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參與鏟除舊勢力干擾的真實記錄

——真正的信師信法,就能破除舊勢力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8日】C叔叔是97年得法的同修。去冬今春以來,由於種種原因,他忽視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肩負的神聖責任,在應該做好的三件事方面也不像以前那麼精進了。結果被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差點釀成大禍。幸好他及時警覺,在大慈大悲的師父呵護下,徹底解體了惡魔,排除了干擾,又從新大踏步的跟上正法進程。

(一)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一段時間以來,C叔叔發現自己的眼睛裏有一條會動的東西,而且在逐步長大伸長。一天中午,他突然發睏想睡覺,剛剛合上眼睛,就看見一條大蟒蛇在往前額裏鑽。他嚇了一跳,急忙坐起來發正念,可是動作慢了一點,只見一種淡綠色的光影,恍恍惚惚的一個影像,它的牙齒和骨頭都看得很清楚,緩慢的從前額鑽進自己的身體裏。一陣恐怖的感覺過後,C叔叔很快冷靜下來,想到這肯定是邪惡在迫害,鑽了自己有漏的空子,一定要鏟除邪惡。可是感到單靠自己的力量好像不夠,得依靠集體的力量,集體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05年4月17日下午,C叔叔來到我家。他說明來意之後,從六點前五分鐘開始,也就是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的時間,我和媽媽及C叔叔共三人,共同發正念除邪惡。

我在發正念清理自己時,頓覺眼前模糊不清,有點像窗戶的玻璃被噴了黑霧擋住了視線。我不斷清理自己,只見那黑霧一塊一塊的擦掉了,眼前慢慢的顯現出金光來。我看見了自己穿著白色的古裝衣服,端坐在金光之中。我轉過頭去,看見有個師父的法身,心中高興極了。但不一會兒,又見那「法身」的臉型逐漸模糊了、拉長了、削尖了,我警覺起來,又見那「法身」的口中吐出細細的分叉的舌頭來,霎時間,「法身」變成一條大蛇向我游來。我馬上雙腿一盤,立掌發正念,在自己身體周圍立即發出一圈金光,那蛇頭尚未碰到金光,已被一金燦燦的大手抓了起來。真正的師父法身來了!在祥和燦爛的金光中,師父滿頭藍色頭髮,面帶慈祥的笑容,他用左手將那條大蛇擒下、化了。我高興地向師父迎上去,連忙向師父述說C叔叔的事。師父揮揮手笑著說:「這些我都知道了」。

師父帶我來到一個地方,向下看去,只見C叔叔被一圈一圈的濃度很大的黑色氣狀物體圍繞著,那黑色狀物呈大蟒的形狀,頭高高的抬起來,比C叔叔高大許多倍呢,那蛇吐著芯子,發出嘶嘶的響聲,上下兩隻尖牙似乎要將C叔叔吞噬下去。而C叔叔坐在那股黑氣形成的蟒蛇中間,迷茫的在東張西望,它周圍都是漆黑的黑氣。

「為甚麼會那樣?」我向師父請問。

「那是舊勢力在迫害大法弟子,正法時期,越到最後,舊勢力越是不肯放過大法弟子。他們總是想將一些心性有漏的大法弟子毀掉,那黑蟒蛇便是舊勢力放出的。」師父安詳的告訴我。「那我去幫他清除黑蟒!」說著我就要衝下去,但被師父攔住了。

「為甚麼不讓我去幫助他清除黑蟒?」我不解的問。

「這是舊勢力的迫害,若是旁人出手,舊勢力就會有意見。舊勢力會說:『連這個難都過不去的話,還能配當大法弟子嗎?』這時,我這個做師父的還有甚麼話可說呢?這是大法弟子的執著心太重、正念不強,才會招致迫害的。」師父向我解釋。

「那就是說:只要正念強,就可以清除它?」我又進一步問道。

「就像你剛才那樣,看到蛇後,絲毫沒有一點怕心,而且毫不猶豫的馬上立掌發正念,即使干擾非常強大,如果你應付不過來,師父也會親手相助的。」師父祥和的開導我。

這時,我向遠處瞭望。清楚看到在一團黑色氣體外沿,若隱若現的顯出一道金光。原來那裏另有一位師父的法身,正在焦急的緊皺眉頭,想出手相助又不可以,只好乾著急。

「如果是正念不強,那又會怎樣呢?」我又問師父。

「那就會像那一樣。」師父指著另一個方向叫我看。

那裏也是一團漆黑。只見在椅子上一位大法弟子,他的身體連同椅子正被一條蟒蛇纏得緊緊的。他驚恐的哇哇大叫著,纏著他的是一條花斑大蟒,在張開的血盆大口中露出了可怕的毒牙,眼睛裏放射出貪婪的綠光,恨不得要把大法弟子一口吞下去。而在後面不遠處,師父的法身被重重的黑霧隔離在外面,顯現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我們能不能幫助他打掉那個邪惡,早些把他救出來?」我焦急的問師父。

「這還是要靠他自己啊!」師父嘆了一口氣,接著說:「如能放下生死,正念很足,便沒有邪惡敢動得了你。」

第一次和C叔叔共同發正念,就到此結束。

C叔叔聽完小弟子的敘述,感到十分震驚,心靈感受到強烈的震撼。他耳邊一時迴響起師父的話,振聾發聵,撼天動地,一瞬間,得法以來的許多事情一下子浮現在自己的腦海中。C叔叔似乎更深刻的明白了舊勢力「全面的、破壞性的」檢驗大法與大法弟子的具體做法,它們無孔不入。人這一面的「常人式的」小聰明與做法並不能阻止舊勢力的迫害。作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必須正心、正念、正行,同時要加強發正念,全面否定和鏟除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C叔叔想到這裏,感到整個人一下子精神起來了。

(二)

一週以後,即4月24日,我們又和C叔叔一起發正念。

當我在清理自己時,我看到纏繞在C叔叔身上的蟒蛇,已經薄得像一層厚紙片了。這條蛇的外形模樣,如同削下來的蘋果皮,一圈一圈的,仍籠罩在C叔叔身體的周圍。C叔叔盤腿立掌坐在中間,和那條蛇相隔有一段距離了。那蛇雖然顯出了痛苦的樣子,但仍然兇惡的妄想靠近C叔叔,可是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把蛇身向外撐,使它怎麼也靠近不了。

聽C叔叔說:上週共同發正念以後,他每天都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到第四天時,他看見有五個法輪在他身體的周圍旋轉,像抽風機一樣,抽吸他身上的黑氣,C叔叔心裏明白,這是大慈大悲的師父在幫助他清理身體。這一次我在發正念時,看到了C叔叔的狀態已經有了明顯的改善。

又過了一週,即5月1日,我們三人又在一起發正念。

我看見,纏繞在C叔叔身上的那條蛇,已經是百孔千瘡、潰不成形了。外表上像燒焦了的樹皮灰燼,勉強的連成一條蛇的形狀。C叔叔發正念時姿勢筆挺,正念既足又強,在他身體周圍顯現出一個金色光球,那條蛇在金色的光球中,被金光燒灼得痛苦的扭動著、掙扎著。C叔叔身上原來的不正確狀態,現在已經基本上正過來了。

又過了一週,即5月8日,我們三人繼續在一起發正念。

我看見,干擾C叔叔的那條蛇的形狀,已經剩下由碎片、灰渣、塵埃拼湊而成的了。但它仍然頑固的盤繞在C叔叔的周圍。我還看見:師父的法身正端坐在不遠處,面帶祥和的微笑正在注視著C叔叔,似乎在為C叔叔衝出了魔難的重圍而高興。這時,C叔叔身體周圍的金色光球,也擴大了許多。

我緊跟在師父的後面。師父笑著對我說:「應當恭喜他,那條蛇就要被銷毀了。」

到5月15日,我們和C叔叔一起發正念已經有一個月了。

干擾C叔叔的那條蛇,在他金剛不動的正念之下,這蛇已經變成若隱若現的塵埃,似乎就要被金光徹底銷毀了。突然,每一粒塵埃中突然冒出一股黑氣,在盤旋、繚繞中又變成無數條小蛇,妄圖把C叔叔包圍起來。C叔叔雙手橫放在胸前,一手在上,一手在下,掌心相對,那些黑色小蛇頓時被吸到手掌心中,揉成了一個黑氣球,很快的被金剛色的光封了起來,被封閉的小蛇還在黑球中左衝右突,想掙脫出來。C叔叔合十,那黑氣球立即被銷毀得無影無蹤。這時,師父的法身微笑著飛到C叔叔的身旁,師父的法身和C叔叔已經沒有間隔了。

但是,舊勢力的毒性不改,殘留的邪惡仍不肯放過大法弟子。不一會兒,舊勢力又放出無數道黑色氣體,向C叔叔發動突然襲擊。這時,C叔叔毫不猶豫,立掌發正念,立即在身體周圍形成金色光罩,將黑氣彈開,黑氣又聚攏成一條大蛇襲來,師父的法身隨即用功化成一隻大手,把大蛇擒住化掉了。

我緊隨在師父身邊,師父對我說:「舊勢力的大勢已去,正在作垂死掙扎,舊勢力現在派出很多黑手、爛鬼、低靈,四處襲擊大法弟子」。就在師父對我說話的一瞬間,一條巨大的黑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我猛衝過來,想從我的天目鑽入體內,我還沒來得及想,手已經抓住那條黑蛇,硬生生的將它定在半空中,用功把它銷毀掉了。

「如果認識不到這一點(指通過發正念把體內那條蛇清除掉),依然執著有漏,那會出現甚麼樣的情況呢?」我問道。

於是,師父又帶我去看第一次看到過的被蛇纏繞在椅子上的那個人。這時,那個人已離開了凳子,渾身上下都被蛇緊緊的纏住了。他眼睛深陷,毫無表情,骨瘦如柴,面部呈死灰色,身體的能量都快被蛇吸乾了。而那條蛇卻比以前粗壯了許多。

「唉!……」師父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三)

5月22日,C叔叔到我家來共同發正念,這次是第6次了。我們三人在客廳裏打坐,生成三角形。我在發正念時看到:在外層空間我們三人也是坐成這個形狀,成掎角之勢,三人發出的金光互相輝映,互相加持,連成一片。在外層空間裏,殘餘的惡鬼、黑蛇、低靈,發瘋似的在大法弟子面前進行垂死掙扎,它們成群結隊的向我們三人猛攻,雖然被我們的金光彈開,但仍不死心,又像海浪一樣向我們圍攻過來。我從前額上射出一道金光,與其他二人發出的金光形成一個鑽石狀的籠子,又用一道道金光把那些小鬼、黑蛇掃進籠子裏。裝滿以後,金色的籠子自動擴大,繼續裝進被抓到的邪惡靈體。

師父的法身坐在C叔叔的身後,他打著各種不同的手印,每一種手印都使C叔叔周圍的能量形態發生奇妙的變化,演化成各種形式的法器,有時會變成金光大手毫不留情的迎頭痛擊各種邪惡爛鬼。

C叔叔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順利的破除了舊勢力強加給他的魔難。他現在正在逐步發揮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威力,抓緊時機救度更多的眾生。

在破除舊勢力對C叔叔迫害的經歷中,我們確實感受到: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假象,而是實實在在的,非常惡毒的。另一方面,由於大法弟子心性有漏而遭到舊勢力強加的魔難,也不是暫時的。修煉的人如果執著不放,不及時清除邪魔干擾,那可能會前功盡棄,將造成非常可怕的後果。

2005年8月7日,明慧網上曾刊出同修的一篇文章,題目是:「破除假象,勇猛精進」。文章中說:「舊勢力的迫害是一種假象,大法弟子遭受的魔難是暫時的。」我們認為:從大法整體進程來說,是可以這樣理解的,但是,對於每一個大法弟子,這種迫害不是假象,而是實實在在的魔難和過關,切不可掉以輕心;如果常人心執著不放,心存僥倖,這個魔難也不是「暫時的」,而是長久的,對於他來說就是長久的了。師父在經文《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竊》中明確告誡和提醒我們:「人修起來難,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關過不去,或太強的常人的執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歷史的教訓太多了,掉下來時才知道後悔,可是晚了。」

謹此提出與同修切磋交流,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