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重新點燃我的生命之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31日】我是大陸新得法的大法學員,家住黑龍江省伊春地區,2005年3月喜得大法,是師父、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下面我講述的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而又神奇的故事。

二零零四年農曆年剛過,我就病了,一天到晚吃不下,睡不著,昏昏沉沉,四肢無力。到區醫院檢查,醫生懷疑我患了白血病,家人為此心急如焚,馬上送我到市裏大醫院檢查。骨穿化驗結果血肌酐達580,確診為尿毒症晚期。家人不甘心,又領我到省級醫院再檢查,結果仍是尿毒症晚期。全家人陷在極度痛苦之中。孩子們通過網上和朋友先後諮詢了幾家國內有名的大醫院,得到的回答均是病到如此,誰也無能為力,只能撐一天算一天。

從此以後,每天伴隨我的就是打針、吃藥。從2004年3月到今年3月,一年的時間裏先後在省、市醫院住院治療三次,花費6萬多元,可病情卻越來越重,血肌酐由入院時的580上升到700,最高達840,尿排不出去,導致全身浮腫,呼吸困難,吃飯就吐。從去年臘月二十九到正月初七整整九天時間滴水未進。體重由原來的132斤降到80斤。只能靠點滴藥物維持生命真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我是個性格開朗、剛強的人,看到一家人被我拖累折騰得筋疲力盡,哪能受得了,還不如早一天痛快死去。但想到九十歲的老母親和得過腦血栓的丈夫,還有孩子們的期盼,心如刀絞,淚水不幹,家人看到我一天不如一天,就悄悄給我準備了壽衣。

就在我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時候,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用無邊的大法把我從死神手裏拉了回來。現在回想起來得法的那一刻真神奇。

今年三月十六日,我突然想到一位64歲的大法弟子,他是怎麼回事?紅光滿面,臉上連個褶都沒有,想去問問他。這麼一想,第二天,大法弟子就來到我家門前。我老伴讓他給我發發功,他說:「你等一會我馬上就回來。」十分鐘後他拿著師父的講法、教功帶來了,對我說:「大姐,現在只有大法能救你,只要你相信大法,師父就能救你。」我說我都是快死的人了,不管病好不好,我都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就是死了我也要把這功法帶走。接著他先是給我放師父的講法錄音,我越聽越愛聽。接著他又教我煉功,家人都說我身體太虛弱不讓折騰,我說不行,我得煉功,說也奇怪,足足躺在床上幾個月的我此時不知從哪來的力氣竟然一下子學煉了半個小時的功法,煉完後就小便了,還喝了半碗小米粥。目睹眼前這令人難以置信而又真真切切的一切,全家人無不為之震撼,兒子激動的說,媽媽你有救了,法輪功太神了,從今天開始你就煉吧,我們全力支持你。

從那一刻起,我如同久旱的禾苗逢甘霖,如飢似渴的學習師父講法,每天看《轉法輪》至少兩講,煉動功2次,靜功3次,發正念十幾次,24小時連軸轉,全部身心溶於法中,一連幾天不睡覺,也不覺得困不覺得累。煉功第五天我就把家裏所存的一切藥物全部扔掉。接著師尊為我徹底清理身體,身上像有無數的蟲子在爬,奇癢難捱,一直持續一個多月,身上掉了一層皮後,原來黑紫色的皮膚也一天天變白呈現光澤,

修煉20多天後,我就能串門了,飯量也正常了,還能做飯及做一些輕微的家務活。看到煉功後判若兩人的我,鄰居們都稱讚大法的神奇,更看清了江氏集團迫害大法的醜惡嘴臉。家人、朋友更是從心底敬仰大法,鼓勵我好好煉功,老伴也和我一樣捧起了大法書。沐浴在大法的陽光雨露中,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起來,家裏又聽到久違的笑聲。

大法是我生命的全部,無論遇到任何艱難險阻,我都會堅定、勇敢的溶於法中,以實際行動證實法,捍衛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