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堅修大法弟子的內幕

——一名吸毒勞教人員的自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11日】我曾因吸毒被勞教,下到勞教所一直在二隊(攻堅隊)做包夾(就是幾個人看管一名法輪功學員),使我認識了形形色色的欺騙及整人的方式。

在那骯髒的地方,我們也是誠惶誠恐的服完了勞教期。在那裏,一個不小心就會輕則被訓斥,不給好臉,重則被扣分,集訓。對於我們的管理越來越嚴,越來越多的條條框框限制我們不得不按隊長的意志做包夾工作。(其實我們內心是不願意幹包夾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我們的工作做的如何,標準是隊長的臉色,有時僅僅為討隊長的好臉色,為了自己過得相對寬鬆、自由,而對被包夾人打罵侮辱。

我所在的包夾大部份都打罵過法輪功學員。雖然勞教所有規定,對裏對外、對包夾和法輪功學員聲稱禁止打罵體罰,可是我們卻時常被暗示或找藉口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打罵,經常打罵法輪功學員的很受隊長的青睞。這些打手平時違紀,隊長也不管,且平時好臉相迎,這種情況下,容不得我們對受害者有同情的表示。

對於轉化者,則時時監督,防止「反彈」,不轉化的,最基本的是:餓、冷、困、疼、髒、損。堅強不屈者則打罵、侮辱,甚至憋尿。下面我就把這幾種整人的辦法剖析一下。

餓:每頓只給半個饅頭,一點菜湯或粥湯,加上身體和思想壓力很大,此法可使人一天瘦2、3、10斤。並且還要求法輪功學員飯前報告:「報告隊長,勞教人員某某某,請求吃飯」,不報告者不讓吃飯,這種辦法引來法輪功學員的絕食抗議,絕食則灌。好的時候大夫給灌,不好的時候,十幾個包夾一起上,把人捆在床上,撬開嘴捏鼻子將食物倒入嘴裏,灌得淚流滿面。

冷:由於被包夾人任何事情都要打報告,天氣冷了,報告加衣服,這時,包夾被暗示或告知:「告訴她管班隊長不在。」其實隊長就在通道或隊部。被包夾人有時凍得直哆嗦也得忍著,甚至凍出病來。

困:每天早5點起床,晚上睡覺時間就沒譜了,這得看被包夾人的表現而定。(12點、1點、2點、3點不等)

疼:每天罰坐,坐在只有60、70cm的方凳上。要求兩腿兩腳緊並,兩手緊並,放在兩腿上,腰板挺直端坐,兩眼直視前方,有兩個以上包夾盯著不許動,任何一點微動都要報告,否則即遭訓斥打罵。坐的屁股化膿潰爛,疼的呲牙咧嘴,痛苦難當,有時被包夾人要求站著,則被告知:「站著屬於體罰,」必須坐著。每天從早起床到晚就寢,十八九個小時。除了上廁所外,屁股不許離開凳子。實際上坐凳子比罰站是更為嚴重的變相體罰。

髒:長期不讓洗衣、洗澡、洗頭。由於時間長,因此每個法輪功學員的頭髮都粘在了一起,室內臭不可聞,並經常以隊長不在為由限制手紙的使用。

損:平時不許我們給被包夾人好臉看,污言穢語不斷,嚴重傷害被包夾人自尊,或念誹謗性文章,還要求被包夾人必須聽。如不聽,就以憋尿等手段治不聽話的被包夾人,這種手段還被隊長投以讚許的目光。

打罵:以該人違紀(不合理強加的各種規定,如坐姿及各種限制)為藉口,打罵、侮辱「頑固不化者」。總之是利用我們這些吸毒勞教人員的無賴來整治被包夾人。還讓別人說不出隊長甚麼。

其實我們很不好過。感覺誰都不可信(除了偷偷向被包夾人訴苦)。一切的成績都歸隊長,一切的不好和恨都歸我們。

註﹕被包夾人房間的門、窗玻璃都被白紙糊嚴,只留一個5cm*15cm的小窗口。小窗口貼的藍底,隊長通過窗口能看見室內單獨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室內的人看不見外面。我們經常看見隊長通過窗口往裏窺視。

以上是我在勞教所期間所見,寫出來讓更多的世人看清中共勞教所是怎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