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樺甸市公安局、吉林市國保大隊對我的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7日】我叫徐延軍,樺甸市大法弟子。2004年12月14日,我在幫一位功友搬家時,由於功友被壞人舉報,惡警在抓這位功友時,把我也一同綁架。當時抓我們的警察沒穿警服,也沒出示任何證件。當我問他們為甚麼抓我時,他們說:「抓你還用問為甚麼嗎?到派出所你就知道了。」就這樣我被帶到樺甸市明華派出所。

他們把我帶到派出所後,由於我不配合他們戴手銬、不說姓名住址,一大幫惡警上來就把我按倒在地,有的警察還用腳使勁的踩我的後背和大腿,有的使勁擰我的胳膊。有兩個警察沒著裝,把我單獨關到一個屋裏毒打。後來他們又把我拖到樓上,把我前胸貼到大腿,手掰到後面向上按倒在地上,讓我的身體兩頭扣一頭,當時我感到呼吸都很困難。這樣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又搬來一個鐵椅子,把我的手倒背在身後鎖在了鐵椅子上。由於手被倒背著扣在鐵椅子上,血液無法流通,時間一長,幾乎失去了知覺,後來在我的強烈要求下,(他們也怕時間太長出事)才把我的手放下來,但仍把我扣在鐵椅子上,當時是冬天,坐在鐵椅子上非常的冷,我就這樣被扣在鐵椅子上兩天一夜。

第二天晚上,他們又把我帶到樺甸市公安局,通過惡警們的互相介紹,我知道其中有三個是吉林市國保大隊的,樺甸國保大隊的隊長毓金基還跟我自我介紹說:「我就是你們說的惡警毓金基。」之後,他們把我帶到一個審訊室,屋裏只留下了那三個吉林市國保大隊的惡警。其中一個惡警對我說:「你不用跟我講甚麼法律,我不怕你去告,你告也沒用,不用我多說甚麼,最好把你知道的全說出來,要不然今天你也看見了(指當時的場面用刑)。」

當我說甚麼也不知道時,他們就開始對我用刑。他們先把我扣在鐵椅子上,然後把我的兩隻手一上一下在倒背扣上(他們怕把手勒出傷痕留下證據,就把我的手脖用毛巾纏上),其中一個又高又大的惡警站在我身後,用手抓住我的頭髮用力向後拽,使我的鼻孔朝上,另一個惡警手裏拿一個礦泉水瓶,裏面裝著他們事先配好的一種白色的藥水(他們叫辣根),瓶蓋上有一個孔,對準鼻子用力一擠,藥水就通過鼻腔進到胃裏,再從胃裏返到嘴裏,從嘴裏吐出的就像白沫一樣的東西。。整個過程鼻孔和嘴都無法呼吸,處於一種窒息狀態,整個頭部發麻、發脹,這時我的頭腦開始不清,迷迷糊糊,只能出氣不能吸氣,接著不斷嘔吐……,那種滋味比任何刑罰都難忍受。再加上這種藥水有一種強烈的刺激味道,特別嗆人,使我的鼻涕和眼淚都流出來了,而且這種藥使胃急劇收縮,那種痛苦的滋味無以言表,簡直痛不欲生。我當時感到就在死亡邊緣上掙扎。而且他們不是灌一次就完事了,等你剛要緩過來能呼吸時,馬上就繼續灌。就這樣我被灌了5、6次。在整個過程中,旁邊始終站一個人,手裏拿一根很粗的木棒隨時準備打下來。後來有人告訴我,因為灌這種藥水,一經氣管進入肺就會有生命危險。如果出現這種情況,那個拿棒子的人就會猛擊你的腹部,好讓藥水噴出來,可見他們這種手段多麼卑鄙狠毒。

這是惡徒們慣用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之一,直到今天他們還在用這種卑鄙手段殘酷迫害大法弟子,我把它寫出來,是讓邪惡徹底曝光。讓更多的善良正義之士和我們一道制止惡人惡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