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弟子朱曉飛一家的悲慘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31日】2001年11月,大法弟子朱曉飛被旅順市場街派出所前所長費洪金等人綁架。作為母親的王志兵(大法弟子)為營救兒子開始四處奔走呼籲,向各級政府部門和群眾講述事實真象,要求立即釋放朱曉飛。結果她被費洪金強制關入「旅順陸軍215精神病醫院」。警方與院方相互勾結,對其進行精神摧殘,強制灌藥,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和「冬眠靈」,扣上「政治犯」的罪名恐嚇,逼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等等。僅僅一個多月,原本好端端的王志兵竟被折磨得精神分裂。事到如此,當地的610和惡警們不僅不肯放過她,相反還將迫害進一步擴大到了她的全家。

2005年5月16日上午9時左右,大連市旅順口區公安分局、旅順市場街道派出所、旅順市場街道、旅順消防隊等幾個單位聯合派出救火車、大吊車、警用車數輛和大批人員趕到旅順口區人民醫院附近的醫院家屬樓(七樓)樓下,準備強行拆掉旅順市場街道新開街西一巷11號樓洞七樓701號住戶陽台上已經掛了數月的「法輪大法好」「法輪常轉」等橫幅。包括政府和街道人員,警察,消防武警在內的數十人已就緒。

此時,圍觀的眾多群眾議論紛紛。

以朱威(現提升為旅順市場街道派出所所長)為首的一夥約六、七個警察,來到「701」住戶朱明成家砸門,氣勢洶洶地又砸又撬約半小時,最後當整扇門被撬下後,警察們手持棍棒衝進了屋裏。家中幾人隨即對衝進來的警察與武警進行反抗,明明(女,20歲)為了保護媽媽王志兵,與警察對峙,但當即被警察擊倒、摁倒在地。女兒朱琳的房間被警察用腳踹開,兩人上前用繩將其反綁,朱威又命其他警員給朱琳戴上手銬,臨走時,一警察用力把王志兵推倒在地。隨後警察、街道幹部還有攝像師等陸續來了4、5個人。在一番暴力與爭吵的混亂之後,王志兵、朱琳、明明被塞進警車帶去派出所。

警察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在屋內沒有親屬、鄰居在場的情況下開始了抄家。抄走大量「聲稱」與法輪功有關的一切物品,包括電腦、書籍等物品近一車,屋內一片狼藉(現場凌亂,不知財產、物品、錢款是否丟失,至今未歸!)由於室門被撬開砸壞,他們找來「新門」重新安上,鑰匙和701號單元的進出權現在仍被警察掌控。

中午時分警察做了詢問和筆錄。天開始下小雨。此前後,警察陸續把朱明成、王志兵、明明、朱琳關押到旅順趙家溝派出所。家中及附近設暗哨,欲抓其子。

據了解,朱琳的妹妹明明與此事沒有直接關係,當時拿著菜刀與警察對峙時,並無意砍誰,也沒有給任何人造成任何傷害,她怕警察們手持棍棒衝進來會暴力打傷她們,於是拿起菜刀防衛,以抵擋警察打來的棍棒,保護病中媽媽和姐姐,完全屬正當防衛。難道面對犯法的警察,就不允許百姓有維護自己人身安全的正常舉措嗎?警察卻以「襲警」為藉口欲給她定「罪」。現仍在被拘押之中,狀況不明。

62歲的朱明成被關在旅順趙家溝看守所期間遭到旅順公安、國保警察逼供。因在妻子王志兵犯病期間朱明成無力管制她的行為,只好放之任之。朱明成不是法輪功學員,但出事當天,為了保護妻子,把所有事情一併攬過,現今仍在被拘押之中。旅順公安企圖以此「把柄」給其定「罪」,再將其勞動教養。朱明成現被關押在旅順趙家溝派出所,精神已幾近崩潰。

王志兵在旅順看守所期間被「司法鑑定」為精神分裂症,一個星期後被街道和警察送到大連大黑石「國禮醫院」強制治療,有專人看管,每日被強制吃藥,具體藥物不明,現出現萎靡、無力狀態。

現已得知導致王志兵精神分裂的基本事實。

2001年11月,大法弟子朱曉飛被旅順市場街派出所前所長費洪金等人綁架,而後其母王志兵和父親朱明成就一直為兒子的冤情奔走呼號,為此好幾次到公安局、派出所評理,要人。在討要沒有結果的情況下,王志兵便通過電話、信訪各級有關部門,也不斷向周圍人們講述朱曉飛被非法抓捕的事實真象。

2002年4月初,原派出所所長費洪金打電話給王志兵「邀請」她到派出所來商量她信訪的事。她沒有多想,就去了,沒想到去後當場被扣留並送到看守所。第二天王志兵被派出所轉到「大連西山精神病院」進行鑑定,結果屬正常。但費洪金不死心,怕她再到處「講真象」,便不計後果的把王志兵強行送進「旅順陸軍第215精神病醫院」。王志兵被冤枉,當然不從,便遭到醫院大夫張鑫等人的恐嚇、威脅,被強制灌藥、注射破壞中樞神經性的藥物,「冬眠靈」等等,他們還經常逼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女兒朱琳探訪質詢時,張鑫竟然誣蔑說你媽是政治犯。在警察和院方一起摧殘性的「治療」了一個多月後,王志兵被親友花錢救了回來。

據朱明成講,當時去接王志兵時,王的面色蠟黃、眼神發呆,反應遲鈍,有氣無力,得人攙著才能行動,簡直不像樣了,真令人寒心。回家後,雖然通過朱明成的精心護理,但仍經歷了長達十九個月的深重痛苦。

王志兵是個要強的人,自尊心很強,生怕別人瞧不起,凡事總愛爭個明白。在旅順陸軍第215精神病醫院非人性的摧殘,使她腦神經受到嚴重傷害。原本精神狀態和思維正常的她,現在有一點響聲都不能入睡,除嚴重失眠(每天只能入睡10分鐘~40分鐘,大部份時間只能睜著眼睛躺在床上),還伴有幻視、幻聽、驚悸、心慌意亂、渾身無力、經常絕望等症狀,極其痛苦。好端端的一個人就這樣被折磨成精神病。

2003年11月兒子朱曉飛從關山教養院被抬回家,看到王志兵在屋裏焦慮不停的踱著步子,面無表情的望著親人,好像陌生人。她曾停下來對家人說:「我不想活了!你們拿刀殺了我吧!」要麼說,「給我點錢,讓我走得遠遠的,誰也看不著誰,省得掛心。」朱明成說她這樣一年多了,吃多少中藥、西藥也不見好。看她這樣絕望、生不如死的情形,兒子忍不住流著眼淚,拽著她手勸道:「媽,你別這麼想,堅強點兒,會好起來的!」兒子知道,她心靈上受到的傷害太深了!

2004年3月,朱曉飛因「法輪功」再次被市場派出所送往大連教養院,並判3年勞教。剛入大連教養院就遭受到兩個星期的迫害性「嚴管」,期間兩次被送醫院檢查。由於身體狀況太差,有生命危險,在其家人的強烈抗議下,大連教養院怕擔責任,讓其保外就醫,但放回家時已經癱瘓。

2004年9月底大連教養院對其家進行多次電話騷擾、派車派人向其父母要人。按教養院說法,朱曉飛三年勞教由2004年3月至2007年3月,現在尚末期滿。為此引起家人憤慨。由於無處申冤,為保護兒子不再被惡人抓去迫害,曝光並制止邪惡行徑,讓人們了解這一切的真實情況,情急之下,迫不得已,王志兵在樓上打出「法輪大法」的橫幅,以期待社會、善良的人們能給予理解和幫助。因受到精神刺激她又犯病了。她又喊又唱,不能自制,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2005年5月16日。

期間,旅順市場街道、派出所幾次驅車派人去家訪、叫門,讓其家人摘下橫幅、條幅,不要喊、唱,都沒有結果。據說王志兵的喊、唱也曾影響了周圍鄰人休息,而被樓下及附近住戶多次撥打110報警。

王志兵的病,完全是被迫害造成的。她的親屬多次苦口婆心的規勸過她,效果都不大。其夫朱明成家裏家外,老少都要操心,經過一次次的規勸和制止她毫無效果後,他心力疲憊,只好索性把她反鎖在家裏,隨她願幹啥幹啥,顧不了也管不了她對周圍鄰居的影響了。

親愛的旅順民眾,當你知道了王志兵是怎樣從一個正常人變成一個神經分裂症的患者的時候,你有甚麼感慨呢?是誰在惡毒的殘害民眾不是很清楚了嗎?!

事後,朱明成為給妻子開脫,把所有事情全攬在自己身上。他只想以「他的方式」關心、保護他的妻子。也都是無奈的選擇,何罪之有?然旅順公安、國保警察把62歲不煉法輪功的朱明成作人質以抵「罪」,趁機大做文章,準備判其勞動教養。

惡警們的這種毫無人性的做法,讓眾多群眾義憤填膺。群眾議論說:「現在的警察正事幹不了,欺負百姓長神!」「拿政治帽子壓人,搞得人家破人亡,他們能圖個甚麼?替江××害怕!?這帳早晚要算的!」

王志兵的女兒朱琳在看守所以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拒不服從管教的指使。看守所管教令男犯人捆綁她,並施以一個星期的「嚴管」。公安派出所在對其非法關押了15日後,只得將其釋放。

7月10日下午2點左右,朱琳到大連大黑石「國禮醫院」看望母親王志兵,順便給母親換上乾淨的衣服。誰知,專管人員一見便大呼:「法輪功政治犯要逃跑!」給已有病的王志兵造成更深的精神創傷。朱琳非常氣憤,找醫生要求出院,醫生說:「等明天找院長。」第二天,朱琳和其家屬去看望母親王志兵,發現她身體虛弱無力,走路一搖三晃,病越治身體越壞,非常痛心,其家屬決定把王志兵接回去調養,便找院長。院長不准予出院,說是旅順市場街派出所把王志兵送進醫院的。有人甚至叫囂:「法輪功,政治犯,在政治審查期間,不予出院。」「昨天,她還穿上漂亮衣服想逃跑!」家屬說:「你們醫生的天職應該本著治病救人為原則,怎麼不治病救人,反而像監獄一樣,以政治犯名義摧殘百姓?」當時院方人多勢眾,態度蠻橫不講理,朱琳便順手給蠻橫的大夫照了一張相(帶相機原是給老人拍照的)。院方非常恐慌,「國禮醫院」的院長召集一幫人來扭打朱琳及其家屬,瘋了似的來搶朱琳的皮包和相機,當時大黑石邊防警察前來幫助調解時,也同被院方多人扯打,並大嚷:「我寧可違法,也要搶回照片,否則我們醫院就完了!」致使有的邊防警察身上受傷。

這時,院方通知的旅順公安局來人(據說是國保大隊警察及大隊長),偽善的答應帶朱琳回家取東西取錢,朱琳天真的以為公安局要幫她媽媽辦出院手續,便跟警察走了。誰知至今未歸!其實已被旅順公安國保警察綁架到了那個以手段殘忍、隱秘而臭名昭著的大連「洗腦班」進行迫害。朱琳在此事上沒有任何過錯,但旅順公安國保警察懼怕朱琳給其曝光,為了掩蓋犯罪勾當,反而實施欺騙手段把朱琳非法拘押,現生死未卜。這就是頭頂所謂的「人民的保護神」「人民公安」的旅順某些警察的嘴臉。


近況:

曉飛父親朱明成8月初被判二年勞教送市教養院,真是天大的諷刺。當年的管教一夜之間在家被抓,變成了犯人(只因照看修煉大法被中共迫害成精神病人的妻子)。妻子王志兵被送旅順醫院遭到拒絕後,現被送到旅順看守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