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七屆世運主辦城中講真象(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0日】2005年7月14日至24日,第七屆世運會在德國北萊茵州(Nordrhein-Westfalen)的三個城市舉行,擁有世界最大內陸港的德國杜易斯堡市(Duisburg)是此屆世運會的主辦城市。為了使更多的世人了解真象,儘早結束江澤民及中共惡黨對法輪功已持續六年的無理性鎮壓和殘酷迫害,北萊茵州的部份法輪功學員於7月16日星期六,在杜易斯堡市中心舉辦了反迫害、講真象活動。

高精度圖片
講真象
高精度圖片
遊人了解真象

這個仲夏日的天氣也很作美,氣溫不到30度,皓日當空但並不熾烈,故而遊人較以往週末更多。學員們準備了中、德、英及其它語種的講真象和揭露中共惡行的資料,有報紙、傳單和光盤等,以使不同語種的各界人士儘快了解法輪功真象,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

* 有緣人紛至沓來

一個學員在不到一個小時裏,就有至少四到五人向他詢問學功的詳細時間和地點;一個第一次參加講真象活動的當地新學員一會兒的功夫就和三個人約好了時間和地點,帶他們去煉功點;筆者也被幾個人詢問煉功及教功的信息。

高精度圖片
功法演示

一個年輕女士得到詳細的煉功時間和地點信息後還意猶未盡,索性跟著正在煉功的學員比劃起來。

一個德國老太太用輪椅推著老伴走過,得知是法輪功真象諮詢台時說:我早就想學,就是不知道在哪裏能學。我告訴她煉功點在哪裏後,她很欣慰的說:那太好了,我們就在附近住。並和老伴說:我們一起去啊,你也看一看。

一位女士看了真象展板後問我:我在這個城市一直在找一種這樣的功想學,你知道哪裏有嗎?我告訴她,那就星期天到河邊去學這個功吧,這個功叫法輪功。

一個德國女學員正打坐煉著靜功,飄飄的很舒服的時候被一個人打斷了,很抱歉的對她說:我看了好一會兒了,這個打坐真是好啊,在哪裏能學得到?……

在真象展台前,當地學員還不期而遇了好幾個已經和大法結緣但還沒有真正走進大法修煉的人。一個大陸女同胞兩年前從學員這裏得到大法書,後來雖然有過兩三次接觸,但還沒學功,一晃兩年沒有再見面了。她認出學員後熱情的上前打招呼。攀談後得知,她已經讀了《轉法輪》,而且自己有時候也會跟著書比劃動作,或試著煉盤腿,這次她有心想學功了。

一位50多歲的歐洲人曾於一年前學過功,他還曾把教功錄像轉錄了下來。儘管已經一年沒有再見面,看到法輪功真象展台後,他徑直走到學員跟前說:你是××,我沒記錯吧。也向學員詢問了新的煉功時間和地點。

一位德國人約在兩年前就買《法輪功》一書自學煉功,與此同時他還練著別的一些功,如太極等。據他講,他在這方面已經探索了20多年,練過多種不同的功法。大約一年前,他已把其它的都放棄掉了,只煉法輪功,又買了《轉法輪》一書,但一直是獨自煉,也看書,就是不參加集體煉功學法,可我們每次在杜市的活動他總能不期而至。這次的活動他又是不期而至,還和一位德國學員談了很長時間,又在一邊觀看學員煉功,看了很久,直到他必須去上班才走。

一位剛做了母親不久的女士學煉功已有半年多,今年四、五月以來就一直沒有時間煉功,大法書還沒有完整的看過一遍,但覺得這個功法就是好,也有心繼續學煉。和丈夫帶著嬰兒到市中心遛彎兒,與我們的講真象活動也是不期而遇。正好旁邊就有帶小弟子來的老學員,這位是年輕母親的老學員得知這位女士的情況後就主動向她介紹自己的經驗,她們輕鬆愉快的談了很長時間。

* 反迫害人人有責

這次還有一個明顯感覺是,能住步停下來聽學員講真象的人們大多數都願意在反迫害徵簽表上簽名,筆者不時看到遊人聽學員講真象後就轉到徵簽桌前去簽名。有五、六個類似旁克式穿著黑色奇裝異服、留著很怪髮型的德國男女青年,聽學員講真象後知道是反迫害,也走過來簽名支持,桌前正有兩人在簽名,他們就耐心等著,沒有喧鬧,他們中有的人甚至在每個表上都簽了名;有一個年輕男子,了解真象後對功法感興趣,把學功時間和地點都記了下來,道別後走到同伴那裏,卻又走回來問在哪裏簽名。原來他的同伴簽名後就在一邊等他,從同伴那裏得知我們在徵簽後又返回來補簽名。

高精度圖片
簽名反迫害

筆者在徵簽時遇到一個有趣的事例。在展台附近的一條長凳上坐著一個年紀約六十來歲的德國人,好像無聊又無奈的打發著時光,給他傳單不接,給報紙也不要,於是我就給他講:那邊正演示的靜功叫法輪功,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已經六年了。中國共產黨和希特勒一樣也是獨裁者,中國至今仍然沒有民主和信仰自由。

他接口說道:還說民主呢,這裏不也一樣沒有民主嘛!

我說:在德國人們至少能公開表達自己的意見,能自由選舉呀。他說:那頂甚麼事兒,你說還不是白說,誰聽你的!他們(執政者)還不是想幹甚麼就幹甚麼,講民主也沒起作用,失業反而越來越多。

我說:是啊,所以我們在這裏辦信息台也是要告訴這裏的政治家不要把眼睛光盯在進口中國的便宜物品上,而加大本國的失業人口。很多便宜物品都是中國監獄裏生產的,它才便宜的,可是做這些物品的人卻是無辜的人,像法輪功學員,講真善忍的,還有基督徒和天主教徒等,他們根本沒有做錯甚麼,中共卻把他們抓在監獄裏,折磨致死。

他說道:你以為你們在這裏辦個這活動,那麼遠的中國就會改變了嗎?這簡直讓人覺得好笑!

我被這位德國人的牢騷逗笑了,我說:你這個問題說得好。正因為我們不能在中國講,我們才不得已在這裏講真象,面對迫害總得有人有勇氣站出來。德國不是有一位牧師寫了幾句聞名世界的詩句說,納粹來抓猶太人他沒有站出來,納粹來抓工會的人他沒有站出來,最後納粹來抓他時也沒有人站出來,因為已經沒有人可以站出來了。所以我們在這裏徵集簽名,當越來越多的德國人知道中國到底在發生甚麼事時,這裏的政治家就必須和中國談這個問題,不能光盯著中國的便宜價格;而中國要和外國做生意就必須改善人權。我們這個事是繞了一個大圈子,可是是有作用的,每一個簽名就是一份力量。我想請問您,您願意簽名嗎?

在我講時他的臉上已經明朗開來,聽到我的請問後,他笑著站起來說:你這麼一說還真是這麼回事,有道理,我當然願意簽名了。於是,帶著發自內心的願意走到徵簽桌前簽了名。

* * * * *

這次活動能有較好的效果是當地法輪功學員辛苦付出和默契配合結果。兩個有車有真象展板的德國學員都是默默的主動配合,第一個聯繫的學員說沒問題,我能去杜市,並把這個週六專門留給杜市的活動;另一個學員間接得到這裏辦活動的消息後,馬上主動詢問當地學員展板是否有安排;一個住在另一城市的德國學員看到來往的人挺多,擔心傳單不夠,也沒有問誰,下午特地回家往返一趟,從家裏拿來近千份最新傳單供大家派發。大家的齊心協力使這次活動始終祥和直至圓滿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