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大法弟子寧軍屢遭非人折磨去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1日】黑龍江省牡丹江大法弟子寧軍,堅持修煉大法,揭露法輪功遭受迫害的真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遭受非人折磨。後來被非法判刑五年,在牡丹江監獄被迫害至保外就醫,於2005年8月12日去世。

一、99年自費到俄羅斯洪法

大法弟子寧軍,男,五十多歲,電大畢業,家住西安區西二條路。1996年得法修煉,做好人,嚴格要求自己,不斷地提高心性。修煉後返還以前多佔的房屋,自費購買大法書籍洪法,購置放映設備放講法錄像、錄音和教功。

在99年7月20日前夕,寧軍和同修一起到俄羅斯洪法。99年7月20日,在中國發生了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7月30日,去俄羅斯洪法的同修,在俄羅斯海參崴被通緝遣返,在東寧海關被中國外交部、國家安全局和公安局聯合綁架,搜走旅遊護照、身份證及所帶物品,被輾轉關押在東寧公安局、牡丹江市公安局、牡丹江市西安公安分局、牡丹江市先鋒派出所。在多次查無罪證,又要求簽字畫押,保證不再出國後,方通知家屬取保回家。

二、被四道勞教所迫害得保外就醫

1999年9月7日,寧軍和同修一道去北京上訪、說明真象,10日在北京被當地警察以煉法輪功為由非法抓進北京荔枝園派出所,11日送拘留所,被拒收,12日被牡丹江駐京610人員手銬劫持回牡丹江市公安局,並且強行搜去人民幣4000多元,非法關押於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同年年底被強制進洗腦班(遣送站院內)迫害。寧軍堅信大法,2000年元月2日,又被不法人員押回看守所、非法勞教二年。

2000年3月17日,寧軍被劫持至牡丹江市四道勞教所迫害。在強制勞教期間,寧軍堅信大法,惡警把他轉換了好幾個大隊折磨。在三大隊期間,三伏天,惡警把幾個法輪功學員和十幾個勞教犯關在約六平方米的小屋內,不透風,屋裏吃、拉、睡,衛生條件特別差,被褥十分髒,又濕又熱。寧軍被迫害得渾身長疥。惡警龍飛,三大隊教導員,拿電棍電寧軍,他正念強,結果惡警自己被電著了。

寧軍還遭受過「坐飛機」的酷刑,雙手反銬背後,從上吊一根繩子,繫在手銬上,再把繩子拉上去,把人懸在空中,這就是所謂的「坐飛機」。

寧軍被迫害得肝腹水,肚子很大,走路困難,尿血。管理幹事喬建偉還指使、慫恿勞教犯毆打迫害寧軍,幹警卻視而不見。即使這樣,不法人員也沒有改變他的信仰,不得不將他送回迫害法輪功的大隊。大隊怕他死在牢房裏,由警察看守住進了醫院,被確診為肝腹水,並表示活不了多久,勞教所不得不給辦了保外就醫。

三大隊的幹警寇偉在結算住院費時,多報費用,致使本來生活就不寬裕寧軍家更緊張了,寧軍將其多報醫療費的醜行曝光後,惡警寇偉惱羞成怒地打擊報復他。

回家後,獄警定期審問,片警經常騷擾,使他同樣不得安寧。五個月後,管理科長麻立彪和出入所教導員李龍雨出面把寧軍給騙回勞教所進行迫害。超期勞教9個月後,於2001年10月11日釋放。

三、再次被綁架 在牡丹江監獄迫害得奄奄一息

釋放後,寧軍仍沒有人身自由,經常遭到騷擾、翻東西、非法審問,心理和精神被摧殘,他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2001年11月11日又被牡丹江市西安公安分局綁架,拷打,電棍電,利誘。在不法人員百般花樣逼供審訊中,他堅定正念,一個星期回家了,繼續說明法輪功真象。

寧軍被公安部門不法人員當做特殊人物,下了通緝令,偷錄了他的聲音,製作了照片,到處追捕,使寧軍有工作不能幹,有家不能回,流離失所……

2002年9月9日,在遭到通緝半年後,寧軍在牡丹江市紅旗醫院講真象,被患者告發,被綁架到牡丹江市愛民公安分局受盡酷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

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寧軍被迫害得生命垂危。2003年年末,看守所曾向辦案單位愛民公安分局開了二次病危通知書,都被不法人員以種種理由、藉口不予辦理,同時將他非法判刑五年,於2004年春節前,劫持至牡丹江監獄繼續迫害。

2004年9月,寧軍被監獄診斷病危,要到市醫院檢查,家屬付錢後,直到11月監獄才將寧軍送到公安醫院維持生命,同時辦理了保外就醫。

寧軍回家後,學法修心,幫助他人,叫醒身邊人,繼續說明法輪功真象。但終因長期的迫害,寧軍於2005年8月12日下午離世。

最後,以寧軍出獄後寫的一首詩作為結語。

清平樂• 一程

六年腥風
執著日漸清
歷經生死不畏死
護法傲骨錚錚
身化一輪法寶
溶法救度眾生
立掌勢劈妖孽
恩師一念功成

寧軍 於2005年5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