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綁架到成都新津洗腦班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30日】2005年6月9日晚上9:30左右,我正在川路塑膠公司上晚班,就開來了一輛小車,下來了5個人,其中4人穿便衣,1人穿警服。先是姓朱的向我走來,他說:有一點事情去和他說清楚。我問他啥子事,他不說,旁邊的4個人過來把我圍住,這樣就把我帶上了車,到龍泉街上,車停了下來,上來了一個局長,直開到華陽這條路,把我拉到了新津洗腦班迫害。

到了洗腦班,不法人員們把我帶到了三樓,三樓關了大法弟子8名左右,其中有3名老年人,有兩位老人大約有七、八十歲,聽說有一名已經關了很久了,他說話有點不正常,神志不清,沒過多久就把他放了。另外兩名老人現在還在被非法關押之中。據我知道已經關了三個月以上了。加我還有4個年輕人,其中有兩人在我之後被劫持來的,這兩人表現很堅定、絕食,喊大法好的口號。有一人被兩名看守人和放電教片的人打了一頓,可這名大法弟子沒有屈服。現在這三名年輕大法弟子還在被非法關押之中。

不法人員們威脅我家人,說要黑辦、坐牢、槍斃,還威脅要家中罰很多錢。我被非法關押期間,開始我們家人都比較為我抱不平,覺得惡黨政府人員太不像話。洗腦班上的幾個邪惡頭子把我老婆和朋友叫去,進行強制洗腦,說了很多邪惡的話,這樣使我的親人朋友造成了很大的壓力。特別是我妻子原來支持我,被邪惡洗腦之後,以離婚來威脅我。惡黨不法人員無理迫害,給我們家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痛苦。我父母為這件事打架,母親的高血壓被氣發了;哥哥見了我,話都不和我說。

在我被綁架到洗腦班的前幾天,鎮政府不法人員打電話叫我交張照片(彩照)到它那裏。我去一看,桌子上有我一份材料,有家中的情況、出生年月等,只差一張照片,我問他是怎麼回事,不法人員說沒啥子。雖然我沒有交照片,但兩天後還是把我綁到了洗腦班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