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傻孩子」變成小提琴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5日】從一個普通的孩子變成一個讓人羨慕的孩子,我的身上無處不體現法的神奇。

從出生的那一天開始,我全身就帶著各種各樣的病(那時不知道都是自身的業力),無時無刻離不了藥,只能泡在藥湯中。上學以後,我的頭腦彷彿沒有達到這一年齡段的孩子應有的標準,對一切充滿著疑惑。學習成績也一般,每個同學都對我不理不睬,甚至稱呼我「傻子」,而我當時也不知怨恨他們。漸漸的,我慢慢的長大,開始疑惑為甚麼這世上會有人,我為何會這樣。

99年7.20前,我與家人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的一切都有了質的飛躍。剛讀了大法書的第一頁,就有一種強大的力量吸引著我要接著讀下去。我明白了宇宙的真理和這一切兒時疑惑的東西。人都是從高層次上掉下來的,人人在業力輪報中都造下了巨大的業力,現在師父在這個末法時期將大法傳出來,就是讓世人去掉不好的執著心,按照法輪大法這部宇宙大法修煉,達到圓滿的彼岸。以後,我便開始隨家人修煉大法。不管學習時間多麼緊張,我都不會忘記學法煉功。早晨,在家人們還在熟睡時,我早已在煉功了。這樣,師父開始給我開啟智慧,消掉了我的業力,使我原來的病都消失了。在一次消業中,我還感到從耳朵中掉東西,可是卻看不到。從那以後,上了初中的我,學習成績突飛猛進,同學們也開始羨慕我了。

學法的第二年,我開始學習了小提琴。原來很傻的我,如今卻學得很好。所有的學琴老師都說我學琴太晚,然而我的成績讓他們驚訝,說我具有天賦或受到過特殊訓練。可只有我最明白,憑我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這樣的。學琴兩年後,我便考了級。這都是師父給我的神力,法給我的神威。

後來,江氏集團開始迫害大法和師父,那時我的時間也更加緊張,可是我還能隨家人繼續精進。在整點隨家人一起發正念,即使在路上或課堂,我也不忘記。而且有時隨家人一同貼真象材料。也許這些都微不足道,但我一直堅持著。時刻記住師父交給大法弟子的三件事。精進實修,發正念與講真象救度眾生。當課堂上,老師誣蔑大法與師父時,我都會在心中發出強大的正念,鏟除其背後破壞大法的邪惡,老師便馬上轉移了話題。

這樣,我的學習成績更加突出,兩科強項多次居班級榜首,與學法前的我判若兩人。同學們對我越來越尊敬,因為在一些小矛盾中,我一直按大法要求去做,不與他們爭鬥,總是付之一笑。其實,我也在一直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師父在讓世人學好,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才有今天。後來,我在學琴中,兩年內通過了三個頂級。今年,我參加了三次小提琴考試,通過了兩大院校的頂級,同時代表本省參加全國比賽,獲得了二等獎。

站在異地的舞台上,我深深的感到這是師父給予我的機會,讓我5年的水平達到了普通人10多年的程度。我只要正念一出,我是大法弟子,緊張便消失了。大法的力量溶入琴中陶醉所有人。因為我的力量有限,我只能用我的成績證實大法,把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展示給人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