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 顯神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7日】我們幾位同修,由於我們個人與整體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於2005年7月底,我們數個同修同時被惡人綁架,無端的遭拘留迫害。過程中,雖然只有十多日,可我們同修整體反迫害的正念震撼天地。一波一陣、一招一式的正與邪之戰,使我們每個人感受頗深:對正念正行、否定舊勢力、反迫害等的理解有了更深的體悟。因為「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的法理就體現在這次反迫害中。

一、正念足,惡就垮

2005年7月底的一天下午,我們在一同修處交流心得時,惡人在無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以「法輪功活動」為由,將我們數個同修綁架到當地派出所。第二日下午又以莫須有罪名,將我們送至當地看守所「行政拘留」15日。

在進看守所大門時,把守大門的數個武警士兵要求我們喊「報告」。同修說:「我們不是犯人,我們不喊報告。」就在這時,剛才還是太陽天,一下子下起了傾盆暴雨。惡警怒吼道:「不喊報告,就讓你們站在雨中……」。於是我們全部同修在雨中發正念,紋絲未動。僵持一會兒之後,邪惡退卻了,武警士兵一下子沒了剛才的神氣樣子,說道:「就讓他們進去吧」,於是武警將大門讓開。在進大門裏面的第一道警界線時,獄警又要求我們喊「報告」,這時我走在前面,心裏有些不穩了。同修見狀,立馬將我拉回了同修行列。我們仍然不喊「報告」,獄警氣急敗壞的又將大門關上。我們此時仍然紋絲未動。不一會兒,送我們來看守所的派出所所長向門內的獄警哀求道:「……法輪功不喊報告就不喊吧,讓他們進去吧……」於是當時通過所有的警界線都未喊「報告」,反而,這個獄警人的一面表現出來了,他背後的邪惡因素暫時沒有了,在其他犯人面前較客觀的說道:「法輪功沒幹甚麼事,也沒對他人造成甚麼傷害……」

平日裏經常聽到其他同修談論某某同修這不行、那不好的話。可在這次正、邪交戰的這一時刻,我看到了同修金剛不動的意志。同時看到了我自己在這方面的不足。

二、除惡救人的小段歷程

我們自被綁架時起,直到看守所這頭兩天時間內,邪惡操控著惡人、壞人、人渣,不斷的變換著招數,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攻擊。它們時而單兵進攻、時而群起圍攻。尤其是在看守所裏,惡黨邪靈操控惡人成立所謂「模擬法庭」對我們輪番、連續的施暴、行惡。他們個個沒有理智、沒了自己的正常思維,滿口除了男盜女娼,全是邪黨歪理,從骨子裏發出對大法的仇恨。面對如此邪惡的場面,我還是第一次。於是我們全體同修齊發正念時,感覺到有時管用,而有時不管用。此時我只有一念:邪惡行惡不停,我們堅決正念不止。經過數小時後,惡人遭惡報的現象出現了。這時我悟到,不是我們發正念不管用,是由於一定範圍的邪惡往這裏收縮,因而不斷進行著邪惡能量的補充所致,才使我們感覺到發正念好像不管用。其實,發正念的基點不能只針對某個邪惡或只為解救自己等。應該從救度眾生基點發正念;應該從更大範圍,即邪惡源頭清除邪惡。我把這些認識與同修交流後,邪惡瘋狂囂張的邪氣情形開始發生逆轉直下的變化。

由於邪惡因素漸漸消除了,那些被邪惡因素操控的人也逐漸有了正常的思維,最簡單的善與惡的表面意思能夠辨別和理解了。到後來他們中有的人還主動找我們給他們講真象;有的人表示出去後一定要我們幫助他們更深的了解大法;當他們聽到隔壁房間我們女同修唱起了《為你而來》歌曲時,要求我們也唱這首歌曲給他們聽。

經過這次正念除惡的經歷,使我更深切的認識、感受到:發正念除惡,不僅僅是為了清除大法弟子個人空間邪惡的事,而是大法弟子救人的步驟中的一部份。因為邪惡因素操控著人的時候,這個人根本就不聽真象,從而使有可能得救的人走向自我毀滅。因為邪惡因素使他們對大法犯罪。

三、同修智慧講真象

平日裏,和同修在一起時,看到的都是平平常常的同修,不覺得有甚麼特別之處。這次我們數個同修在一起被關押的日子裏,同修講真象的智慧,相對於我自己來講,他們講真象的優勢就有較大的凸顯。無論是來自農村的、文化少的同修,還是高學位的同修,他們講真象都有自己獨特的智慧。尤其是兩位高學歷的同修,他們利用自己學到或記住的東西,從常人感興趣的話題切入,講真象效果很好。因而那些想聽真象的人就老要找他們問這問那的。而我只好在同修講真象時,配合同修發正念,使他們能夠認真、專心的聽真象。以前凡是常人中的東西,我都不願較深的了解它。現在認識到:有些常人中的東西,在講清真象中對不同對像有不同的用場。

四、反迫害,師父救我回家

我從看守所出來後,戶籍所在地610及派出所仍不放人,要將我送到市內某洗腦班。我家人直問他們為甚麼?他們說:「這是上面的規定……到了那裏,如果表現好的話,幾天就可以回家的」。這些騙人的鬼話,雖然當時就被我識破,但我還沒想到如何「反迫害」。汽車在駛往洗腦班的路上行駛較長路程時,警察才發現走錯了路。因此耽誤了較長時間才到了洗腦班門外。(在這次行車過程中,走走停停,我有兩次可以走脫的機會,但我沒有選擇流離失所的路。我想的是如何堂堂正正回家。)

到了洗腦班門外,此時反迫害的一念在我腦中即刻生成並實施:利用我家人在與610人員論理和我要求理髮和吃飯的機會,我果斷的給我妻子和原單位領導打電話,簡要闡述了洗腦班是何等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概況。我堅決不去那個邪惡的地方,並要求他們一定要幫我。之後,妻子很快來與我會面,強烈要求610放人。610在無奈之下反覆請示「上級」也無效,他們說必須要我進洗腦班「『談談話』再說,如果表現好,馬上就可放人」。於是我被610強行帶往洗腦班所謂的「幫教室」。這時面對被惡黨邪靈操控的四、五個惡人的面孔。在不允許任何外人在場的情況下,起初它們表現出偽善。這些把戲被我即刻識破後,他們一下子就蹦了出來,連珠炮似的向我發難,好像馬上就要槍斃人一樣瘋狂。雖然如此,這種邪氣對我來講已經不管用了,因為我堅信大法的心就根本紋絲不動。他們胡亂狂叫著要我說些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要我說「擁護某某黨」等等。

近半小時的交戰中,我只正面回應了他們幾句問話:1、問:「你是如何接觸到法輪功的?」答:我較詳細的講了我妻子當年臥床不起時,是如何通過煉法輪功才站起來並可生活自理的概況;2、問:「談談你對法輪功的認識?」答:法輪功的動作是強身健體、法輪功的理論是教人如何做個好人中的好人;同時我還告訴他們法輪功不參與政治。除此之外,很多時候我都在發正念,誰跳得最歡,我就直視它的眼睛發正念。他們看我對大法堅信不動時,其中一人說:「就這種表現你還想回家,你就在樓上去吧(洗腦班住處)」。這時我心中只有一念:有師父為我作主,你們說了不算。這時也想不起來回家的事了,心裏非常坦然,沒有絲毫怕心。就在這心中很純淨的時刻,突然聽到一個「幫教幹部」說:「就按辦事處的意見辦吧,馬上放人。」此時,在屋內所有的「幫教幹部」真正人的一面表現出來了,他們說:「我們很同情你們法輪功,以後有空我們一起喝茶……。」他們每個人都與我握手道別。

在回家的途中,只有我心裏最清楚,是師父將我從邪惡中救出。並不是因為我家人等人的幫助的結果,只是在這次反迫害中,表面上也得符合常人方式而已。想到師父的洪大慈悲時,我的淚泉就像開了閘門一樣,禁不住的湧出眼眶。這種對師父的感恩心情,實在無法用言語表達。只有在今後,在大法修煉中不斷精進,做個讓師父放心的大法弟子,才是師父最願看到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