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公公家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我公公家住在農村,因此如何以他們家為中心,對周圍的村莊講真相,是我一直以來思考的問題。但我悟到不能把這件事看成是人在做事的過程,而是修煉、提高、悟法、悟道的修煉過程,體現出來的是「心性多高功多高」。

當然在開始有很大的難度,因為我回去的機會很少(只是農曆新年全家一起回去),家裏當我們是貴客,時時款待不離左右,再加上我曾被邪惡迫害勞教,在親人們心裏留下陰影,他們對我的行動更是十分「留意」。這無疑增加了我對村裏人講真相的難度。但是我是主佛的弟子,救度眾生是自己的責任和使命,只要自己正念強,「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沒有做不到的事。

二零零一年的除夕八點半趁家人看電視不注意,我帶上真相資料,頂著呼嘯的北風,深一腳、淺一腳的踏著雪後泥濘的小路,到鄰近村莊挨家挨戶地發放。碰到貼有「喜」字的房屋或新建的房屋,我就發一盤光碟。聽到狗的聲息,就和它說說話,小狗竟然馬上安靜下來。

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沿著三個村子發了三個多小時,11點半回到家。進門時發現家裏氣氛緊張的不行。原來一家人發現我出去發真相後,十分著急,本地是湖區,道路坑坑窪窪,雨雪過後白天都不好走,我從未出過門,黑燈瞎火又無照明物,我一個弱女子,怕我迷路又怕我出現危險,因此全家人坐立不安,派妹夫四處尋找,急的不行。丈夫鐵青著臉,正要發作,一看我頭上熱氣騰騰冒著氣穿著單衣、抱著外衣滿身是泥,腳也濕透了,又不忍心發作,就坐在外面生悶氣。我趕緊對他們說,對不起,讓你們受驚了,其實不用擔心我,有師父保護我不會有事的。一看時間正好12點,我就調整心態發正念。

等全家人都睡下,丈夫在外面坐了很久不肯進屋,我也不急不躁,繼續發正念。他原本是很有修養的人,我一直以來對他講真相也比較細緻,在家時無論是講真相還是出門發資料他都比較理解。等他冷靜下來進屋後,對我說:「你要救度眾生,在家裏想怎麼救就怎麼救,作為長子長媳,一年到頭沒有機會對老人盡孝,大過節的讓全家人擔驚受怕,怎麼對得起人?」我一聽趕緊道歉,說;「我今天唯一的錯是沒有告訴你們我去做甚麼,讓你們擔心,很對不起。但我不告訴你們是怕你們擔心,我原以為你們認為我在樓上煉功學法。但我救度眾生沒有錯,在哪裏做都是天經地義的。」

看他還是難以消氣,我又說;「你知道大法好,但對我們發真相資料不能完全理解,認為老百姓看了又能怎麼樣,又無權給你們平反,是吧?怎麼看了真相就會得了救呢,很玄,是吧?還認為我這樣做很有為。我現在請你保留你的看法,但到真相大顯那一天你將會見證。我問你,我剛進屋時,你們叮囑老父親換膠鞋、拿手電,他老人家到十幾里外的廟裏上頭香,他這樣做有十幾年了吧,我看你們都習以為常,也理解他,我現在就要求你們像這樣來理解我,好嗎?常人不是有句話叫每逢佳節倍思親嗎?你知道勞教所監獄關押的同修們是在替那些還沒有走出來和沒做好的同修承受嗎,他們多麼希望法早一天正過來。告訴你我在看守所時一天晚上夢見我母親到北京證實法,我激動得熱淚盈眶,緊緊和她擁抱。一想到被關押的同修,越是節假日我越是在家呆不住啊!我雖然人陪著你們過節,我這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其實救度眾生我真是心急如焚啦!要按照我真實的想法,我要天天出去講,天天出去發才心安啦!」說到這裏我已經聲淚俱下。就這樣我們談心到天亮。

第二天大年初一的晚上,妹妹妹夫找來手電和膠鞋,叮囑我路上小心,八點多我就出發了,沿著另一個方向,只用了一個多小時就發完了三個村子。回家後我說;「十分感謝你們的支持,你們看,和昨天一樣的情形,昨天用了三個多小時,你們也擔心,我也吃苦,今天只用了一個多小時,你們也輕鬆我也輕鬆,是吧?以後你們就這樣配合我好了。」

從此以後,我就可以很自如的在公公家講真相、發資料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