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見證大法威力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後身心受益很大,無病一身輕,特別是明白了人生存在的真正意義。九九年七二零後,江氏邪惡政治流氓犯罪集團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污衊我們偉大的師父。面對鋪天蓋地的謊言,我悟到不論魔難多麼大,我一定要走出來證實大法。我曾先後五次到北京上訪,為大法鳴冤。

自迫害開始以來,我頂著壓力,用煉功的方式在外面洪法和證實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我們七八個功友在外面煉功,被當地惡警非法抓到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十六個小時後,才釋放出來。第三天,我一個人繼續出去煉,換著地方到樓群裏煉,不讓邪惡抓著。

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早,我正在外面小區公園煉功,有一位功友來告訴我,北京天安門這幾天抓了很多大法弟子。我立刻感到不能呆在家裏了,我要到北京天安門去煉功請願。當天下午,與同功友一塊乘火車上北京,在濟南轉車時,在檢票口被公安發現,我被強行拖上警車,送到濟南火車站派出所。

由於我不報姓名地址,一個公安說:「大姨,我們是執行任務,你快說了,我們好去吃飯,累死我了。」

我心態平和的說:「你快去吃飯,歇歇吧。」

另一個公安把我叫到一個辦公室說:「我就是所長,你把姓名地址說出來,就放你回家,我說了算。」

我說:「我們都是修煉『真善忍』的好人,不給政府添麻煩。你們是管壞人的,把我抓到這裏來幹甚麼,我自己走就行。」

另一個公安看我沒有說的意思,急壞了,就拿起了桌上的一本《轉法輪》,威脅我說:「你要是再不說,我就燒書。」

我心裏一動,那麼珍貴的大法書,決不能讓它燒。我穩定心態,想到了師尊的教導:「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法輪佛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

我心裏默念:「一個不動就制萬動」。果然,那公安拿著打火機,怎麼也打不出火來,他不燒了,把書遞給我說:「嗯,你在這看書吧,我不管了。」我雙手捧過大法書,就在辦公室裏,學起了大法,見證了大法的威力。

當天晚上,在這個火車站派出所裏,連我在內關了二十位大法弟子。我因不報姓名地址,被單獨看管。晚上,在公安換班的時候,他們把我叫到關押其他大法弟子的房間,我們在那裏一起交流。

不知不覺天就亮了,又快到公安的換班時間了。我心裏想,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到天安門證實大法。可是他們看管的很緊,窗戶有鐵柱子,關著門,還有一公安坐在雙人沙發上堵著門口,走廊裏有幾個值班的公安來回巡邏。我求師尊加持,弟子要正念走脫,心裏默念:「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

到換班時間,另一批公安接了班,開始查人數,一個公安人員用手指一個一個點,說也奇怪,我就在他們身邊,他們就是沒看見我,嘴裏還說:「十九個正好,一個不少。」我馬上悟到,是師尊在點化我,機會來了,準備走。果然,有兩位功友要求上廁所,他們把沙發搬開一條縫,讓兩個功友側身走出門,由兩個公安跟著走了。

等了一會兒,我主意一定,和身邊的一個功友說:「我要走了。」說著就向門口走去,坐在沙發上的公安看了我一眼,沒吱聲,把沙發搬開一條縫,我側身走出了門口。公安一直盯著我,我沒有一點怕心,正念很強。走到走廊中間,迎面碰上兩位去廁所的功友和那兩個公安回來了。他們與我擦身而過,好像沒看見我一樣。我出了走廊,路過大廳,沒有一個人注意到我,就這樣,我一步一步走出了門。

來到大街上,正好碰上一輛電車,我上了電車,後轉乘汽車,正好碰上一位大法弟子。我倆搭伴一路順利到達北京天安門。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威力和師尊法身的巧妙安排。

經過嚴肅的十多個小時的正與邪的較量,我感到偉大師父加持的力量,感到一個大法徒是多麼的幸運、幸福、無時無刻不沐浴在偉大師父的洪大慈悲中。我站在了天安門上,喊出了壓在心底多年的心聲:「法輪大法好!」

我沒有文化,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