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是不存在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2日】一段時間以來,我周圍的很多同修在遇到魔難而又一時無法處理好,或對某件事情法理不清時,就說:「隨其自然吧。」好像很輕鬆,其實裏面卻隱藏著無可奈何和對舊勢力迫害的認識不清及其縱容,這個現象在一些學員中似乎不是個例。

師父在《道法》中講:「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實「自然」是常人解釋不了對宇宙、對生命、對物質的現象而不負責任的自圓其說,他們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甚麼。由於受這種意識的影響,你們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所以,你們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

「自然」並不存在,是神的安排,而且是神給人的安排。而且這種「自然」裏隱藏著舊勢力的迫害在其中,長期認識不清就會導致同修的消極狀態。目前這種認同「自然」可以總結為三個方面:

一、對舊勢力的迫害認識不清

一位同修因為邪惡迫害而自己又沒有處理好家庭關係,導致愛人提出離婚,因為這件事情曾困擾了這位同修很長時間(未能提高認識),所以產生了一種消極情緒,在聽到愛人的離婚要求後,對同修說:「隨其自然吧。」有的其他同修也說:「隨其自然,隨緣吧。」舊勢力借「離婚」之事,要達到的就是給世人造成一種「法輪功破壞家庭」的印象,從而在整個大的環境中造成負面影響,用這種惡劣的環境考驗大法弟子,這是對法、對弟子、對眾生的迫害,其愛人也成為被邪惡操控的「犧牲品」最終被淘汰,那麼,如此的「隨其自然」只能是默認了舊勢力的迫害並毀滅了眾生。(並非完全否定離婚這種現象)。

舊勢力的迫害體現在方方面面的,有同修的家人要求搬家,搬家後,造成了與原來周圍臨近同修交流溝通和資料傳遞的困難,被「孤立」起來,而當時有的同修並沒有想到這也是在迫害,而是覺得「隨其自然」。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比如,裝修(耽誤大量時間),調動工作,買斷工齡(職業),買車,工作忙(有的同修覺得,我們單位就是這樣的,就是一個忙的單位。),(為做三件事中)堵車,在你有限的時間裏遇到孩子突然要上醫院、老人「反常似的」有事情找你,等等,如果認識不清是舊勢力的迫害,從而正念清除並向內找自己的漏洞,無論你如何做都是陷在其中:比如,被干擾後你去給孩子治療、去給老人安慰,舊勢力就剝奪了你的時間;相反,有的同修沒有符合常人的狀態,沒有去看老人孩子,就給你造輿論,說「法輪功不關心家人」。

二、固守人的觀念、常識

自然界有四季的春華秋實,人有新陳代謝的生老病死,似乎這一切就是一種習以為常的事情,人說不清為甚麼,也就更不去想了,所以,低能的人用「自然」這個詞來搪塞,現代人更是用這個詞來自欺。

其實,這些都是為了今天的大法開傳做的,包括四季和人體的規律,以及許許多多的「自然規律」,都不是「自然就是這樣的」,都是神的有意安排。世間萬物都是以大法為主線而運作的。我們在證實大法中,如果舊勢力經常以「自然」的名義「搞事」來阻礙證實法就絕對不能承認,同時還要堅決清除,因為一切都要以圓容大法為根本,以成就大法弟子為根本,所以,在證實法的修煉中,只要是正法需要,就可以突破一切人間「自然規律」。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女性的例假問題,本來按照「人體自然規律」,應該老年後就停了,但是修煉就可以改變。修煉可以改變這種「自然」。當然這是個人修煉階段的狀態,這裏主要談的是證實法修煉中的問題。

前年秋冬交替的時節,我去一個老人公寓送了一些大法資料,第二天許多老人「拉肚子」,但精神和身體挺好,而有一位老人卻突然去世了。

我悟到:能認同大法的老人的身體得到了清理,未能正信大法的定下了自己的位置,失去了被救度的機緣,這決不是表面看到的季節交替時節人容易去世的「自然規律」。也可以這樣說,是表面的「自然規律」掩蓋了真實的原因,但是我們大法弟子不能不明白其中的真實,不能不明悟其中的法理,因為法理不清就很容易「迷在其中」,從而耽誤救度眾生。最近,看到我前樓的幾位老人接連去世,我突然意識到,我長久以來一直沒有對附近的樓口發真相資料,沒有做好救度眾生的使命,內心非常惋惜,決心以後做好。這時如果認為:這是「自然現象」,這個季節就是容易死人,就走了人的觀念了,可能就因此耽誤了救度更多的眾生。從這件事情上,我也感到許多同修對師父說的修煉中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法理認識不清,甚至認為同修對類似這樣事情的「悟道」是一種過於敏感。

所以一些同修認同「自然」,從而無法逾越「自然」,也就無從談到突破這層法了。例如,有的同修講:「我睡覺少一點也不行」「人就是要保證8小時睡眠」「有的同修長期睡眠5、6個小時,根本不行」「我年齡大了,背法肯定不行,肯定不如你們年輕人」「我記憶力不好,肯定不行」,等等,都是承認這種「自然規律」或「自身就一直這樣」的無可奈何心態的固有觀念,你承認它,就是被它約束,當然就真的是這樣了。如此,還容易用這種認同後產生的現象,證實自己的理解,加深加重這種觀念。

再舉一個例子,近來下了一場大雪,一位同修無意中對我說:「道路太滑,某某事情向後拖拖吧,現幹別的。」我當時也沒有在意,但是一連發現又有兩位同修也是說出此話,我就覺得不對了,一是我們有畏難情緒,二是這場雪是舊勢力的一場干擾。如果針對舊勢力安排的這種干擾,我們的同修都能正念否定它,它就沒有存活的空間,就會減少這種「自然現象」對我們的干擾。

三,麻痺自己的藉口。

師父在《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中講:「我告訴大家,隨其自然這話看要在哪兒說,在修煉中隨其自然,可是我們還得人為的抑制自己不好的那一面兒,還得努力去修,這也不叫隨其自然。」「我們講的隨其自然的那個概念不像過去講的,一切都不管了,往那兒一坐,像出了家了,那就隨其自然去了。不是這樣的,絕不是這個概念。」

有的同修用「自然」或「隨其自然」來麻痺自己,隱藏執著,精進不起來。例如,有的同修長期處於個人修煉狀態,講真相的事情很被動,當同修提醒他時,他總是表示:「我就是這個狀態,不想去非得去,不是強為嗎?得隨其自然啊。」也就是說,對師父講的「三件事」不能完全理解就不做,就要等著「自然而然」的內心變化,到時候「願意」做了,再去做。而舊勢力就是要阻礙他去救度眾生、阻礙他去證實法、走師父安排的證實法的修煉道路,「隨其自然」的一念不就等於是「隨舊勢力安排」嗎?!

還有的同修對正念強的同修表現出來的好的狀態,不是去促進自己更加精進,而是找理由逃避自己,縱容自己的不精進,例如一位同修9天背下《轉法輪》的事例,對大家很有啟發,但有的同修說:「層次不可能都一樣,不能跟人家比,咱們就是這個狀態。」意思好像是說這和自然界一樣都是自然的,其實,這位同修是在長期背師父經文的基礎上才有的這種「超常現象」,是一直就很精進所「必然」得到的。

我看到《明慧週刊》中弟子證實大法的正念正行,非常受感動,想藉此感動身邊的一位同修,而他卻說:「都是師父安排的,就是這樣的,人的路不同,他就是有這個使命。」表面說的也不錯,但實質能聽的出來,就是不願看到做的好的同修的精進程度,用「他自然就是這樣」來逃避自己的做的不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