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真象是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5日】在我向世人講法輪功真象的過程中,有這麼不同結局的三件事,很值得人們去玩味。

第一件事是發生在我的老家,回鄉探親時跟一對遠房表哥嫂講到了大法真象,那真是講到哪兒他倆信到哪兒,看到我自身心性的變化,那表哥讚歎得「嘖嘖」有聲。過一年回去時,表嫂突然得了腦溢血,但表現很輕,只是腿腳稍有點不俐落。聽表哥講,醫生說我表嫂溢出的血只有剪下的小指甲那麼一點點兒。我聽後一笑,問表哥:「你是學過中醫的,應該知道腦溢血是怎麼回事,那不就是某根血管堵塞,血流不過去,造成血管破裂形成的嗎?你想一想,要是你倆聽不進大法真象,沒有師父保護,它怎麼可能就溢出那麼一丁點的血呢?」雖然這話他倆當時聽得有點將信將疑,等我今年再回老家見到表嫂時,她已經健步如飛了。

第二件事發生在河北廊坊,這個人是一個年輕小伙子,他從事的職業是外牆粉刷。當年我碰到他時就跟他講清了真象,他也是毫無阻礙的聽進了心裏。沒想到第二年的上半年,他坐在兩邊繫著繩子的木板上幹活時,繫在六樓頂層的繩子散扣了,一下子從四樓摔到二樓的陽台上。當時所有人都驚呆了,都以為他這一次最少也得殘廢了。誰知他甚麼事沒有的自己爬起來了。事後我問他,他說:「剎那間我嚇壞了,但起來時,只是感到屁股稍稍有點疼而已」。

第三件事也是發生在我老家的一個表叔身上,他的職業是教師,業餘愛好是讀小說,各式各樣的武俠小說。我原以為跟他講真象比較容易些,誰知道他狹隘的、固執到讓人啼笑皆非的地步,那真是潑水難進。就在我表嫂生病的那一年,他也得了腦血栓,住了好長時間醫院不說,出院兩年多了,整個身體的右半邊毫無知覺,連走路都是拄著拐杖拖著走。見到他現在這付可憐的樣子,我止不住陣陣悲嘆:到現在都拒聽真象,你的生命還能拖多久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