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步不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8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余麗芬。在我得法時,江××與中共已經開始迫害法輪功。當時印象很深,師尊在《精進要旨(二)•致歐洲圓明網》中說: 「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全世界其它地區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除圓滿自己的一切外,都是在揭露那裏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當我讀到這段法時,我開始在網絡上講真象。從那一刻起,至今有幾年了,我一直就不敢貪睡。

有時幾乎沒有上床睡覺,就在電腦前的椅子上休息,用定時器定了幾十分鐘,鈴聲一響也不拖延,風雨無阻立刻到煉功點煉功。除了回鄉下婆家之外,長年不曾間斷。先生說我是「世間奇女子」,我說我不要當甚麼世間奇女子,我說我要當師尊的好弟子,真正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一、喜得大法

師尊《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說:「有的人生生世世就在等待著今天得法,真是吃了很多苦,歷盡艱辛,終於找到了這個法。」我從小學在日記上就一直在描述著自己常常頭痛,長年累月我一直跟止痛藥分不開,在我生完小兒子時得了嚴重的憂鬱症,常常焦慮恐慌,從小到大我覺得自己好苦,後來才明白了自己來在這個人稱的苦海中就是為了今天要得大法,所以我非常的珍惜何其幸運能喜得大法。

沒有得法前我就很嚮往能回天上的家,因此常常天還未亮我就起床背誦很難的咒語,念佛號,抄佛經。但是我又不想出家當尼姑, 所以認為回家的路上遙遙無期。當我第一次讀到《轉法輪》第八講」「誰煉功誰得功」中師尊說:「我要度不了你,誰也度不了你。」時,心裏非常清楚,就是這部法了,來自內心深處一個堅定的聲音:從此師尊說甚麼我都將深信不疑,堅修到底!但那時都以自己要回家的目地走在修煉的路上。

二、學法中體悟救度眾生的使命

當師尊《北美巡迴講法》經文出來時,我是在一個大型的交流會中第一次讀到,當時顧不得場上有多少同修,無法抑制內心的觸動,整整擦掉兩包面紙,當時哭是因為體悟到原來自己修的好不好已經不是自己能不能得度的問題,體悟到修煉的嚴肅性,修煉的路上再不是為了自己。

最近師尊的經文中我更是體悟到師尊救度眾生的急迫和洪大慈悲,以往講真象中真的有些人毫無思考的就認為共產黨說你不好你就不好,不管你怎麼說他一味的反對,現在可以以《九評》讓人跳脫出來思考,如果還不行,師尊說:「如果中共還在垂死掙扎中變換著招數干擾眾生得度,那我們還有別的辦法,佛法無邊!」(《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心中的觸動好深好深,想到這些誤解的生命其實是非常無辜的,我們不跟他說行嗎?想想怎麼能再荒廢時間?怎能不精進呢?

三、網路講真象的點點滴滴

有一個網友聽到我是台灣的,一開始說:「我就討厭你們搞台獨」,問我希不希望統一。我跟他說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不應該對立,有甚麼大消息國內封鎖的我也應該告訴你,也願意幫你。於是告訴他多少多少人聲明退黨退團退隊時,雖然他一開始說好好過日子就好,不要跟共產黨作對,但是聽到惡黨的所作所為時,就對我說:你幫我寫, 幫我取個名字,而且一定要說:共產黨就是最無恥的! 最後還謝謝我幫他的忙。

另外一個網友聽了這些共產黨的惡行後說:「你說怎麼做就怎麼做,我聽你的。可是我不知道取甚麼代名啊!」他的網名叫藍寶石,我就跟他說,那你就用藍正義的化名好了,你就記得你是支持正義的,不贊同惡黨的暴行就是。第二天他打電話給我,我並不知道是他,他對我說:「是我啊!我是藍正義啊!」並向我道謝。我頓時覺得眾生明白的一面都在尋找大法弟子們,我們不能不去珍惜這些機緣啊!

網友不斷的主動找我了解真象,而且大部份都是很理性的交流,對方有的對我說:「我相信了,我真的相信了。」有的對我說:「我也想多了解一點。你給我講講吧!」還有的寫信跟我說:「今天我這兒人太多,不敢多講。衷心希望你能及時聯繫我,發短消息到我手機上,我立即上線!」有個網友看過天安門自焚案真象片後來信說:「我仔細的看過,認為這部影片說得比較有理性,分析也比較全面。」「在天安門事件當中,我覺得為甚麼共產黨栽贓法輪功,是想藉這次事件來故弄玄虛,轉移視線,來掩熄其他事件背後的真象。」還有不少問我:「我怎麼樣才能學(法輪功)呢?怎麼樣能得到更多資料呢?」

還有一個網友聽我說了真象後,問我正在做甚麼?我說我在寫文章,他說他想看看,我本來因為顧及他一下接受不了我所寫的救度眾生等用詞而不想給他,沒想到他自己透過安全軟件到google 查詢到我的文章,告訴我他原本以為我講真象是充滿政治企圖心的。結果看完了才知道完全相反,他說今後我可以對他講真象,也可以將他當成功友,他說:您不能把自己的孩子總是關在家裏長大吧!其實,現在真的越來越多的生命都在等待大法弟子能告訴他真象的。

四、因為得知真象而得法和回到法中的

有一次我遇到一個已經沒有再繼續修的學員,他說的隱隱約約的,我跟他說退黨的消息,他只說他怕警察來了,急著走了。於是我將相關資料寄到他的信箱,並且寫了一封信給他。我對他說,我們是同心來世間的,並有針對性的告訴他師尊提到的相關的法,鼓勵他回來。第二天他給我留言說他要我幫忙退黨。回我的信中說他看到我的信時哭了。後來他又給我留言,要我幫他的朋友們聲明退黨,也告訴我他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

還有個網友一開始誤解我們,問我為甚麼要傳播法輪功消息。因為他剛買電腦不久,不會收文件,打字很慢,也沒有麥克風能跟我語聊,溝通上很困難。最後我打電話給他,他聽了真象也明白了真象,於是我教他如何收文件,如何自己下載所要的資料。很快的他自己會從安全的軟件上去明慧網,並且下載了大法的書。隔天他跟我發訊息說:「我昨晚看到凌晨2點,好高興。」他說他下定決心好好修煉大法。於是我傳送給他師父的教功帶和煉功音樂。他說太棒了!短短幾天學會了5套功法。並且問我怎麼樣能去掉自己的魔性,怎麼樣能過好心性關。前後不到10天,他給我訊息說:因為他20年的煙癮已經戒掉,身邊的朋友受到很大的衝擊,都想要了解大法。他告訴我大法改變他非常的多,連舉止行為都改變了,坐也不再翹著高高的腿,因為他開婚紗店,客人來往頻繁,他就將師尊講的法錄在mp3 中每天不間斷的聽著。因為他的精進也使我得到很大的促進。

還有一個網友,他得知共產黨的殘暴後,就先在公共場合粘貼退黨聲明,然後跟我要了安全軟件做了退黨聲明,但是感於要讓更多朋友都知道這麼件大事,要我趕快寄九評的書給他,他好讓更多人能了解共產黨的真面目,讓他的朋友們都去聲明。後來他看到九評知道法輪功學員所受的迫害時,問我他能幫甚麼忙嗎?要我多跟他說一些,幾次接觸後他問我大陸打壓那麼嚴重他能學嗎?目前他已經在學大法,本來他決定抄大法書,目前也準備將師尊的講法錄下來隨身聽。

還有一個大我幾歲的大姐,我告訴了她法輪功的真象。有一回她問我能不能給她打電話,我說好啊。但是我打了幾次她總在開會,我一問原來她是共產黨的高幹,我抓住時機問她你是黨員啊,國內這麼大的消息您不知道嗎?她著急的問我:「是甚麼事情快告訴我。」當她知道這一切後,她的思想受到好大的衝擊,無法接受我說的一切,經過每一次的接觸和閱讀了九評,她要我幫她全家聲明三退。有一回她跟我說她希望自己是只自由飛翔的小鳥,我於是傳了一個飛天美女的圖給她,跟她分享修煉的自在幸福,如今她已經得法,天天學法煉功,並且告訴我她讀師尊的法時感動的掉淚。後來她問我:我最好的朋友是610主任,我要怎麼跟他講真象呢?我真的為她感到高興。

五、在證實法中真的不能忽略學法、修好自己

以上是一些願意了解和接受真象的實例,但在一些接觸中,也同時遇到了一些非常堅信共產黨的大陸民眾,他們有的說:共產黨不像你說的。 也有說:我就不想退。你說的我沒興趣聽。也有的說,你究竟有甚麼目地?你得到了甚麼好處?在電話中有的還說,你告訴我這些不如給我寄錢,你說這些是想讓國家不穩定嗎?一開始我總認為這些人迷的太深了,覺得自己說的很誠懇為甚麼對方還那麼迷?

我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心性上出了問題。有一回我竟然給對方打字說: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別說我沒告訴你啊!事後我才發現自己不善的心,察覺自己的心性在退步,失去了慈善的心。我看到內心真正的想法是:你不聽,我也不管你了,反正我盡力了。這樣的心讓我訝異自己怎麼了,是把這麼殊勝的使命當成了工作了啊!我告訴你就是了嗎?

原本我很喜歡學法煉功講真象的,但是有一段時間我覺得很疲憊,有時遇到不聽或誤解大法的民眾,就生起了常人的浮躁心理,在著急中,往往讓對方覺得自己帶著甚麼目地在跟他說話,起的效果也很不好。我靜下心來想想這一切,發現是因為沒有學好法,法學少了,學法時總是走神了,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自己狀態變的有些自我封閉,不想跟同修交流,只想一個人躲起來。害怕到學法組,有種沒在法上的沮喪;明知道不能荒廢時間,還是欲振乏力。後來我堅決要求自己要先學好法才可以坐到電腦前,才開始漸漸有了改善。雖然師尊一直在告訴我們學法的重要性,但是真的要實際的重視這個問題,不能用講真象當成沒學法的搪塞。師尊在《精進要旨•猛擊一掌》中說:「心不靜學法是沒有用的,靜下心來學。」

師尊在《芝加哥市講法》中說:「做為正法時期的大法修煉人,承擔的歷史的使命,這個重擔真的是很大。你們面對的不是單單的個人修煉,也不只是要度幾個人的問題。全人類都擺在你們面前,特別是中國人。」師尊的話我不敢忘記。這些心得只是我目前的狀態所體悟的,想表達的就是難以描述的「珍惜」,珍惜一切師尊所為我們苦心安排的,珍惜師尊所為我們開創的每一天。也許有時不是能做的很好,但是真的不能失去了正念。最後以師尊《洪吟(二)•法正乾坤》和同修共勉: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2005年台灣北區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