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觀念 走出框框

——對泰國狀況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14日】泰國曼谷的Lumphini公園的煉功點,是師尊當年親自選定的。多年來,泰國同修們在這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堅持每天早上六點開始煉五套功法,同時免費教功。最近一年多來,煉功點又增加了集體學法。通常,集體學法由背誦「論語」開始: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象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

泰國的學員,幾乎人人都能背誦「論語」,許多人熟到了好像不用動腦子就可以隨口說出。可是有多少人在背誦時,想過這些話的意義?

修煉到了今天,每個學員都在大法中獲益,頑疾消除了,心情平和了,關係溶洽了,家庭和睦了,人變得年輕漂亮了,等等等等。從1999年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泰國出了不少事,同修們也都承受了巨大壓力。這些事件和「麻煩」,就成了我們修煉中的一次又一次的考驗。每一次考驗,我們過的如何,又決定了下一次考驗的內容。就像學生考試,如不及格,就要補考。雖然這些考驗背後,有舊勢力不純的動機,但我們有師在有法在,完全可以否定它們的安排,圓滿我們的世界。

在正法進程中,在考驗面前,越來越多的泰國同修,勇敢的走了出來,向世人講真相。他們克服家庭、社會、工作上的困難,放棄舒適的生活,放下各種人心,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做著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但是,還有部份學員,受到各種觀念的制約,迄今未能走出來,或者未能完全走出來。

一種觀念認為,我們只需要洪法,對迫害大法的事,不要強調,否則人家不理解,會引起反感;泰國是小國,頂不住中共的壓力,要體諒政府的難處。這種觀念,其實是很糊塗的。首先,在中共打壓法輪功問題上,每個人,每個國家、政府都要表態。支持法輪功,反對迫害,實際上是給人一個擺放自己未來的機會。我們如果真的關心泰國,就應該看到泰國政府正在把自己擺放在錯誤位置上,看到這樣做將給泰國帶來可怕的後果,就應該對目前的局面心急如焚,千方百計的去向政府和民眾講清真相,讓他們知道大法弟子是甚麼人,在做甚麼事,要他們善待在泰國避難的法輪功學員。大法弟子是修煉人,是未來的大覺者,打擊這樣的人,甚至把他們關進監獄,是何等的罪?可是,這樣的滔天大罪,中國天天都發生,泰國也開始了。危險!

另一種說法也迷惑了部份學員。有人說,泰國法律規定外國人不准在泰國攻擊第三國。用這條法律限制大法弟子講真相,這實在是一種牽強的詭辯,經不起任何分析。甚麼叫「攻擊第三國」,中國是禽流感的發源地,泰國報紙如果揭露了這個事實,是否攻擊了中國?中共政權掩蓋薩斯病的傳播,有人把真相告訴泰國人和中國遊客,是攻擊第三國嗎?同樣,中共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強姦婦女,折磨、虐殺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在泰國的法輪功學員,到中共使館前靜坐,希望制止這種無法無天的暴行,請問,一個有起碼良心的人,一個按照常識思維的人,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也不可能找到這樣的善行和「攻擊第三國」有任何共同之處。

傳統的佛教國度,從國王到百姓,敬拜佛主,貢奉三寶。宗教信仰在人們的生活中是件大事。泰國人民普遍善良好客、溫文爾雅、同情弱者。而近年來,隨著中共邪惡勢力的經濟擴張,和流氓的外交手段,嚴重的毒害了一些傳統的反共國家,特別是泰國政府,已經到了曲直不分,是非不辨的地步。在法輪功等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泰國甚至完全背叛了自己的傳統價值觀,變成了中共的附庸。從1999以來,泰國發生的對大法的干擾,幾乎都可以追溯到中共流氓政權。泰國政府在中共壓力下,助紂為虐,居然毫無羞恥。中共使館一個電話,泰國警察就可以抓人打人。儘管法輪功學員做的事,如在中使館外面和平抗議中共警察獸行,免費發放《九評共產黨》,合法合理,沒有影響到任何人的生活。而且,幾乎所有泰國的警察、官員,聽到真相後,都對法輪功學員表示,你們都是好人,沒有錯,對社會沒有威脅,但是中共施加的壓力太大,我們沒辦法。這樣的說法,與中國的很多警察的說法,如出一轍。

為說明泰國對待法輪功學員的態度,讓我們設想一個虛擬的故事:一群殘暴的流氓,劫持了一些良家婦女到一個村落,在那裏,它們獸性大發,糟蹋婦女。村落附近有一個寺廟,裏面的和尚對發生的暴行十分清楚。但是流氓控制了村裏的糧食,同時用暴力使村民們臣服。不聽話的人沒有飯吃,可能還有生命危險。流氓逼迫廟裏的和尚把守村門,不許婦女的家人前來救人。流氓甚至不許親人們喊冤告狀,在它們逼迫下,一些和尚把到廟裏躲避的婦女和親人抓起來,威脅他們不許聲張,否則就把他們交還給流氓。當受害者向和尚們講述流氓暴行,要他們幫助到衙門告狀。廟裏的住持卻說,我們知道你們是好人,冤情也是真的,但是流氓的勢力太大,同時我們曾經與流氓有約,出家人不問外界是非,不許任何人利用我們的寺廟攻擊他人。你們的事,我們沒辦法。請你們不要再說了,否則我們就不客氣了。這樣的和尚,住持,他們還是修煉人嗎?他們的所為,會給他們帶來甚麼樣的未來?如果村裏每個善良的人,都出來說一句公道話,或向衙門報官。膽子小的人,最起碼可以做到暗中容忍營救親人,不替流氓當幫兇。如果大家都能憑良心做人,那麼流氓就不能繼續它們的惡行。

在泰國發生的事件,比起上面的情節,其實已經嚴重的多。中共的邪惡,不是流氓的伎倆可以比的。而泰國政府公然抓捕、毆打法輪功學員,也已經犯下了可怕的罪業。但他們與中共流氓不同,他們知道法輪功學員是好人,而對大法的迫害,是在中共高壓下被迫做的。向泰國百姓和政府講清真相,消除他們頭腦裏對大法的誤會,去掉他們心中對中共的怕心,轉變他們的態度,只有我們泰國大法弟子才能做到。而講清真相是我們每個在泰國的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只有我們做好了,泰國才能得救,泰國的眾生才能在不久的將來避免被大量淘汰的命運。也許有人會說:真的這麼嚴重嗎?讓我們看看師尊的教誨:

「任何一個地區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們就是那個地區眾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那裏的眾生啊,要聽到你們的福音,要聽到你們在講清真相中使他們認識到大法是甚麼,所以大法弟子的責任就很重大。」(《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大法弟子幾乎已經成了人類在各個地區唯一的希望了。你別看表面上這個社會還在運作,各行各業對大法弟子的存在好像感覺微不足道,不是的。宇宙的神、眾生可都看著呢,大法弟子在的位置、起到的作用,那都是關係到人類存亡的。」(《2005年舊金山講法》)

讓我們每個人問問自己,修煉這麼多年了,還有哪些觀念需要「從根本上改變」?我們是否還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目前在泰國發生的事件,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具體要做甚麼,如何做,就是我們自己要走的路。我們一定能做好,不辜負師尊對泰國的慈悲期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