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訪遭電刑折磨,遇好人魔穴脫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12日】這是一個河北女大法弟子的一段經歷。四年多以前,她去北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相,被警察劫持到北京郊區順義縣某派出所,遭受了殘酷的電刑折磨,九死一生,在一位善良的老警察的幫助下,她脫離了魔穴。

時間過去4年多了,她的心裏一直在惦記著在魔難中幫助她的老警察和處長。不知他們現在可好?現在天要滅中共,他們是否知道真相?是否已經退黨保平安?真心希望他們能看到這篇文章,早日退出惡黨!也希望至今還不明真相的警察和各級政府官員們,要向上面提到的老警察和那個處長學習,趕快了解真相,懸崖勒馬。

為了避免不法警察的進一步騷擾和迫害,下面用的是她的化名王向華。

一、遭電刑九死一生

2001年4月23日左右,王向華與幾位同修去北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相。因信訪局已變成公安局,上訪就被非法抓捕,她們就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條幅。王向華舉著真相條幅,邊跑邊喊:「法輪大法好」,警車和便衣追上來,把她絆倒。她們都被非法關在天安門派出所的鐵籠子裏,傍晚又被劫持到北京順義縣某派出所,當時是一個派出所劫走一個大法弟子。

在北京順義縣的派出所,王向華被戴上了手銬,由幾個人圍著走進一個辦公室,門窗都關的緊緊的。惡警非法審問她:「哪人那?」王向華不理他。他們就叫囂著:「拿墩布來,給她絞手銬子。」手銬子上都是鐵牙子,用墩布一絞,手會立刻殘廢。王向華不配合他們,把戴著手銬的兩隻手圍著大腿一抱。

這時,惡警拿來電棍,至少有兩根電棍在她的臉上、脖子上、身上持續的電著。她咬緊牙關,一聲不吭。他們把王向華的手從後面反銬,讓她平躺在地上。因為手銬銬的很緊,她的手腕很疼,就側著點身子躺著,可是一個惡警還用腳使勁踩她的手腕,讓她躺平。

惡警們電了她好半天才停下來,繼續審問。王向華不理他們,這時一個惡警就倒了一杯開水,突然一扯她的上衣,把開水貼著皮膚澆在她的身上,然後,伸進電棍就電。可是電棍不過電,惡徒們很納悶:電棍遇到水怎麼倒不過電了呢?於是,把她的鞋扒掉,電她的腳心、腳面,可是無論惡警們怎麼電,電棍就是不過電。甚至一個惡警說:「哎呀,電到我了。」當時,王向華只穿著一雙尼龍絲襪子,惡警們圍著她站了一圈,面面相覷,誰也不出聲,既驚恐又納悶。

惡警們又電她腳底的湧泉穴,她沒有任何反應。他們又隔著尼龍絲襪子電她的腳脖子時,她的整個大腿都蹦了起來,這說明電棍過電。可是惡警們又開始電腳時,電棍又失靈了。(當時王向華並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才悟到是慈悲的師父替她承受了這巨大的苦難。)

惡警們電了她3、4個小時之後,2根大電棍都沒電了。惡警去充電。這時,惡人拿來一個本子說:「你看人家都說了。」王向華不理他,也不睜眼,那時她的心裏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我的命是師父給救來的,我為大法、為師父說句公道話,應該!我就是用生命護法,我不再連累任何人,因為說出地址後,本地及單位等很多人都要受到牽連和迫害。惡黨搞連坐迫害,這本身就是違法犯罪。

當時她沒有一點怕。無論惡警說甚麼,她都不動心。這時,一個警察突然蒙對了她的地址。但王向華臉色不變,眼也沒睜。惡警們見詐不出甚麼,就繼續電她。

這時王向華戴著手銬的手開始慢慢往上移(此時手銬是銬在前面的),當移到胸部時,她全身抽搐,兩手用力向兩邊掙。惡警才趕緊打開手銬,七手八腳的掐人中,搬腿都無濟於事。於是一群人把她抬起來往牆上頂,腿才打彎,人才緩過氣來。其中也有有善心的人說:「這人有心臟病,快別電了。」還有人說:「你們怎麼把人電成這樣?」

當時她的臉上、脖子上都是血泡和血水,用她的上衣給她擦掉血水。其中一個年輕惡警說:「這算甚麼?那個老太太的血泡比她大多了。」就在王向華剛停止全身抽搐的間隙裏,一惡警拿著電棍在她的臉上、脖子上、身上又走了一遍。當他電過之後,王向華的眼部、臉部神經、肌肉開始抽搐,嘴也歪向一邊。

這時,警察們才嚇壞了,一個警察驚叫說:「她的眼怎麼了?」緊接著,王向華又全身抽搐,身體挺的筆直。他們又把她抬起來往牆上頂。就這樣每隔幾分鐘她就抽一次。後來,他們不敢讓她再平躺了,讓她坐著,把腿蜷曲起來,這樣慢慢的就不再抽了。

這時已是深夜,屋裏的警察大部份都睡覺去了。兩個警察架著王向華走進了另一個辦公室,坐在椅子上,他們還怕她跑了,就把她的手銬在椅子上。

二、遇好人搭救,魔穴脫險

三個警察看著王向華,其中一個老年警察人很和善,他很同情大法弟子,一會給王向華倒水,一會給她拿手紙。她嘔吐,他就說:「就在當地吐,吐吧。」他看王向華的呼吸很急促,怕她有危險,一夜也沒敢閤眼。

王向華用微弱的聲音給他講大法真相,講善惡有報的故事,他很感動。這時王向華嘔吐出血,他就把沾滿鮮血的手紙放在地上,給其他人看。王向華的腳已浮腫,穿不上鞋,他就拿來報紙放在她的腳下,讓她踩著。還要給她喊醫生,王向華沒讓去,因為正是半夜,不想驚動別人。她知道師父在幫她,心生一念:天亮之後,我必須得走,我一定能走。

天快亮了,王向華又開始全身抽搐,很厲害,而且持續時間很長。這位老警察說:「我讓他們把你放了。」王向華說:「善待大法弟子,您一定會有福報的。」

老警察去找醫生。這時看著王向華的另外兩個警察睡醒了,他們罵罵咧咧:「X的,怎麼碰上個這樣的,這500元錢真難掙。」原來不法警察們每讓一個大法弟子說出地址後,這些惡警每人就可以得到500元錢獎金,這些錢都是逼迫大法弟子的家屬或者單位出,為了這些不義之財,惡警們喪心病狂的毆打大法弟子。其中一個惡警就在王向華全身抽搐的情況下,又狠狠的踹了她幾腳,說:「死了算了,拉出去就燒了。」

醫生來了,給王向華做心電圖,並問警察:「她的傷是怎麼回事?」因為王向華的臉上、脖子上都是大泡,手腳也腫的老高。惡警們不敢承認是他們電的,就說:「不知道」。做完心電圖,醫生問:「她這種狀態有多長時間了?」看著她的老警察說:「從早上4、5點鐘,大概有2、3個小時了吧。」醫生說:「趕快送醫院去。」惡警們答應著,但卻不肯送大法弟子去醫院。因為王向華不說地址,沒人給她出藥費。

不法警察們往死裏電她,本來是想讓她說出地址後,他們每人可以得到500元錢獎金,現在不但獎金拿不到,還要拿醫藥費,賠本的買賣他們是不會幹的。況且王向華渾身是傷,送到醫院,等於他們自己給自己的罪惡行為曝光。於是,他們請示其上級後,來問王向華:「如果放你走,你能走嗎?」王向華心裏說:「有師父保護,我一定能走。」她努力把浮腫的腳蹬進鞋裏,腳很疼,馬上想脫掉鞋,警察急忙阻攔:「別脫」,他們已經急於想甩掉「包袱」了。

就這樣,兩個警察把王向華架上了車,由晚上看著她的老警察和一個處長,還有一個小警察送她去順義縣車站。路上,小警察還瞪著兇狠的眼睛問她地址,處長說:「局頭說了,不問了。」他才作罷。

到了順義縣車站,小警察向王向華要了100元錢給她買車票。車票沒買到,他也不把錢還給王向華,那個有正義感的處長厲聲說:「把錢給她。」小警察趕緊把錢遞給大法弟子,王向華為處長和老警察的正義之舉而為他們高興。

因為在順義沒買到車票,他們又送她到一個叫「河北」的地方,為她買了車票,他們把餘下的90元錢給她。王向華很感激老警察為看護她,怕她出危險,一夜沒睡,天不亮又去找醫生,為釋放她,他找上找下,現在又送她大半天,已是中午12點了,他可能還沒吃早飯。王向華心裏很過意不去,就說:「大叔,這90元錢也不多,你們就去吃頓飯吧。」老警察和處長說:「怎麼能要你的錢呢?你路上花錢的地方多著呢,趕快回家吧。」

處長和老警察還說:「像你這樣的身體,回去後,就在家煉吧,千萬別出來了,現在是嚴打,你們不知道嗎?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我們都知道,就是不能說出來。」他們還說:「剛才候車室進來的男子和你坐一趟車,都是買了兩站地。你呀,千萬別和他一起下車,你少坐一站地,下車後,你是哪的,趕快回家。」(他們怕她人生地不熟的,要她多留些心。)

王向華看他們都是好人,就想借用老警察的手機給家裏打一個電話,老警察說:「我不是不讓你使呀,你一打電話,我的手機上就留下了你的電話號碼,我們回去一查就知道了,別打了,趕快回家吧。」多好的老人啊,王向華心裏有說不出的感激。這時小警察也改變了態度,過來問寒問暖。

該上車了,王向華向他們揮手道別,心裏默默的祝福這些好人,一生平安。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福報無邊!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吧!因為此善心和善念一定會給你們自己和家人帶來幸福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