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到現在還在懷疑法輪功搞政治的同修談談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20日】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但我不敢稱自己是大法弟子,因為我深知自己修的不好,沒能達到「弟子」的標準,只能是一名學員吧。作為一名學員來講,無論學的時間長短,對法的認識高低,首先是一名有神論者,無論是從人類的歷史演變,還是見證大法的神奇,都是相信的。

正法走到今天,無論是世間常人還是大法的任何修煉者,都或多或少見證了大法神奇,同時也都見證了大法的正法歷程。尤其是迫害的這幾年的坎坷,所付出的代價。

然而到現在還有人說法輪功是在搞政治。如果這句話是出自常人之口,尤其是中國大陸的常人之口,還情有可原。然而出現在修煉者之口,尤其出在大陸修煉者之口,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此人連大法洪傳的根本所在都還沒能弄清楚。

師父在《轉法輪》中一開始就講的很清楚了:「末法時期不只是指佛教,是指一個很高層次往下很多空間都敗壞了。末法不只是指佛教末法,而是人類社會沒有維持道德的心法約束了。」很明瞭,是來歸正人類的法了,並且是從很高層次的空間往下很多的空間,就不只是人類一個空間的問題了。

細觀人類,如今社會上的人「道德」二字不知指甚麼,認為能說一句「對不起」、「謝謝」你就是文明道德。想不到的不道德的事頻頻出現。賣報紙的天天喊哪兒殺人啦、哪兒哪兒遭災了,哪兒哪兒有特大事故啦,大街上的人麻木了,聽不見,各自幹著自己的事。因為他們聽的、見的太多了,不願再為此付出一元錢了。

電視上曾經播出過這樣一件法律糾紛:說有幾個小同學下學後去河邊玩水,其中有一個小點的孩子被水拉向深處,眼看就要沉下去了,哪個大個子同學趕快去把落水的同學拖在背上,把他頂向淺水處,因體力的消耗,自己沒能返回水邊,倒在了深水處被淹沒。在岸邊的幾個同學一看形勢不好,趕快跑回家去了。既沒喊人來救,也沒告知各自的家長,任水淹死了大個子的孩子。等到大個子的家長找了一夜,第二天逐個問到了這幾個同學家時,才知道是落水了。而當問起小同學為甚麼人家救了你,你卻不去想辦法救大同學而回家去了時,這個小同學心安理得的說:「怕承擔法律責任。」像這樣小小年紀就不受良心的譴責,有恩不知回報的事例,比比皆是,可見心法對人類的作用,非同小可。

而所謂的政治是甚麼?在現代中國人的頭腦中,就是爭權奪利。現在的「共產黨」只不過是個奪權的擋箭牌。只要你不奪我的權,你殺人放火幹甚麼壞事,我都為你開綠燈。如果影響到我的權力,你就是幹天大的好事也不行。然而當權者本身對共產邪靈在自身的附著並不在乎,認為只要能掙到錢就行,管它呢。

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大法對你的要求首先是不求世間得失,只有放棄執著心你才能好病,只有放棄你才能長功,這是檢驗你是否是個真修者的唯一標準、分水嶺。怎麼能說大法在搞政治呢?搞政治的人首先是有圖謀、有私在裏邊,只因為說此話的人自己還想去爭權奪利罷了。

師父在最近《芝加哥市講法》中講道:「釋迦牟尼與耶穌救度的眾生其實也是安排給他們的,也是在歷史上為大法奠定文化,同時呢,也在看神在這條路上會碰到、遇到哪些問題,也都要展現在歷史上給今天的人看。當然它們也要給我看。」看甚麼?不就是讓人看誰修煉就意味著被迫害嗎?讓師父看,不是給師父正法出難題嗎?看你怎麼辦?今天對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正是當年對待耶穌的復蹈嗎?作為神來在世間度人,人該是多麼的幸運啊,應該多麼感激神呀。然而卻被人把神釘在十字架上,這是人應有的對神的回報嗎?舊勢力不把人當人看待,把人演繹成了獸類,人真的就是不懂好壞,不分善惡的冷血動物了嗎?作為一個稍有理性的常人也不願被其侮辱吧!何況是一名大法修煉者,最起碼也應該維護人的尊嚴吧?能承認共產邪靈附體下的當權人的所謂搞政治是何居心呢?更何況我們不是一般的修煉者,是正法時期大法修煉者,是隨師正法來了,決不能讓耶穌事件再在人類延續下去了。我們就是隨師來扭轉這個局面的。通過這次正法,教育世人識正邪,分好壞,不要一味的盲從。

有的世人、甚至個別大法學員對師父的移居美國還不能夠完全理解,也是導致說「法輪功是搞政治」的根源之一。其實我認為:師父能在早年就移居美國,針對這場迫害來說,正說明了師父的洞察力與先知力,我為有這樣偉大的師父而感到驕傲。而且師父是來正宇宙天體的,救度的生命是整個大宇宙中的每一層生命。何況在人世間也是指全人類,不只是中國人。只有這樣才能把全人類的常人收救到最大限度。

師父是無私的,眼觀的是宇宙的眾生。所以教導弟子們要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而舊宇宙是為私的,常人中有句俗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惡人也是遵循這一點來打壓迫害大法與大法修煉者。然而它們沒有料到,那「天」已經換成了新天,「地」也換成了新地,為私的「天地」不能再支撐它們了。它們能容身的地方越來越少了。為私的理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正法的網在快速的收縮著,所以怕失去立足之地的為私者們大肆呼籲:法輪功在搞政治!因為它們只有在這個口號下面才能維護自己的一時存在。

可是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也說大法在搞政治,你是真糊塗還是在維護誰呢?當權者利用共產邪黨作擋箭牌,為自己謀權謀財,這充份演繹了「結黨營私」這句古訓。而共產邪靈利用這些滿腦子裝著壞思想的惡人來迫害大法修煉者,以「政治」這頂大帽子嚇唬中國人不要反對他們。而搞政治的標準是甚麼行為,就連搞政治的中共高官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我想:也說此話的同修,一定是沒受過迫害的人,他們對被迫害的同修也並不關心。他們只關心自己,他們怕有一天一旦「法輪功」被認定是在搞政治時自己被牽連。明顯的是私字當頭,因為他們也並不明白甚麼是搞政治,站在私字上,基點站錯了位,「私」字擋住了他們的視線,看不到佛光的普照。(也許我的語言有所過激,可我實在是心急。)我真心的希望這些同修把心放在無私的基點上,把眼光放在宇宙空間中與大法上,把歷史的根源放在史前的文明上。就會明白我們是在做甚麼,大法是在做甚麼了。

儘管邪惡搞迫害搞得歇斯底里,儘管大法弟子們付出了沉痛的代價,師父還是讓弟子們「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這能說是大法在搞政治嗎?搞政治的人都能如同大法弟子這樣嗎?

如果把搞科學的人也視為搞政治的話,那天底下就沒有不搞政治的人了。也就不存在搞政治的區分了。「九評」揭開了蒙在共產邪靈臉上的麵紗。從近處到遠處更多的人看清了這個惡魔的嘴臉。常人中有句話叫做:好漢做事好漢當。冒充世界上幾大國家之一的中共頭領,有本事導演天安門自焚案,卻不敢出來面對、承擔。法輪功學員把自焚的片子讓老百姓放慢速度仔細觀看,中共卻到處搜查抓人說法輪功在搞政治。可笑的是個別修煉者也這樣看問題。你想你站在哪個角度上去了?

要知道「佛」是宇宙的保護神,而不只是保護人類的,更不是專門用來保護某國某人的。「佛法」是制約整個宇宙天體的,其中也包括人類這一層,卻不是專門為人類制定的法律,更不是以「佛法」來代替某國的國法的。

不久的將來,人類會有自己的正規法律的,人也會選舉出勇於為眾人承擔責任的、為公的帶頭人,但卻不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尊更不會去問津甚麼常人權力。就像神可以保護你修煉,也可保護常人遇難呈祥,萬事如意,但不可能給常人當家作主的一樣。

但是作為神造出來的三界,是為眾神眾生回歸所安排出來的這條必經之路,──人類社會。任何想阻擋眾神眾生回歸的人與邪魔,各層宇宙眾神都是不會容忍的,以後的永永遠遠都不會讓其存在的。這也是這一次師父正法要開闢出來以至給後人留下來的。

個人的粗淺認識,望多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