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孫士友被瀋陽市國保迫害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8日】明慧網六月二十五日報導了幾名因營救高蓉蓉而遭邪惡迫害的大法學員的情況,這裏是我所知道的一些關於孫士友被瀋陽市國保迫害的情況。

2005年3月5日上午,遼寧瀋陽市沈河區正陽街的一幢樓下,瀋陽市國保、鐵西區國保、瀋陽市610人員、沈河區正陽派出所、消防警察、武警等幾十名(約三、五十名)便衣,將樓下圍得水泄不通,並在樓的周圍拉起防護網。

一個三十歲左右、大眼睛、白臉的兇狠市國保惡徒乘消防雲梯,用消防斧劈開五樓的一戶室窗,破窗而入,將瀋陽法輪功學員孫士友、董敬哲、馬廉曉背銬抓走,家中私人財物(電腦、打印機、存摺、現金等)全部被掠走。一個身穿武警制服的高個男武警進行錄像,瀋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的馬支隊首先拽著被背銬的董敬哲從樓上下來,董敬哲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馬支隊對著攝像機搶鏡頭,隨後,鐵西區分局國保大隊的大隊長(男,高個兒,長臉,膚色較黑,四、五十歲的樣子),把背銬的孫士友拽到樓下,馬廉曉當時被一惡警打倒,頭部撞地,當即昏迷,被兩名惡警抬到樓下。(事後瀋陽的《華商晨報》報導了此事,但未提是抓法輪功學員,卻誣蔑說是抓「逃犯」)。

孫士友被鐵西分局國保大隊大隊長等人拖入小轎車內,他們用毛巾蒙住孫士友的眼睛,將其帶到鐵西分局一樓的刑警大隊,銬在鐵椅上(手腳被定位),之後由下屬對其刑訊逼供。馬支隊和瀋陽市國保惡警(610負責人)劉波曾對孫士友說:「上邊」對高蓉蓉的事很重視,壓得很緊,因為國際影響太大。並逼他說出高的下落,並威脅他「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後來,劉波、楊海等五、六個年輕男惡警進屋,對孫士友動用酷刑。他們將孫士友背銬的手提到椅子背上,用腳踩他後背,同時踢前胸,踢打腳和大腿根等處。

一惡警還找來大頭針,對孫士友用「大頭針扎指甲」的酷刑,這種酷刑是將大頭針刺入指甲後,不斷撥動大頭針針頭,讓人難以忍受,孫士友的手指隨即出血。他們還用電棍電擊他的腋下、頸部、耳根等處,並電其下身,還邪惡的說:「她電的地方能看見(指高蓉蓉被毀容),這回咱們電看不見的地方。」直到電棍充電充不進去才罷手。楊海又拿來兩個大型強光燈烤孫士友2個小時。劉波、楊海等惡人又對孫士友拳打腳踢,中途不斷有惡警進去行兇,用板斧破窗入室的那個惡警狠命一拳打在孫士友的左臉上,臉部破皮出血,又一拳打在他的太陽穴上,孫士友當時被擊昏,整個面部腫脹變形。褲子被拽下一半,上衣被捲起一半,趴在冰冷的地磚上(當時氣溫在零下),鞋子被打丟,光著腳。之後,他們又對孫士友用刑,並時常由馬支隊、劉波等人將四處搜羅、詐騙出的情況對孫士友進行精神攻擊。最後,孫士友在酷刑和欺騙下說出了高蓉蓉和董敬雅的住處(兩人住在由董敬雅租的房子內)。3月6日凌晨3時許,高蓉蓉和董敬雅被抓捕。

3月6日下午,孫士友被送到張士教養院洗腦班。當時,已有男學員馬玉平、劉慶明被關在3樓,2樓關著女學員張立榮、董敬哲,董敬雅3月6日下午也被送到士洗腦班,高蓉蓉的消息被封鎖,只知道她曾先後被關在鐵西國保大隊、張士洗腦班、馬三家教養院、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總醫院、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等處。隨後孫士友被非法勞教3年。

3月8日前後,孫士友開始絕食抵制迫害,10日被強行灌食。3月16日中午由張士教養院管理科科長史鳳友、關玉平將他送到在馬三家的遼寧省勞教中心醫院(在馬三家教養院正門東側)監禁。之後,孫士友在此繼續遭灌食和輸液迫害。3月下旬,沈新教養院管理科李科長(男,40歲左右)等人到馬三家勞教醫院觀看絕食中的孫士友,4月5日,孫士友的家屬被勒索9000元錢(由孫的姐姐交給沈新教養院3000元押金,交給馬三家勞教醫院6000元醫療費)隨後,奄奄一息的孫士友由家屬領回。據明慧網六月份報導,現孫士友下落不明。

此次抓捕高蓉蓉與營救者的主要邪惡負責人之一是瀋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的馬支隊。張士教養院惡警史鳳友3月5日晚說:「抓到他(指孫士友、董敬哲等),馬支隊馬上報告了瀋陽市610的主管王祖海(音)」,鐵西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大隊長3月6日早上說:「兩家辦事兒就是不行,事兒還沒辦咋的呢,他(指市國保的馬支隊)先請功去了。」(「兩家辦事兒」指瀋陽市國保和鐵西區國保)

註﹕馬支隊:四、五十歲,戴黑框大眼鏡,狡猾偽善,身高近1米7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