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市大法弟子劉博揚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1日】長春市大法弟子劉博揚是吉林省前衛醫院的一名醫生,和父母一家三口於95年開始修煉大法。

99年7.20之後,綠園區正陽派出所和正陽街道辦事處的邪惡之徒多次到劉博揚家進行騷擾。劉博揚的母親因進京上訪,分別於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被非法拘留和教養,劉博揚的父親在2001年初被劫持到興隆山洗腦班進行迫害。

2002年2月開始,綠園區正陽派出所惡警就經常在夜裏到劉博揚家砸門騷擾,當時劉博揚的奶奶正在他家養病,受到驚嚇病情加重,家人只好將奶奶送到別的親屬家。

2002年「3.05」電視插播之後,長春市公安進行大搜捕,綠園區正陽派出所的所長陳鳳山積極配合迫害,在管區內展開地毯式抓人,所有登記的大法弟子都成了抓捕對像。綠園區610和正陽派出所多次到劉博揚家抓人,一家人只好離開家。

2002年3月9日,綠園區刑警隊和正陽派出所的惡警在無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像強盜一樣用萬能鑰匙打開劉博揚家的房門抄家,還在樓下的平房裏派人蹲坑監視。3月16日,綠園區刑警大隊四中隊的幾個惡警到單位將劉博揚綁架,妄圖通過他找到他父母,沒有得逞,就把劉博揚綁架到正陽派出所。

在正陽派出所,劉博揚和許多大法弟子被關押在派出所的鐵籠子裏,其中還有六、七十歲的老年大法弟子,鐵籠子很小,關了7、8個人後,連坐的地方都沒有,晚上也只能整宿站著,一個姓王的治安員強迫他們聽誣蔑大法師父的錄音。第二天,劉博揚被強行送至大廣拘留所拘留15天,罪名是「擾亂社會秩序」,劉博揚質問他們:我擾亂了甚麼社會秩序?惡警無言以對。

4月1日,15天拘留到期,正陽派出所警察把劉博揚從拘留拉到他單位門口,劉博揚剛走出30米就衝過來7、8個人,把他的頭用衣服蒙住,塞進一輛轎車,劉博揚一邊奮力掙扎,一邊大聲質問他們是甚麼人,為甚麼綁架他。這夥人謊稱是市公安局的。劉博揚被帶到一處秘密地點,在椅子上被銬了兩天兩宿,原來這夥人是國安特務,因一名大法學員被捕前曾和劉博揚用手機通過話,國安特務從他的手機通話記錄中查到了劉博揚的手機號,而劉博揚的手機卡是用身份證買的。

2002年6月27日,劉博揚一家三口又被綠園區分局政保科綁架至正陽派出所,身上帶著的5000多元現金和2部手機也被搶走。政保科科長朱志山(此人是迫害死大法弟子支桂香的主要兇手)指使手下惡警苑大川(此人迫害大法弟子不遺餘力,被他抓的大法弟子多達幾百人,他還因此多次受到獎勵)對劉博揚刑訊逼供,苑大川和正陽派出所的幾個惡警對劉博揚殘酷折磨,拳打腳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繩,頭上套塑料袋,上大掛,把劉博揚的雙臂背到後面,然後用手銬將人雙手吊銬起來,身體懸空,並且來回悠盪或向下拽雙腳,受刑後幾分鐘,劉博揚的雙臂就像撕裂般劇痛,全身大汗淋漓,後他的手很長時間麻木無力,拿東西都很吃力,兩個多月才復原。當時苑大川還叫囂說:「法輪功我也打死過幾個,打死你們我不用負任何責任!」朱志山還當著劉博揚的面燒掉一張大法師父的法像。

四天後,劉博揚被送到長春市鐵北看守所非法關押。當時正值盛夏,看守所的監舍內又人滿為患,睡覺時要「睡刀魚」──每個人只有20多釐米寬的空間,即使側身躺身體也要疊在一起,晚上起夜回來就連地方都沒了。劉博揚當時身上長了很嚴重的疥瘡,奇癢難忍,每晚都是徹夜不眠。劉博揚在長春市鐵北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四個月,當他在提審時質問為甚麼超期關押時,提審的警察竟說:「法輪功是特殊事件要特殊處理。」

2002年10月29日,劉博揚被送至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非法教養2年。朝陽溝勞教所這個邪惡的黑窩裏非法關押了長春、四平、遼源、白山、通化等地的大法弟子幾百人,累累血債、迫害罪行罄竹難書。2002年3.05之後,為了完成省裏指派的「轉化」任務,所長王延偉、王建剛指使發動了幾次對堅定大法弟子的所謂「攻堅戰」,使用各種殘忍的手段瘋狂迫害大法弟子。

關押劉博揚的二大隊被刑事犯稱為「鐵軍狼隊」,是朝陽溝最邪惡的大隊。惡警隊長楊光是個流氓警察,辦公室裏放著一把鐵質板斧做刑具,他自己較少親自動手,而是在幕後指使手下的惡警行惡。惡警朱勝林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惡,每次迫害行動都衝在最前面,他親自編寫了一首誣蔑大法的歌,強迫所有人學唱。

大法弟子孫顯明的胳膊被朱勝林打折後不給治療,導致孫顯明兩側胳膊殘廢,生活不能自理。每天晚上取行李時刑事犯班長不許別人幫他,孫顯明只能用牙叼著行李回寢室。後來孫顯明生命垂危,教養隊怕出人命把他送回家,朱勝林還造謠說是寫了「轉化書」回家的。

大法弟子邵維新清醒後,朱勝林在食堂當著幾百人的面毒打他,邵維新後來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惡警卻說他是裝的。朱勝林後被調至伙房,仍然不改邪惡本性,看到大法弟子絕食還破口大罵。

惡警除晚上不讓大法弟子鄭金春睡覺,還在水房裏扒光衣服,打開窗戶,用涼水澆。

2002年12月份,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惡警強迫劉博揚整天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晚上不許睡覺,白天還要被迫參加轉化洗腦。

惡警劉曉宇、趙東立、孫海波等人也是積極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打手,二大隊的許多大法弟子都被他們用三角帶、電棍、鎬把等毒打過。

在勞教所,大法弟子每天都被迫參加高強度的勞動,二大隊幹的是印刷廠的活,經常幹到夜裏11點以後。有人來檢查時,勞教所就把勞動工具都藏起來,根本不承認讓勞教人員幹活的事。

2003年6月份,大法弟子被迫鏟地,幹了2個星期,拔草時要在地裏爬,雙手全是血泡,手腕都累腫了,好幾個身體虛弱的大法弟子在地裏累得昏倒,收工時是被背回監舍的。

對那些不配合邪惡,抵制勞動的大法弟子,惡警採用各種手段迫害。2004年4月,大法弟子王金波因為抵制奴役勞動被管教孫海波毒打了3、4個小時,把電棍都打折了。王金波家屬了解情況後,控告到有關部門,勞教所趕緊找了幾個刑事犯作偽證,拒不承認罪行,還把王金波調到別的大隊去了。

2004年6月,劉博揚勞教期滿,勞教所卻不放人,找藉口給他加期47天。

2004年8月17日,正陽街道辦事處兩惡人和綠園區610、正陽派出所的兩惡警將劉博揚強行帶到正陽派出所,強迫他寫所謂的「保證書」,被劉博揚拒絕後,惡徒試圖將劉博揚綁架到興隆山洗腦班繼續迫害,還向劉博揚家人勒索每月700元的費用。後在師父的加持下,劉博揚正念走脫。

現在正陽街道辦事處仍然妄圖迫害劉博揚,劉博揚的工作單位吉林省前衛醫院也不允許他回去上班。

善惡有報是天理,正告那些依舊執迷不悟,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為了你們的將來,你們的家人,停止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行為,否則,等待你們的是法律和天理的嚴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