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新學員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30日】我是一個做小本生意的,在別人面前都覺得我是個好人,一次偶然交一朋友,經常互相談論宗教的修行,朋友常講老師的《洪吟》,我覺得他修到了很高境界,心裏想將來他能修成佛一定能來度我,抱著一種常人的想法。一次上廟回來,到愛人乾媽家送經書,二老說修法輪大法來得快,一下子就醒悟了,何必還求別人度我呢,就到朋友家借師父的濟南講法錄像帶和煉功帶,從此走上修煉的路。

開始修了二天,天目就開了,看見書上法輪旋轉,老師法身一個一個的出來,還有時看到微觀的東西,覺得自己太幸運了,見到熟人講我煉法輪功了,向他們洪法講真象,每天學法煉功做老師要求的三件事,背《洪吟》、《論語》,不斷學法煉功,覺得自己很精進。

一次騎車撞在樹上,人、車完好無損。去買菜,一輛機動車,壓過石頭,石頭落在我的腳面,覺得很疼。當時我想我是修煉人,不能大驚小怪,回家看已經破皮。還有一次騎自行車帶個6歲小孩坐在車後面,不知啥時孩子的腳別在了車轂轤裏,感覺蹬不動了,才站住,孩子不停的哭叫,圍過來很多人,都說骨折了,襪子也絞飛了,當時我想有老師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事,把孩子抱回家,上點紅藥水三天後上學了,從此以後更加倍信師信法了。

三個月過去了,靜功堅持40分鐘,每天學法3、4個小時,在矛盾面前向內找,經常出去講真象。由於邪黨的恐怖迫害手段,媽媽為我擔心,晚間睡不著覺,在我跟前哭著求我不要煉了,沒有你,這家沒法活了,孩子還上學。我當時沒有用善心去講,說害怕明天就走,我被抓不咬別人,我是自願的。又有親屬經常來干擾我,我用善心向他講真象。家裏所有活幹一半多,還得去上貨。遇事向內找,買過我貨的人都說我實在。

我開始每天用智慧,向每個客戶講真象。很多人都說不要跟別人講,會舉報你宣傳法輪功。但我從來沒有怕心,不斷學法,正念越來越足。

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說:「新得法的學員哪,別著急。很多事情也不能像老學員那樣去要求你們。但是有些新學員哪,真的表現很好,也在投入到大法事情中來,在做著大法弟子要做的事,還真的了不起。我有的時候真是覺得後來者悟性很高啊。修煉是一步一步走上來的,你一下子就飛躍上來了、和老學員一樣,那也不客觀,因為他們也是一步步修上來的。大法都得了,你就甚麼也不用擔心,你就按部就班的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或者你能夠認識到甚麼程度就做到甚麼程度,這都沒有問題。」

看完老師新經文,開始清除煉靜功的思想雜念,和幾位同修切磋看到自己的不足:發正念不正確;天目看到的隨便說,覺得自己不錯,暴露出自己的顯示心;不修口;有時總想把家安排好,不一定哪天被抓,沒正念正行,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通過同修幫助,我開始從法理上認識法,深挖自己的執著,知道思想業做怪,差點走極端,應該踏踏實實修正自己,而且肩負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與重任,是師父選擇了我們,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走師父安排我的路。

看了大紀元發表的特別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之後,覺得××黨太邪惡了,害死那麼多人,早就該解體了。父親去世時,所有親屬到場,我向他們講真象和中共邪惡本質。所有人不解,說我搞政治。幾天回來向內找,發現自己《九評》沒看透,沒有退出共產邪教,怎能讓別人退出呢。當父親去世百日時,我已經看4遍《九評》了,提前挨家講。沒講之前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講:三反、五反、大飢荒、文革、六四慘案,迫害法輪功,古代的推背圖,彌勒佛下世度人,到聖經《啟示錄》,打上獸的烙印;現在當官貪污腐敗,腰纏萬貫成新資本家,你們有啥呀,為邪黨奮鬥一生,啥都沒有。我又從海嘯警告世人,下冰雹,發大水,老年人說過將來房子沒人住,地沒人種,衣沒人穿,不久的將來還會有瘟疫,我是一個先知道的人,不告訴你們,以後你們會恨我的,信一把也不搭啥,做個歷史見證吧。最後我說:看看我身體的改變,很多病都好了,跟兒子在一起,都說不是父子。由於明白了真象,20多人退了,都說法輪大法好。

正法不斷向前推進,向我的回頭客講三退,現在我已經講了90多人。從目前情況看,我們做得遠遠不夠,共產邪靈在垂死掙扎,迫害我們的同修,我提醒新學員應該走出來救救自己的親人和朋友,切莫機緣再誤,讓他們得度,不要辜負師尊對我們的期望,完成我們史前洪誓大願。

個人體會,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