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8日】我是在2000年7月得的法,當時是在國外,過一段時間後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國內的母親的時候,能聽出來,母親的不太理解,雖嘴上一開始沒說甚麼。但當時自己的想法是:反正誰也阻擋不了我修煉。

再後來打電話中,母親漸漸把她的處世經驗和我說,甚麼自己知道好就行了,管那麼多幹甚麼呀,和小胳膊擰不過大腿等等。我覺得自己理多的是,便一一針鋒相對的解答,甚至是最起碼的禮貌都忽視了,直到有一天母親說:兒子你變了,我挺傷心的,你愛發火了。我內心一震,認真的找我自己的原因,發現自己有一顆強烈的高高在上,真理在握,你們都是錯的心,所以說話語氣嚴厲,沒有善;又因為覺得是母親,所以說話感情用事,覺得你怎麼連我當兒子的還不信。

找到自己的不足,漸漸的我再打電話時就抱著一顆慈悲救度的心,靜靜的聽母親說話,之後緩緩的說明自己的觀點,並且每次打電話先問問母親的近況,工作身體狀況等等,把當時急切的想要叫母親明白的這個心放下了。有時母親周圍遇到的一些事情和我講,例如人的生老病死,各種的磨難等,我也一概的用大法法理圓容的跟她講,漸漸的她也都能理解了。

之後我又把真象光盤寄回國內,又把我修煉後的一些照片寄回國去了,這之後母親有了很大的變化。看到照片上的我,母親說:成熟很多,看上去很善良,像能包容一切似的。我告訴她這是修煉後的變化,越來越寬容和為他人著想,所以也就變得越來越好了。

這之後母親又告訴我說,她把我給她寄的真象光碟給親朋好友們看,並告訴他們我煉大法,有些一開始不太理解的人看了我的照片說:唉,這照片上的青年多好呀,一臉正氣,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啊,看來法輪功不錯。母親告訴我,我也很高興,看著這些可貴的中國人,通過大法弟子正的形像也能識破謊言。

後來我漸漸的告訴母親,我們為甚麼要向世人講清真象,告訴她如果人們不了解真象,到最後會有甚麼結果,語氣真的善良真誠,我感到深深的打動了母親的心,並開始告訴我她的一些同感,比如說她在原來的單位也有一些大法弟子,其中一個結婚幾年了沒有孩子,後來煉了一段時間就懷孕了等等,說煉法輪功可能真的挺好。我又接著講大法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一個越來越好的人等等大法法理講給母親,並告訴母親講清真象的重要,和如何用智慧的去講真象。

過一段時間我再給母親打電話,母親告訴我:她已經開始講真象了。母親是一個醫院護理,幹活時任勞任怨,勤快能幹,也不與人計較。有人問母親,你怎麼那麼好呢?母親回答說:不瞞你說,我原先是煉法輪功的。那人說:電視上不說不好嗎?母親說:別聽它們瞎說,不好誰煉啊。並告訴他電視上造謠等,那人和母親說:原來這樣啊,要不遇到你我還不知道呢。母親告訴我說:兒子你認為對的路就一定要走下去,我永遠和你站在一邊。

母親從我小時候一個人把我養大,含辛茹苦遭了很多罪,我也不斷的給母親講書上的法理,業力的轉化和善惡有報等,當母親說到她和一些親屬講真象時,他們聽不進去母親有時會發火,我告訴母親要用善心去講不要發火,咱們是在幫他們救他們。

我就這樣不斷的和母親交流,母親的認識也越來越正。有一次和我說:我感覺到你們就像大海一樣,那一小撮人是擋不住的,我也知道很多人都還在煉。我也告訴母親:是的,你看今天還在鎮壓,也許明天早上,你就會看到到處都是大法弟子在煉功了。母親說是呀。

母親告訴我現在她和誰都講真象,說紙裏包不住火,要包火的話,最後連那紙也得給燒掉。後來我的母親也開始看大法書了,雖然現在還沒有正式修煉,但我相信以後一定會入道得法的。

同修們,讓我們更加慈悲更加智慧的向我們的親朋好友們去講清真象,讓我們的親朋好友都像我的母親一樣,讓真象廣為流傳、勢不可擋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