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朝陽溝勞教所的一段恐怖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1日】我是吉林省榆樹市大法弟子。2001年冬天,我被非法關入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時,有這樣一段恐怖的經歷。

那天,勞教所給我們每人發了一個名簽,上面寫著一種罪名:擾亂社會秩序。當時很多煉法輪功的學員都沒有戴,並質問勞教所負責人:「我們依照法律進京上訪,這是擾亂社會秩序嗎?我們有的在家炕頭上鍛煉身體,這擾亂著誰了呢?」勞教所頭目們無言以對,就軟磨硬泡,欺騙加恐嚇,無奈之下大部份人戴上了強行加上了罪名的名簽。最後他們發現我還是沒戴,那本就偽裝的笑容顯得更加牽強。偽善和恐嚇不管用了,他們乾脆扒下面具,兇相畢露,歇斯底里的在印刷廠裏當著許多工人的面大打出手。

第二天早晨,他們又把我叫到管教室。一進管教室,只見辦公桌上放著一隻電棍,一副手銬,一隻警棍,在牆角處另一隻電棍在充著電,他們輕視的問:「今天能不能戴上呀?」

「我沒有違反國家任何一條法律,這種強加的罪,我堅決不承認。」

他們得到了早就料到的答案,就把我帶到走廊北邊的一個小房間,關上門,大隊長高鐵成堵在門口,可能怕一會動手時我往外掙脫。管教崔某和劉瑞強行用手銬在背後扣住我的雙手,就開始拳腳相加,不管腦袋、臉,發瘋般一陣毒打,邊打邊罵,叫囂「要廢了」我。他們發洩似的打了幾十分鐘,累得氣喘吁吁,汗水直流。就又換上李東和李忠波兩人接著打,手痛了,就一個拿電棍,一個拿警棍,掄開膀子大打出手,就這樣兩人打累了,再換另兩個,這五人連續毒打我近2小時,見實在達不到目的,不得不罷手,叫人把我架回去。可剛回去半個小時,大概是所長王延偉又打來電話命令必須得戴名籤,就又把我帶出去繼續毒打,依舊是輪番上陣,又打近2小時,中午開飯了,才住手。

中午吃完飯回來,又有一個管教王濤加入迫害,幾乎六大隊所有警察組成了迫害陣營,大皮鞋頭子專踢腿骨,頭髮成綹的被扯下來,大拳頭不住點的落在臉上,鼻子、臉被打出鮮血,濺到了牆上流到了地上,兩根電棍一起上陣,脖子上、臉上布滿了電擊後的傷痕,管教崔某掄開膀子用警棍在後邊狠打,從大腿、臀部到後背、胳膊幾乎全部打成紫紅色腫起來了。

又是整整一個下午,我被迫害得一次次昏迷,不能走路,大腦一陣陣的迷糊。惡警們見軟硬都不行,就又施毒計叫來看管我的四個犯人,罵他們、打他們,威脅他們說我不戴名籤就扣他們四人的分(就是加期的意思),想以此來改變我的態度。因為他們知道大法弟子善良,他們知道大法弟子總是會為別人著想。為了達到他們的目的,惡警們戲弄善良。用盡人間最惡毒的手段。全隊的犯人都背地裏罵惡警們:不是人,沒有人性。一個盜竊犯兩眼流淚拉著我的手:「他們不是人哪,這不給打殘廢了嗎?」還有一個曾經是黑社會的炮子,他說:「等出去大哥幫你報仇……」

中共的一些惡警真是人渣中的渣子,他們真正是中國社會的敗類。有他們的執法違法,中國能得好嗎?

幾經生死,那是恐怖的記憶。然而這只是我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兩年多生活的一個片段。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這並不少見。在六大隊的馬勝利、鐘喜、焦守桐等法輪功修煉者,所受的酷刑比這有過之而無不及。

正義的中國人民,如果善良在中國繼續受到迫害,那中國人誰還會再善良呢?沒有善良的中國還有希望嗎?而這摧毀中華民族善良美德的罪魁禍首不就是中共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