把我孩子的一些事寫出來,提醒和我一樣忽視了孩子學法的同修,帶好我們的孩子。

我一九九五年得法。我有一個兒子,今年八歲。剛有這個孩子的時候,魔難很大,他的父親一定要打掉這個孩子,甚至以離婚相威脅。但是,我知道修煉人不能殺生,於是頂住壓力,生下了這個孩子。孩子是在我修煉的父母家出生並長到兩歲半,孩子從小就接觸大法,誠實善良。

二零零一年因我堅持修煉,丈夫與我離婚,法院以我修煉法輪功為由將兩歲半的孩子判給了他父親。

為了不斷掉孩子修煉的機緣,我每星期都接他來我這裏住一兩天。但他的父親一直在阻擋這件事。有時知道我教他學法,就要取消我接他來住和探視他的權利,這樣的事曾發生多次。由於自己當時法學的不好,總是把這些當作是人對人的迫害,所以一直處在魔難之中。

看到明慧網上關於小弟子學法神奇經歷的文章,就想自己的孩子也許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讓他心裏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

前幾個月,有一次我接孩子來這住,我和他聊天。我問他:「還能看到法輪嗎?」因為他兩歲的時候就能看到法輪在旋轉,而且還看到師父的法身,穿的是黃顏色的衣服,頭髮是藍顏色的。但長大以後就很少說了,所以我才這樣問他。他說:「能啊!有好多佛呢!牆上面都是佛,中間的牆上有個大佛。」

他還告訴我,屋子裏有好多法輪,門窗上都有護法神,師父也在屋子裏,而他爸爸家的屋子裏就沒有這些。他經常看到窗外很高的地方有法輪和大佛,可就是不進屋。我當時聽了這些心裏很激動。我知道我不在他身邊,而我們偉大的師尊一直在看護著他。

從那以後,我們開始學法了。後來我妹妹告訴我要讓孩子跟著大人一起發正念。於是我就叫他一起發正念,同時還告訴他在學校裏升國旗的時候,要發正念,不讓國旗升上去。由於以前我就跟他講過國旗、國歌、紅領巾這些東西有共產邪靈不好的因素,所以一講他一下就明白了。

下一個星期日我去接他,他見到我高興的說:「媽媽,週一升國旗時,我一念發正念口訣,您猜怎麼著?升國旗的繩子一下就斷了。」他說他念完口訣後,就請師父幫忙,這時師父的法身來了,用一把剪刀把繩子剪斷了,國旗就掉在地下,放國歌的喇叭也放不出聲音了。他看到國旗頭上一灘血,每個五角星上都有一個小惡龍在噴火。

我告訴他:做的好!下次還不能讓它升起來。果然,下一週國旗快升上去的時候繩子又斷了。還是師父的法身來了,把繩子砸斷了。經過這兩次升旗受挫,學校就不在操場上升旗了,而是改在用廣播放國歌在教室裏做做樣子。

由此可見正法修煉中無論我們做了多少事,其實都是師父在做啊,師父只是要我們一顆堅修大法的心。

國殤日,我們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除惡。孩子說廣場上刻有五角星的圍柱上都有惡龍。我發正念清除了好多邪惡。他告訴我都清除完了。這時我想起一個小弟子說好多邪惡都躲起來,他用功能把邪惡都打出來除惡的事。我就對孩子說:我試著用功能把隱藏起來的邪惡都打出來,一起除掉它們。於是,我想:打出功能,把所有隱藏的共產邪靈和破壞大法的邪惡因素都打出來。這時就聽兒子說:好多啊。我們又反覆清了幾次,直到他說沒有了。(他能看到一些另外空間的東西)

從這件事,我悟到師父已經給了我們能力了。就像師父說的:「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我們不要被表面人的觀念所障礙。動真念時,想有甚麼功能就有甚麼功能。另外,還有邪惡因素隱藏起來,所以同修們在發正念時要把它們打出來除掉,同時在發正念時不要放鬆,這樣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前些天,我給孩子讀了明慧週刊小弟子從天上下到人間助師正法的故事。後來,孩子就給我講了他的故事。聽了孩子的故事,我為自己以前沒有帶好孩子學法而後悔。

師父一直在看護著他。其實,每一個生在修煉家庭的孩子都是有來頭的,都是來得法的。在此我想提醒和我一樣忽視了孩子學法的同修,帶好我們的孩子,和他(她)們一起學好法,他(她)們是師父交給我們的小弟子,一定不能忘了自己的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