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樹岩在肇州看守所及昌吉勞教所遭受的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20日】大法弟子郭樹岩,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99年大法被迫害以來,他個人也多次遭受邪惡的殘酷迫害。他曾兩度被非法關入大慶肇州看守所,後又被新疆吉昌安全局非法判勞教三年,關在新疆吉昌勞教所。在這些邪惡的地方,郭樹岩遭到各種酷刑折磨。

2000年6月21日,郭樹岩在哈爾濱省博物館誣蔑法輪功的圖片展覽會上留言證實法輪大法好,被大慶採油十廠公安分處惡警綁架,關進大慶市肇州縣拘留所迫害。15天後又被關進肇州縣看守所迫害。到看守所第三天,郭樹岩與幾位同修煉功,被惡警王忠在監控器中看到,王忠惡狠狠地拎著皮帶大聲叫罵衝進號房,讓他們一字形排開站著,挨個抽打後背,打完後強行讓他們上辦公室。所長李青和,副所長孫文志指使犯人給三人戴上腳鐐。

郭樹岩被30多公斤重的鐵鐐墜得腰直不起來,當他用手拎著鐵鐐彎著腰吃力的一步步挪到新調的號房時,腳脖子已被磨得又紅又腫。剛進門惡警王忠對號頭陰險地說:「照顧一下他。」號頭衝上來對他前胸就是一陣亂拳,打得他眼冒金星。孫文志問他還煉不煉?他說「煉。」孫指使犯人給他再加上一副手銬子。拖著重鐐的郭樹岩又被雙手擰到背後戴上手銬子,直到幾小時後,他雙手失去知覺,他們才給他取下手銬、腳鐐。隨後幾天內李青和幾次逼他寫不煉功的保證,被他拒絕。李惡狠狠地對說,好好和你談不行,得對你上點手段啦。於是它指使犯人取出50多公斤重的刑具「夾脖」套在他的雙手、雙腳和脖子上,致使他晚上睡覺都墜得喘不上氣來,身體也不能動,非常痛苦,一直給他戴了二十多小時。

郭樹岩始終拒寫保證。李青和又讓犯人給他上一種叫「牆壁環」的酷刑。這種刑具在牆面的上、下、左、右各設四個鐵環,犯人們把他的雙手雙腳扯成「大」字形套在鐵環上吊掛了三個多小時,雙臂和身體被扯得疼痛難忍汗如雨下。正在這時他工作的單位來人,惡警怕惡行曝光,才把他放下來。在接見室,郭樹岩仍拒絕寫放棄修煉的保證。單位人走後李青和兇惡的說郭樹岩太不給他面子,兇狠的打了郭樹岩三個耳光,還說這是輕的,他想看郭樹岩是多硬的鋼。他叫來四個犯人打開放風場,強行把郭樹岩按倒在地上扒掉衣褲,拿出由三角帶做的「老牛槌」刑具在郭樹岩身上不停地抽打,痛得郭大聲慘叫,抽了二十多下後,李青和一邊兇狠地問看你還煉不煉?一邊接過老牛槌抽打郭樹岩的後背,將郭的背部和臀部被打得傷痕累累一片黑紫,很長時間傷痕不退。

郭樹岩被殘酷迫害17天後,由家人接回。

2000年12月下旬的一天夜裏,郭樹岩又被採油十廠派出所所長楊明傑和三名惡警綁架,強行搜身,然後由採油十廠公安分處政保科長李少紅和姓沙的惡警把他再次綁架到肇州縣看守所。晚上郭樹岩開始發燒,連續八天沒進任何食物,身體虛弱,才被放回家。

2001年12月,郭樹岩在新疆和田市向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真象,被新疆和田安全局姓陳的科長和二個惡警綁架關在安全局地下室裏。非法審訊時,一名叫吐魯洪的維族惡警只因為郭樹岩說不知道就打他耳光。16天後郭樹岩被送到和田地區看守所。由於他不背監規,一名姓康的及三名維族惡警把他拖到走廊裏強迫他雙手貼在牆上,用警棍將他的後背打得又紅又腫,疼痛使他睡覺只能趴著。他被非法判勞教三年,關進新疆昌吉勞教所六大隊。

2002年9月郭樹岩因拒絕參加勞教活動,被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所謂「執法小組」叫到辦公室,在場的有教導員顧建海,隊長田虎,管教幹事馬龍躍,陳江(時任九隊隊長)與姓李的隊長。他們問他為甚麼不參加活動?他說:「我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罪,沒有錯,拒絕強加給我的勞教身份。」李隊長、馬龍躍、陳江像餓狼一樣強行扒掉郭樹岩的外套,並給他戴上手銬讓他坐在地上。他們每人拿根電棍電擊郭樹岩的腿部,強電流通過全身致使他昏迷。兩天後田虎指使兩個維族「包夾」犯人艾克白、艾亥他我拖到番茄地頂著烈日不停的跑,直跑到他虛脫為止。

2003年4月上旬一天中午,管教科長張岩、顧建海、陳江又讓十幾名維、漢犯人給郭樹岩和大法弟子陳玉江戴上手銬強行拖到植樹工地來回走,直到傍晚收工為止。當晚郭樹岩發高燒,胃部脹痛,第三天吐血。張岩、顧建海見狀怕擔責任,才把郭樹岩用車拉到五家渠市醫院檢查確診胃炎、膽囊炎。以後幾個月郭樹岩只能吃少量流質食物,身體狀況極差。

據了解,在吉昌勞教所受迫害的大法弟子趙愛軍、鐘凱曾絕食抗議非法迫害而被強制插管灌食20多天。在那裏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還有陳玉江、王立峰、徐保全、閆威宏,其中陳玉江、徐保全被迫害成身體重病;閆威宏、王立峰絕食抗議非法迫害被強制插管灌食摧殘達三個月,兩人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生命垂危,才讓家人接回治療。

請各界正義人士關注新疆昌吉勞教所,那裏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每天都在遭受非人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