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大法弟子與精英人士交往:維護大法的尊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3日】「精英人士」一詞既不帶褒義也不帶貶義,可能也不很準確,具體的說,我指的是在社會上比較有影響力、包括比較有正義感的人士。在大法弟子講真象的過程中,我們不可避免的會與這些人交往,在交往過程中,我們應該站在正法的基點上,時刻以大法的法理作為自己言行的標準,才能真正起到講真象的作用。如果我們以人的執著心對待,就會造成負面影響。

比如,有一位作家講了這樣一件事情。一次一位同修向他抱怨大陸的知識份子沒有人站出來反對這場迫害,這位同修並對這個作家說,只有你寫文章反對迫害。這位作家認為我們這位同修這樣說是為了換取他的贊同,並反問我們的同修在民運人士遭迫害時你在哪裏?(大概意思,不是原話)

我想也許我們的同修在說這些話時只是指出事實,但是從那位作家的反應來看,當時我們的同修也許有兩種人心的執著,才會引起那位作家的反感。其一:也許同修有依賴常人的心和埋怨的心,希望大陸知識份子出來說話,對大陸知識份子的沉默憤憤不平。其實是大法弟子在證實大法、救度世人,而不是大法弟子在乞求世人的救助。世人的善的言行是為他們自己的未來奠定基礎,我們要盡力為他們開創這個條件。他們如何做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我們不應該執著。

其二,那位作家認為同修在恭維他以換取他的贊同。也許同修沒有這個心,但是我們也應該向內找,我們在談話時,是否有刻意取得對方好感的心?其實作為大法弟子,時刻按照大法弟子的標準去做,自然就會散發出善的能量。如果以人心去討好對方或進行利益交換,反而會適得其反。是大法弟子慈悲救度世人,不是大法弟子在乞求世人甚麼回報或認可。

另外關於為遭難的民運人士呼籲的事情,我們在修煉大法前其實也是常人,也有常人的自私和怯懦,對於這類事情確實是很難做到的。在修煉大法後,我們逐漸去掉自私的心和怕心,才能有勇氣走出來,揭露邪惡勢力對大法的迫害,講清真象。對於遭難的民運人士,我們是同情的。在一些大法弟子辦的社會媒體上,也是盡力披露他們的遭遇。

但是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有著更為重大的使命,我們所做的一切是為了救度所有的世人,是為了世人永遠的福祉。而大陸和海外大法弟子的付出之巨大,尤其是難以計數的大陸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苦難,比很多人想像的要大得多。對此,任何常人,包括民運中人士,如果不能放下自我進一步來了解,都是難以看清全局的。民運是搞政治的,而大法弟子不是在搞政治,我們在反迫害方面有形式上的共性,但反迫害只是修煉人在這個特殊時期要做的,從根本上來講,修煉講超越常人的生老病死,明瞭人生究竟,做同化於宇宙特性真善忍的生命,是不執著於常人中任何政黨、政權、政治和任何常人之事的。

還聽說海外一些學員對某位作家很崇拜,甚至我們學員內部的一些修煉人的討論交流也邀請這位常人作家參加。當然,常人中有些正義之士的勇氣和作為是很令人欣賞的,但是常人畢竟是常人,有著各種常人的執著,而修煉人則自覺的在法中不斷的純淨著自己,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生活的基點、做事的動機與目地都是超越常人社會的。其實一個修煉人無論崇拜其他的同修或常人,都是以人心對待他人,是沒有學好法,沒有把自己當做大法弟子。

我這篇文章的題目是「維護大法的尊嚴」,維護大法的尊嚴,並不是我們要刻意的表現得很高傲、很清高。其實自傲和自卑是同一種人心執著的兩種不同表現。我們也沒有甚麼值得自傲的。如果沒有師父的救度,我們還是罪業滿身的生命。在正法修煉的今天,我們仍然要時刻向內找,去掉自己的執著和不好的心。

我們維護大法的尊嚴,就應該認識到自己是正法時期的救度眾生的大法弟子,時刻以大法的法理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這本身就會產生巨大的善的力量,就是在救度眾生。

感謝師父的教誨,使我在學法中能不斷的淨化自己,認識到自己的執著甚至骯髒的東西,並努力去掉它們。以上所悟只是在我目前層次上的認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