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在面對警察及講真象中對眾生負責的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1日】我知道邪惡在中國大陸監獄裏和社會上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瘋狂的,我本人因為助師正法也進過監獄,但是我從來不說邪惡二字。我是這樣做的:不管是在監獄或者是派出所;不管哪個警察問我問題時,我首先沒有爭鬥心,沒有恨,而且用真誠待他,最大限度的符合他們的接受能力,就是跟他講真象,而且真能做到以理服人,一般的警察都被善化了,而有個別魔性大的,受黨文化毒害深的人,只要他能聽下去,在道理上他都說不出甚麼來。

記得有一次,因為發資料被發現後關在看守所裏,警察開始審問我,我一言不發,心裏不停的發正念,他們見我甚麼也不說,就揚言把誰誰叫來(據說此人是一惡棍,專打法輪功學員,心黑手辣,有學員被打得大小便失禁)。我沒有害怕,就覺得自己很神聖,此時我想起濟公的故事,心想,你要打我就叫你痛。(當時,師父還沒有發表「甚麼是功能」的經文)這時,有個警察,大概是個局長,他對我說:「以前有的法輪功學員罵我邪惡、是壞人等。」我對他說:「我不罵你。」他說:「你為甚麼不罵我呢?」我說:「我們師父不讓我們罵人,你好你壞我也沒見,再說了,你好你壞那是你的事,與我無幹,我罵你做甚麼?」有個警察打了我一巴掌,那個局長就說:「不要打她。」

我在被抓的過程中,說也奇怪,他們都來問我他們不理解的問題,一個問這些問題走了,另一個又來問,就這樣,很多的人進來不止一次,很多次的問。這時我才明白,他們天天抓大法弟子,都是在江氏集團的欺騙煽動下,對大法的抵觸心理的作用下,在做著害人害己的事,是很可憐的。我經常這樣告訴警察:「我們是堂堂正正的修煉人,我們叫你們知道法輪大法好,是因為法輪大法講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你想想「真」不好嗎?「善」不好嗎?遇事忍耐不好嗎?即使你不修煉,你做不到「真善忍」,我想你也希望別人善待你呀,你能認可「真善忍」宇宙大法,你的身體、生活、事業都會慢慢的走向良性循環,誰不想自己前途光明,工作順利?我這樣講,不是為你們好嗎?」

那個局長說:「照你這麼說,這××黨不行了?」我說:「歷史就是這樣,當一種事物變壞了,它自己就走向滅亡。我們去中南海告訴××黨的領導人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是去挽救他們,他們聽不懂。我們也不能放棄人民呀,我們得救度那些可度之人呀,叫他們明白大法好後,做出明智的選擇,選擇光明與永生。」我看到那個當官的真的被感動了。有的同修不能用善心去和警察講道理,用惡的一面和警察對抗,往往觸動他們的魔性,使他們行起惡來,自己吃了苦,他也造了業,你不光沒救了他,反而推了他一把。我認為,不管我們在哪裏,都是為了救度眾生。我對他們做到了真誠,我也要求那個局長對我也真誠,他答應放了我。在這過程中,他不敢面對我,就讓我的家人為難我,非讓我說出資料從哪裏來的,我說是我自己做的,與他人無幹,最後他們放了我。

我在做大法工作、講真象、勸三退時,除了個別人都很成功。對方多數都說我口才好,講得既深刻又明瞭。有很多同修都讓我去跟他們知道的人講,到工地跟很多人講,幾年來一直堅持不懈,到現在跟人講真象時,不用去想,張口即來,都能和法聯上,這是師父給我的智慧,我心裏想著救度世人,師父就給我智慧。我還善於從對方那裏搜集講真象的素材和對講真象有利的民間傳奇故事,不斷的來豐富自己講真象的素材與經驗。我每一次的面對眾生後,在法理上都得到了昇華與提高。

很多弟子,談起他講真象和勸退時,對方不接受,並說了很多對大法不敬的話,他們就說,這個人邪著哩、甚至說叫他遭報去吧、不可救藥了等等。我很難過,這時我都要說出我的看法,我只是把另外空間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邪惡、爛鬼、壞神、邪惡的舊勢力黑手、共產邪靈和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及幫兇說成是邪惡,在發正念時清除它們,平時一概不提邪惡二字:(1)我不讓它干擾我的正念,(2)我不承認它,我的場中不要它,我就要純正,因為純正才能發出正念。(3)大法弟子說出的話是有能量的,不要去加強邪惡的因素和能量。在救度眾生時,確實有的眾生表現得很邪,應只是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我不讓自己心中有他邪惡的念頭,因為他們是我們要救度的眾生,我認為同修隨便說哪一個不聽真象的人──邪惡,就是往邪惡那面推他。無意中壯大了邪惡勢力,也加大了救度眾生的難度。

現在在勸三退這件事情中,每個世人都面臨著生死的抉擇,特別是黨員幹部,觸動了他們的魔性,它能不表露出來嗎?在這緊要關頭,他能不動心嗎?所以他的表現是正常的。我們同修一遇到點困難就不負責任的說:「這個人邪,那個人惡,那個人不可救了。」其實當前大法弟子的勸退進度不是太快,這種表現也是一種潛在的消極因素。

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認為一個弟子不負責任的說,兩個弟子說,現在又有多少人不是這樣說?這個場還小嗎?這還不遂邪惡的心嗎?師父在《轉法輪》「心一定要正」中講:「有的人問我說:老師,我煉法輪大法了,我對《周易》或者算命這些東西挺感興趣的,我還能不能用呀?這麼說吧,你如果要是帶了一定能量,你講出的話要起作用的。不是那麼回事,也給人家說成那麼回事了,那麼你可能就做了壞事了。一個常人是非常弱的,他所存在的信息都是不穩定的,很可能發生一些改變。你張嘴給人家說出來了,可能那一難就存在了。」

我們是師父的弟子,應該用法來衡量一切。再說過去常人中的好人就有這樣的說法:就是不隨便罵自己的孩子賴話,就是怕做長輩的用嘴把孩子封壞了(就像皇上封這封那的意思一樣)何況我們大法弟子的話了,我悟到這不是小事。在講真象、勸三退時,要儘量的把真象講清,這才是眾生接受大法的根本所在,如果自己講不清或其它原因使對方抵觸了,就帶著不易察覺的怨恨心理,不負責任的說,實質上就是給對方下定義,這是多麼可怕的事啊!我們要把住一次講不通,兩次講,只要對方聽進去了,就沒白講,再加上發正念,就在解體他空間場中的邪惡因素。

我們在意念中要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得救。即使有個別人真的不能得度,那也是他自己的原因,至少我們沒有往邪惡一方推他,我們問心無愧,我就是這樣想的。在我身邊的同修,都比較認同我的做法。所以我看到正法到了這個時候了,全國有許多地區出現同修被抓、資料點被破壞。我們整體是不是有漏?出現問題向內找,找到根子上沒有?如果這個是惡警,那個是壞人,我們還去救誰。這只是我個人不成熟的認識,提出來與同修切磋,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