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新弟子的修煉歷程

——從情中走出來 證實法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一直以來就想寫出自己的修煉體會,和同修一起交流。可是由於自己不精進,干擾也很多,一直沒有動筆寫。這次看到明慧網《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通知》,心想這次我一定要寫出來。可是還是出現了很大的干擾,以致這一個月都處在干擾之中,自己感到最近修的也不好,就想如果這樣的狀態寫出來肯定不會好,以後再寫吧。可是,昨天去和同修們交流的時候,看到同修克服很大干擾寫出的修煉體會,寫的很好,觸動了我的心。雖然明天就截稿了,我還是要寫,不能錯過這證實大法的機會。

我是二零零五年初得法的新弟子,但師父在很久以前就開始管我了。由於得法晚,自己對法的認識上和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做的與精進的老學員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做的很不夠。我就把自己得法的這段時間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和同修們一起交流。

得法前的經歷

我對大法的最初認識來源於我的母親。我母親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得法前,她可以說是百病纏身,整天藥不離身,家裏最多的就是藥和各種關於治病的書。得法後僅僅幾個月,身上的病全都不翼而飛了,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是大法讓她獲得了新生,所以,母親對大法非常的堅定。

就在母親得法後不久,就向我介紹了大法,想讓我也修煉。我想每個從大法中獲益的人都想讓自己的親人以及更多的人得法吧。可能是我的修煉機緣未到,我雖然感受到了大法給母親帶來的巨大變化,可是並沒有產生想要修煉的念頭。當時我還在上高中,我想,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讓我甚麼都不追求了,怎麼能行?還有,在從小的惡黨文化無神論的教育下,頭腦中形成了頑固的無神論思想,對於修煉以及有神很排斥。無神論後來成了我得法的一個很大的障礙。

然而不久,惡黨對大法的迫害開始了。一時間,邪惡的宣傳鋪天蓋地的來了。母親非常的堅定,面對各種壓力毫不動搖。她後來跟我說,她從未有一天中斷煉功,怕自己一不煉功,師父就不管她了。邪惡的宣傳對我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到這時我才開始冷靜的思考這件事情,法輪功到底是好的壞的,電視上說的對嗎?

這一思考就是好幾年,一直到我得法。邪惡對我的抑制非常的大,雖然我的本心不願相信那些謊言,可它們還是壓進了不少。我對大法也排斥,尤其發生了「天安門自焚偽案」之後。但心裏有兩點事實我一直堅信,一是母親的病是修大法好的,二是我見到的大法學員都很冷靜和理智。我對大法的認識是一步一步的,逐漸深入的,一直到最後得法。

個人修煉階段

其實在很久以前師父就管我了。我從小體弱多病,三天兩頭的上醫院。剛上大學的時候,也是經常往醫院跑。等到快畢業的時候,我發現我生病越來越少,都很久沒病過了。母親說,這與你對大法的態度轉變有關係。

我知道,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得法的弟子,個人修煉階段和正法階段是溶在一起的。在短短兩年的修煉中,經歷了剜心透骨去執著的過程,也有舊勢力的邪惡迫害。尤其是在過情關的過程中,讓我完完全全的蛻了一個殼。

和女朋友是零三年認識的。從一開始我們的交往就對我充滿了考驗:她有過感情經歷,且在常人中並非我心目中愛慕的異性。現在想來,遇到她就是讓我得法的。其時,她正處於感情(剛剛失戀)和工作的雙重低谷,我便想給她些鼓勵,希望她能夠好起來。漸漸的她對我有了依賴,也感到我是個可靠的人。現代常人中變異了的男女之間的那種關係也影響到了我。雖然之前從未有過不好的兩性行為,但是在大學時,卻看過黃色的東西。這些變異的骯髒的因素如附體般操控了我,在與她的交往中漸漸超越了神給人規定的標準。現在回想,真是可怕,已經下滑到了地獄的邊緣。之後,便陷入了長期的兩難境地:分手,我得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否則一輩子良心難安,何況她已經經歷了那麼多,想想她的以後,讓她痛苦比我自己痛苦還難受;結婚,在常人中根深蒂固的觀念使我想找一個純潔的相愛的女子為伴,跟自己不喜歡的,又是這樣經歷的女孩,想想將來一片黑暗。

其中還有種種的魔難,對她家庭的不滿,而她家人反而看不上我,還有其他一些因素,真像師父講到的苦中之苦。我遇到了人生中第一個大關,而我的修煉機緣到了。

當時就是一個字:愁。以致短短半年時間,一頭烏黑的頭髮白了許多。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交流。就在自己無比愁苦的境地中,我的心中生出了一念:我要學法。我感覺,只有提高自己,才能解決我的難題,我要提高!

這裏提一下,我在工作之後,便自己買了台電腦上網,網上有緣人給我發了個網址,我獲得了破網軟件。之後便經常上網,了解一些被封鎖了的消息,大法的真相,也下載了大法書,但一直沒有好好看。我想,這些也都是慈悲的師父給安排的,每想到這,就想哭,對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

短短三個月的靜心學法,讓我有了突飛猛進的提高,我明白了我所遇到的這些都是我的業力造成的,而吃苦就是在還業債。「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越最後越精進》)當時學法的狀態非常好,心想自己反正這麼苦了,就甚麼都不管了,甚麼都放下,我甚麼都不想,就是一心學法。除了《轉法輪》,還看了許多師父的早期講法。在法理上清晰了,心裏漸漸亮堂起來了,雖然還是有很多的執著心沒去,但自己知道該怎麼去做了。轉眼過年回家,母親也驚喜於我的變化。年假的最後一天晚上,我對母親說,媽,你教我動作吧。母親一口氣把五套功法的動作教給了我。

在這個過程中,只要我提高上來一點,我就給女朋友講一點,她都能夠接受。我想,她也是有緣人,在我決定修煉之後,她也走入了大法。

然而不久,一場更大的考驗到來了。

由於我長期對情的執著不放,執著於常人的男女之情,執著於她的過去,被邪惡鑽了空子。女朋友剛剛得法,當時對大法認識不深,在感情遇到不順利的時候,被邪惡利用,感情出了軌,以致被欺辱,釀成大錯。

一瞬間,感到自己搖搖欲墜,難以支撐,便請假去找了一個認識的同修大姐。我幾乎是哭著講述了發生的事。大姐夫婦(都是同修)在法理上幫助我分析,當說到那個難受的東西不是你,不是你在難受,是那個不好的物質時,我一下子醒悟了:對呀,不是我在難受,這兩年來都一直不是我在難受,我真正的自己根本就不難受。那既然不是我難受,我還難受它幹甚麼,我不是傻嗎?心裏一下子無比的暢快,渾身說不出的輕鬆。我知道當我認識到它不是我的時候,它就再也呆不住了。真是「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呀!(《洪吟(二)》<無阻>)

那一晚,我就在不斷的想,「這不是我,排斥它,不要它」。業力不時的攻上來,我就發正念清除它。回來後,我又學習了師父的經文,法理上更清晰了。在學到《真修》時,感覺就像說到了我的心裏,「其實,你們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傷害而苦惱時,已經是常人的執著心放不下了。」我抓住這些執著心,「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得不行」,我是真修的弟子嗎?

那天我還寫了首詩來描述當時的心情和感受:身前身後事,一笑泯恩仇。豁然迷途返,輕舟數重山。

我知道這也是師父看我悟上來了給了我智慧讓我寫出來的。

接下來,我又幫助女友在法理上認識這件事情。我想,她也挺可憐的,走了這麼大的彎路,我應該善解她,好好幫幫她。自從事情發生後,她就一直極度痛苦,但並沒有在法上悟上來。我找到了很多師父關於過色關的講法和明慧網上同修寫的關於過色關的體會文章給她看,站在她的角度設身處地的幫她分析,讓她也儘快提高上來。

經過了魔難,我們現在都成熟了許多。我們悟到,應該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應該組建家庭,這樣能夠有利於我們共同修煉,做好三件事。

證實法,救度眾生

在我得法前後的那段時間,「九評」剛剛出來,正法進程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師父說,「有許多新學員很多都是屬於下一批的。但是現在還有陸續進來的也有屬於這一批的」(《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我想,不管我是哪一批大法弟子,我既然得法了,我就做一名大法弟子該做的,修好自己,證實法,救度眾生。

在第一次看到大紀元網站上說可以化名退黨的時候,我就退黨了。雖然之前對中共惡黨有了很深的認識,雖然是化名,但當時還是有怕心。最終克服怕心把退黨聲明發出去之後,心裏非常舒服,感覺自己做了一次重大的選擇。

隨著不斷深入的學法,我在法理上明白了,中共惡黨即將被淘汰,眾生只有退出惡黨,才有機會進入未來。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我有責任去救人。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我先從身邊的人講起,同事,朋友,同學。我知道我做的很不夠,有時會帶著人心講,爭鬥心,怕心,急躁,常常說著說著語氣就急了,沒有做到善和忍。有的時候摻雜著證實自己的不純因素,而不是證實法。我想,這都是自己修的不好的表現。師父說過,作為大法弟子,「你們真正的提高這永遠都是第一位的,你們自己的修煉圓滿這永遠都是第一位的。」(《2006年加拿大講法》)我悟的是,只有自己提高上來,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寫到這裏,我突然又一次認識到,我在做遇到任何事情的想法,做證實法的事情,甚至現在寫這篇體會的時候,都總有一個「自我」在裏面,喜歡別人誇我做的好,顯示自己知道的多,做的如何等等,彷彿時時刻刻有一個影子伴隨著,根深蒂固的執著著自我,表現自我。我悟到,這個「自我」是舊宇宙為私為我的體現,而成就新宇宙的大覺者,就得完全放下這個自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人最根本的執著就是自我,而大覺者是完完全全為著別人著想的。這是舊宇宙的因素,放下它,去掉它,一切以證實法,救度眾生為目地。

由於我從一開始就是一個人修煉的,除了女朋友以外,和同修接觸不方便,認識同修也很少,所以平時主要是自己做三件事。但是,由於怕心和各種執著心的牽制,做的一直很不好,尤其最近半年,有些消沉,比之剛得法時的那種精進和在大法中不斷昇華的美好殊勝的感覺,覺的自己很慚愧,愧對師尊。還有那麼多的世人不明白真相,還有那麼多人等著去救,而正法所剩的時間真是少之又少了。我怎麼能不更精進呢?

雖然這篇體會寫完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投稿截止日期,我還是寫了出來,希望和同修們交流,給自己一個從新認識自己,向內找的機會,促使自己按照師父的要求在圓滿路上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