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會法西斯洗腦中心及惡警袁書謙的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3日】「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實為「河北省會法西斯洗腦中心」,是一個對大法學員進行肉體折磨、心靈虐殺的納粹集中營。歹徒們巧取豪奪、大肆斂財,抓來的大法學員每人至少被摧殘兩個月、五個月甚至一年,不轉化還要直接送勞教所繼續迫害。勒索學員六千至一萬元不等,還經常對大法學員及其家屬敲竹槓,不給「好處」是不會輕易放人的。洗腦中心自2001年8月成立到2002年11月,就有250多名大法學員被殘害,至今一直用各種法西斯手段給大法學員強制洗腦繼續犯罪。

這個洗腦中心位於石家莊市北城街,原市勞教所三大隊,也就是過去的監獄。高牆深院,鐵門緊鎖,門口內外設有攝像監視。這裏的實權操縱在石家莊市公安局手裏,市公安局副局長郭鎖山擔任洗腦中心的一把手,其次還有幾名主任:梁、韓、袁、李、周,它們都曾是各公安分局和勞教所迫害大法學員的得力幹將。

「河北省會洗腦中心」下設幾名處長:孔繁運、陳玲、袁書謙等,此外還有若干名男女警察。都是從勞教所抽來的迫害大法學員最賣力的兇手。由於這些警察直接對大法學員實施肉體和精神上的殘害,「上邊」害怕他們被大法弟子所影響,除六名「主任」和三名「處長」外,其餘警察每隔一段時間就從勞教所換一次人。

這夥人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對大法學員採用威逼利誘、恐嚇欺騙、造謠誣蔑、侮辱人格、剝奪睡眠、限制人身自由、暴力摧殘肉體等等法西斯手段折磨學員迫使轉化,它們互相之間也天天明爭暗鬥、爾虞我詐,搞得烏煙瘴氣、到處是陷阱。

學員大都是被綁架或騙進去的,一進去就被關進「談話室」,每天不分晝夜連續24小時不讓睡覺,有的長達38天。它們灌輸顛倒黑白的謊言,強制看歪曲法輪功的錄像、光盤。把人折磨到身體承受極限或神志不清時,它們再用斷章取義、自欺欺人的邪惡謊言,誘使你順水推舟的放棄信仰,放棄法輪功修煉。對於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它們更是殘酷:扒眼皮、彈眼球、揪耳朵、灌白酒、打人、電擊、在寒冷的冬夜用冷水澆頭、不讓去廁所、上繩、灌迷魂藥,甚至送精神病院。

大法弟子丁立紅耳朵被趙聚勇揪出血;大法弟子姜帆的手被邢瀟用打火機燒出疤痕;不讓劉慧娥去廁所,竟被逼得把大便拉在了褲子裏;它們還往法輪功學員臉上、手上、胳膊上寫大法師父的名字,在地上寫滿師父的名字,逼學員用腳踩;它們逼學員站在高處,大聲恐嚇學員等等邪惡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2001年12月,一名30多歲的男大法學員,因為拒絕轉化,它們兇相畢露,用金屬利器扎穿耳朵以至鮮血直流,在手背上劃出道道傷口。把身體各部位掐出大片青紫,用鞋後跟狠跺腳趾,用骯髒的墩布在臉上擦。拳腳相加,還曾脫下鞋來,把腳搭在他的大腿上,耍盡流氓相等等。用各種方式連續多日剝奪睡眠,該學員極度睏倦坐在板凳上無法自控的不斷栽倒,走路時不自覺的撞到牆上,甚至出現了在與人交談中時而清醒時而說夢話的現象。該學員一直絕食抗議,後因多次出現生命危險,洗腦中心怕承擔責任才放回家。

其實長時間剝奪睡眠還是洗腦中心迫害大法弟子最「溫和」的手段,它們用盡種種卑鄙、邪惡、殘暴手段,對大法弟子肆意逞兇、侮辱謾罵、體罰毆打。目的是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在身心極度疲憊精神恍惚之時「轉化」。

它們還利用人性中自私、欺善怕惡、明哲保身、落井下石的負面因素,欺騙、脅迫、利誘單位領導、學員家屬及派來的「陪教」和「猶大」參與它們的犯罪。然而人做的壞事都得自己去負責。由此看來,江氏加害的不只是法輪功,它們在裹挾群眾和各級官員犯罪的同時也在助長人性負面因素,泯滅人性的良知與尊嚴,毀滅世人的未來。

就是這樣一個充滿邪惡的集中營,卻經常有外地參觀者前來,學習著如何殘害扭曲人性的「經驗」。就是這樣一個滅絕人性的地方,卻能被中共「610」樹為全國的「典範」。

以上這些令人髮指的骯髒邪惡勾當都是在洗腦中心兩個主要犯罪頭目孔繁運和袁書謙指揮和積極參與下進行的,它們推脫不了責任。從以下的介紹中對它們的犯罪行為也可窺見一斑,希望知情者繼續揭露,剝去它們偽善的畫皮,制止它們犯罪。

孔繁運,男,50多歲,曾在情報部門工作。2001年8月洗腦中心成立後一直任所謂的教務處處長。他曾恬不知恥的說:「你們叫這兒『洗腦班』真是叫對了,我們就是給你們洗腦的,讓你們一個個乖乖的聽我們的話。」還邪惡的說:「甚麼時候我看到你們打人、罵人才算真正轉化徹底了。」這就是洗腦中心「挽救、教育、轉化」的標準。2003年5月凶犯孔繁運從洗腦中心主動調離了。有消息說它作惡多端遭惡報,心臟突然異常,找地方救治去了。

袁書謙,男,32歲,個頭不高,矮胖,戴一副眼鏡,表面上一臉的斯文相。其實是極其陰險、偽善、邪惡,是石家莊市委610恐怖組織頭目之一,曾任石家莊勞教所二大隊大隊長。河北省安全廳幹部、大法弟子陶洪升就是在那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時送醫院後身亡。而袁自稱當時它是負責陶洪升的「轉化」的,針對明慧網揭露的陶洪升被害事實,它抵賴說勞教所對陶洪升如何人道、如何盡心盡力照顧云云。難道把一個身體健康的好人「照顧」成了腎衰竭後身亡就是「人道」?在河北省會洗腦中心它更是殘害過數百名大法學員,壞事幹絕,而且不知悔改,執迷不悟。

在洗腦中心,針對絕食抗議迫害的大法學員,惡警袁書謙領人發明一套野蠻的「灌水」方法──幾個人按住法輪功學員不讓動,捏住鼻子,用暖壺不停的往口中灌水,使人無法呼吸,同時用拳頭擊打腹部。每次灌水都幾乎令人窒息,讓人體驗到死亡臨近的痛苦,然而能灌進去的水卻微乎其微,它們對此並不關心,只是折磨人的手段。為了逼迫大法弟子背叛信仰,它們真是喪失人性、壞事做絕。

惡警袁書謙還發明過更惡毒的損招,在大法學員的上身、腹部書寫誣蔑師父的文字,甚至揚言要將大法學員衣服剝光後全身寫滿此類話。當大法學員抗議這是一種流氓行為敗壞政府形像時,它竟表示:流氓就流氓了,也得這麼幹。它知道學煉法輪功戒煙戒酒並且專一修煉,不二法門,袁書謙吸煙時故意把煙霧噴在大法學員臉上,還給大法學員灌酒。怎麼能給人製造精神痛苦,就怎麼幹。它做的這一切就是要企圖製造煉功人褻瀆信仰的「既成事實」,逼迫人就範,擊潰學員敬師敬法的第一道心理防線,然後發動全面進攻,將學員拉下水。

惡警袁書謙不僅是該中心折磨大法學員的黑幹將,還是炮製誹謗佛法、顛倒黑白、禍亂世間「課程」的所謂教員。該洗腦中心不法人員在強迫一些人違心妥協之後,仍不放人,在裏面繼續關1~3個月,強行灌輸所謂「後期鞏固教育課程」,不配合便繼續折磨。其實這些「課程」根本沒有任何實質性內容,全是喪心病狂的謊言,詆毀法輪大法與大法師父。還自稱是該中心獨有的,也因此而樹立為所謂全國「典型」,經常有其它各地市、全國範圍的洗腦中心去「參觀」,如毒瘤一般擴散。可笑的是這些「課程」都是原勞教所獄警來「講」,它們中大部份也沒甚麼學識,像惡警袁書謙還是折磨大法學員的劊子手,轉臉又道貌岸然的出現在講台上。

「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李洪志師父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在洗腦中心大法弟子堅決不妥協,惡人們不敢聲張偷偷把人送回家;也有一些人被迫妥協,但他們很快就清醒了。時至今日,絕大多數人都認清了洗腦中心的醜惡,發表了「嚴正聲明」,又匯入正法洪流中。每天在明慧網上有一千多人聲明洗腦作廢,從新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善惡必報,迫害正法修煉者絕沒有好下場。洗腦中心的暴行已招致天怒人怨,有大批警察得到上天的警告:歹徒崔姓女警,迫害大法弟子最殘忍的惡警孔繁運,負責搜查房間的陳玲,周姓主任,還有姓王的女警都不同程度的疾病纏身。據可靠消息,其他的郭、梁、韓、袁、李等公安局警察身體都非常虛弱,渾身是病。警察們對外對內都嚴密封鎖消息,他們掩蓋的目的就是非常害怕別人說他們幹壞事遭報了。天理絕對公正,希望洗腦中心的警察能夠及時醒悟,否則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

河北省會法西斯洗腦中心;地址:石家莊市北城路;郵編:050000;電話區號0311
值班室電話:87762641
辦公電話:87792624-8012、8012、8016;87712624-8015
河北省「610辦公室」主任: 王永志
石家莊市公安局副局長( 洗腦中心主任): :郭鎖山
石家莊「法制教育培訓中心」( 洗腦中心): 李愛國 , 孔繁運、袁書謙,崔彥芳
猶大:樑子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