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俄羅斯家庭的修煉故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30日】那年春天,瑪麗娜想要改變自己。她有過很多不好的想法,做了一些不好的事,那些就像一塊巨大的石頭壓在胸前,她為此哭泣、喝酒,她想要移開胸口那塊巨石……

* * * * * * *

早就聽到別人講起瑪麗娜•瓦松(MARINA VASSONG)的故事,令人吃驚的是,他們夫婦倆通曉英語、俄語、波蘭語、烏克蘭語、義第緒語、阿塞拜疆語、土耳其語、和希伯來語等八種語言。我就問他們平常怎麼交談。兩人回答說他們上班講英語,見到同鄉講俄語和阿塞拜疆語,見猶太人用義第緒語和希伯來語,回家夫妻間用俄語交談。

高精度圖片
瑪麗娜在煉第二套功法
高精度圖片
瑪麗娜和托尼夫婦在他們的客廳裏

* 曲折人生的步步足跡

瑪麗娜生於俄國中部一個叫高爾基的城市,離西邊的莫斯科有六小時的車程。中學畢業後,瑪琳娜進了專業音樂學校當過音樂老師,教孩子們唱歌跳舞。在大學時學的是機械工程和電腦,但後來在俄羅斯的工作卻只是與人打交道。

瑪麗娜非常能幹,當上了鐵路工人工會的主席,管理三千多名工人。美中不足的是,她身為猶太人卻不能去猶太教堂,因為教堂都被毀掉了,而且也沒有猶太教的經典留下來。

瑪麗娜的丈夫托尼也是猶太人,曾經是巴庫歌舞劇院的小提琴手。

一九八八年,阿塞拜疆共和國開始迫害少數民族的亞美尼亞人和俄國人,托尼就離開了阿塞拜疆,輾轉到以色列,後來又來到美國。

八十年代末,多達一百二十萬猶太人離開了前蘇聯,其中有大量的醫生、科學家、工程師、和音樂家等等。這麼多專門人才一下子湧到以色列後,根本找不到合適的工作,那時,托尼是襪子廠的一名工人。

從小提琴家到制襪工人,從A弦上靈巧的手指到為腳趾頭服務,也算曲折人生的寫照。現在,托尼是費城南部一家電子零件廠的技師。

* 祖母──瑪麗娜的天使

祖母是瑪麗娜的天使,也是她道德的啟蒙師。瑪麗娜六歲的時候,是個可愛而又強悍的俄羅斯小女孩,常常打架。

一天,她被男孩子打得身上發青,回來向祖母哭著抱怨:「你看他把我打成這樣,我怎樣才能打回去呢?」祖母說:「他把你打成這樣你高興嗎?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我恨他,疼死我啦。」「那你為甚麼要對他做同樣的事呢?你要他也這麼恨你,要他也這麼疼嗎?」小瑪麗娜突然就靜了下來。

十歲的時候,瑪麗娜想要輛兒童自行車。祖母告訴她,你要通過勞動才能取得,要她一針針的織羊毛披肩。隨後的一個月中,小瑪麗娜織呀織呀,累得想放下的時候,就想著自行車。

最後她終於完成了,披肩賣了六十盧布,買了她的自行車。從那以後,瑪麗娜覺得如果她努力工作,就可以把事情做成。祖母去世後,每當瑪麗娜遇到重大的決定,祖母就出現在夢中,托夢給她。

* 移開胸口那塊巨石

瑪麗娜在新澤西州普林斯頓市一家化學公司工作,是項目協調人,她的上司是一個中國人。瑪麗娜和中國的淵源不止於此,她和丈夫、女兒和女婿、還有表弟阿勒克斯和姨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在修煉著一種來自中國的功法──法輪功

我好奇的問,法輪功富有濃厚的中國文化色彩,以他們俄裔和猶太人的背景,是怎樣接受來自東方、帶有幾分神秘色彩的修煉功法的呢?

瑪麗娜說,開始時她有點那樣的感覺,有那麼一點點。她在費城市中心自由鐘前煉功時還把一些中國人嚇了一跳。但她很快就意識到,法輪功中的佛家法理是沒有國籍的,是為著世界上所有人的。後來她在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上,與澳大利亞、意大利、法國、俄國的西方學員交流,大家也都有同感。

她是怎麼跟中國的氣功走到一起來的呢?1997年的春天,她和鄰居一起跑步,兩人邊跑邊聊著天,瑪麗娜告訴鄰居,她要改變自己。她有過很多不好的想法,做了一些不好的事,她感覺到那些就像一塊巨大的石頭壓在胸前,擺脫不了。她曾為此哭泣、喝酒,喝醉了會忘掉一、兩個小時,然後感覺又回來了。她想要去掉那塊巨大的石頭。

鄰居聽後說,「噢,我知道我們公司裏的一個人,在學習一種自我改善的系統。要不要請她給你打個電話?」

電話很快就打回來了,也是一個來自俄國的猶太裔女士,她把一本從網路上打印的法輪功著作送了過來。

剛開始閱讀的時候,瑪麗娜就覺得這些東西她以前知道過,但後來忘掉了。自己怎麼會忘掉了呢?她為此哭了很久很久。她開始修煉法輪功了,她知道,這就是她所尋找的。

* 心悅誠服的安靜

修煉前,瑪麗娜血壓不正常,又高又低,忽高忽低,不知道是應該吃降壓藥還是升壓藥。煉功六個月後,血壓問題就沒有了。此後,在公司裏她從來沒有請過病假。

公司有人生病了,開會時別人怕傳染,就都說「去和瑪麗娜坐在一起」,因為大家都知道瑪麗娜不生病。還有,那塊壓在瑪麗娜胸前的大石頭,一年之後也沒了。

更有意思的是,丈夫托尼剛開始不相信,也不煉功。瑪麗娜煉功的時候,他就在一旁扮鬼臉。一天,瑪麗娜夢見師父李洪志老師用俄語跟她說,必須和大家一起煉。她就開始去費城市中心的RITTENHOUSE廣場煉功。因為托尼不放心她開車,就親自開車接送。

有一天,等待的托尼百般無聊,就跟著一起煉了兩個小時,把法輪功五套功法都做了一遍。回家的路上,托尼一反常態,變得出奇的安靜。瑪麗娜問他,你怎麼了?托尼認真的回答,他覺得他的身體從裏到外都被淨化了,現在的感覺是全身一身輕。

就這樣,瑪麗娜和托尼,在經歷了人生種種曲折後,一起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