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世人「三退」的一點經驗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3日】自從九評發表,特別是師父的《向世間轉輪》發表以後,國內正法形勢發展迅速,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在緊跟正法形勢,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現在,我把自己這段時間證實大法中的一些做法和體會寫出來與大家交流,希望我們大家能互相促進,把三件事做得更好。

一、清除共產邪靈對自身的干擾

回想年初我勸丈夫退團的經過,的確很難。雖然在我和母親(也是大法弟子)的努力下他終於退了,但總說我在搞政治。我讓他看《九評》,他就是不看,還說:「本來以為你們不搞政治,但《九評》就證明了你們在搞政治」。現在的世人真的是是非不分,善惡不辨的。我經常給他講真象,甚至一講就好幾個小時,效果是有,但達不到完全肅清他頭腦中共產邪靈的因素;有時候他的確明白了真象,但過不了幾天又出現反復。每次給他講完真像我都感到非常的疲憊,就像剛打完一場仗一樣。雖然我是關著修的,但我知道在另外空間真的是一場正邪的大較量。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半個多月。我開始找自己的原因,一定是我自己哪方面有問題才導致我丈夫的思想總是搖擺不定?答案終於找到了,是我自身還有沒肅清的共產邪靈的毒素。在我看《九評》和師父在年初發表的經文的時候,思想中總是受到「法輪功在搞政治,被人利用了」這樣的邪念干擾,雖然我自己並沒有受到它的任何影響,但並沒有重視它,肅清它。找到以後,我馬上發正念鏟除它,並多次對著它發正念。幾次正念發過之後它就沒了,我丈夫的思想也穩定多了,不再那麼搖擺不定了,有時還給我作真象工作提供幫助。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威。在此我想對同修說,一定要純正自己,這樣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二、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要對自己有信心

我們是大法熔煉出來的大法徒,我們是師父的真傳弟子,我們是眾生羨慕的生命,我們還有甚麼好怕的呢?還有甚麼可以阻礙我們的呢?更何況勸人「三退」是真的為眾生好,對他們生命負責,為甚麼不堂堂正正呢?我們做的事情是最正的。

剛開始勸人「三退」的時候,我的心總是不穩,怕被人譏笑,怕別人說我搞政治,怕他們不退……怕這怕那的,所以效果時好時壞,甚至有的人自己認為肯定會退的卻不肯退。總結一下,發現是凡自己心態很正的時候,效果就特別好,否則就相反。我知道這是我的思想有漏,我排除了這些干擾,後來在我講真象的過程中除了考慮怎麼回答對方提出的問題外,我儘量保持自己「不動腦的狀態」,甚至在平時我也儘量這樣要求自己,我還把師父的一句法銘記於心:「靜而不思 玄妙可見」。我發現當我真能做到「靜而不思」的時候,一切智慧盡在其中。而且保持這種「不動腦的狀態」效果真的異常的好,其實思想中的那些胡思亂想根本就不是自己真正的思想,越排除它,自己就越純淨。大法弟子的一切都應該是超常的,思維方式我想也不例外,而且我們應該嚴格要求自己。

三、與常人講真象的技巧

1、投其所好,用心聆聽。

我們在和陌生人講真象的時候,一開始可以先聊一聊天,常人的一切都充滿著執著,但每個人又都有各自的特點,這是由於每個人背後所對應的龐大天體本身的特性所造成的。我們在聊天的時候可以儘量的投其所好,這樣我們就可以很容易的找到切入點,也能發現他的喜好。

2、投其所怕

我是廣東人。廣東人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特別保命,是凡關係到他生命的事情就特別敏感,對健康、養生的話題特別感興趣,而且越高的官員越是這樣,但廣東人又特別的奸猾,別看他們嘴上總掛著一句:「死就死吧,有甚麼大不了的」!其實這只是他們掩蓋自己內心的一句謊言,一捅就破,「非典」時世人的表現就很能說明這個問題。

因為我受到邪惡迫害,流離失所,所以我面對的一般是不認識的陌生人。下面以我平時講真象的真實情況以對話形式舉例:

最近廣東經常下雨,還鬧洪災,我來到一家店,一進門就衝著接待我的店員拋出一句:「又下雨,煩死了。」語氣中帶有對天氣的埋怨,但面帶笑容。這時店員為了招待你,一定會回你的話:「是啊,最近的天氣……」之類的話。然後我就接著說:「看來劉伯溫真的批得很準啊。」這時就會引起他的好奇,而且劉伯溫在中國幾乎無人不知,要是他真不知道就給他粗略解釋一下。

我接著說:「是啊,不單單是劉伯溫,還有《聖經》也預言了,這幾年中國天災人禍不斷,特別是從今年開始,會特別厲害。」講到這裏就要觀察他是偏重相信東方的神還是相信西方的神多一點,往下的對話中就特別突出他偏重相信的神的預言。如果他偏重東方的神,就多講釋迦牟尼、諸葛亮、紅眼獅子的故事等;如果他偏重相信西方的神就多講《聖經》、耶穌、羊血的故事等。

他會說:「是嗎?有這樣的事嗎?」
我就繼續說:「當然了,還很準呢。」
他會說:「真的?」
我接著說:「你知道大海嘯當天是甚麼日子嗎?(這裏稍停一下,讓他思考,一般人不知道)那天是毛XX的生日。還有5月5日那天也就是我們廣東下大冰雹那天,你知道是甚麼日子嗎?(也停一下)是我們農曆的立夏,北京還下大雪了,真是六月飛雪啊。預言說這些都是針對共產黨來的,特別是那些黨員、團員、少先隊員就危險了。因為共產黨在這幾十年的統治中殺的人太多了,有差不多八千萬人,而且它宣揚無神論,激怒了神靈,神就要清算它了.科學家們解讀了這些預言,都一一應驗了,所以現在全世界掀起了一股退黨團大潮,到今天為止已有兩百五十多萬人退出了,而且這個數字每天還在不斷的增長,我一開始就退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然後問他(她)你是否黨團員。

一般會得到兩種回答:

(1)回答是。那我繼續講:「那你還不快退出,保平安啊,關乎生命的事情可不是鬧著玩的,自己的命是最寶貴的。而且現在退團也很方便,在網上就有專門退黨的網站,叫大紀元……」。講到這我們可以順勢給他介紹一下大紀元網、動態網等被封鎖的網站。因為中國人被封鎖得太厲害了,很想知道外面的信息,特別是廣東開通了香港的電視台,但敏感的信息當局一定關掉,這早就引起民憤了,我們就可以藉機多說說邪黨的各種罪行,這也是一個講清大法真象和江鬼罪行的很好的切入點,效果都會很好,而且不會讓人有搞政治的感覺,一舉幾得,並且告訴他類似退黨的消息在這些網站都能看到,很精彩的(故意引起他的興趣,造成他有一種遺憾的感覺)。

介紹完了我就告訴他:「這麼好的網站也是被封鎖的,用一般的方法上不去,如果你想退黨(團)的話,你把名字告訴我,我可以幫你做這件事,保個平安對你個人也沒有任何影響,多好!」(如果他願意退的話我們就沒必要告訴他用筆名或化名也可以退了,因為這樣浪費時間,如果他在這方面還有所顧慮那就另當別論)。

(2)回答「以前是,現在早超齡不是了。」其實常人以前大部份都入過團、隊或邪黨組織,我就會跟他說:「你還記得你以前入團的時候要宣誓嗎?你記得你說過甚麼嗎?(這裏讓他思考一下)你舉著拳頭對著五星紅旗宣誓說要為共產邪黨獻身的。共產邪黨不是一直都說五星紅旗是用血染紅的嗎,那我們不是對著血旗發毒誓嗎?其實它是採用了一個極其卑鄙的方法,把你的命運和它綁在了一起,在神的眼中,發誓不是隨便發的,會靈驗的。而且你也知道共產黨不好,不得民心,你不聲明退出就是它的一份子,壯大它,幫它助紂為虐。你覺得為它賠上自己的命值得嗎?

這樣講他一般都會退了,如果他還有點猶豫不決,我就會跟他說用筆名、化名也可以退,他會問為甚麼,那我就告訴他:「神看的是人心,而不是形式,而且中國的政治環境很惡劣,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所以用筆名或化名也可以退,你自己心裏知道這件事就可以了」(有必要的話我就給他再講一講「羊血的故事」)。

然後我再問他:你有筆名嗎?如果他回答有,我就繼續說:「那你就用這個筆名就行了,很方便的。」如果他回答沒有,我就問他:貴姓?當他說出姓氏時(比如姓陳)我就會立即給他為設定一個假名,「叫『陳敏』就可以了」。這時他就會順水推舟的說,「那就叫陳敏吧」。於是就成功了,就可能得救了。成功率會很高的。

如果碰到那種特別頑固的人,到最後我就跟他說:「我們今天碰到了,也是一種緣份,我把這個關乎你生命的消息告訴了你,至於你退不退那是你自己的問題了,說白了和我也沒甚麼關係,我只是好心告訴你一聲。打個很簡單的比喻,我知道大海嘯就要來了,但我看到你還在岸邊曬太陽,那我一定會過去叫你快走,甚至拉你走,但至於你走不走那是你個人的問題了,你就固執著不走那我也沒辦法,對吧!我們平時辛苦工作,無非都是希望自己和家人未來的日子會好一點,但那必須要保證自己能活到那一天才行啊,否則一切都是白費。我們今天一走一過也不認識對方,以後你再想退還找不到人呢!」如果這樣他還不退,那就把這塊硬骨頭留到以後吧。雖然他沒有退,但你給他留下了好印象,讓他知道了真象了。

在勸世人「三退」這件事情上要儘量的做到一步到位,否則下次就得重來,有些人也許一輩子只能碰到一次,我們也不能浪費了師尊的苦心安排,但又不能陷入對結果的執著中去,畢竟一個生命能不能得救還是得他自己說了算,我們只要盡到責任,不給自己留下遺憾就行了。

四、注意談話的細節

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用善的一面,所以我們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講話的語氣、表情。時刻保持著笑容,還要細心聆聽對方所說的話。儘管常人說的東西我們不太願意聽,但這也是一種禮貌和尊重,切忌表現出不耐煩的情緒,這樣我們就可以留給別人好的印象,以後會有用的。而且我們還要注意不要陷入爭論,不要非得要別人接受我們的想法,我們要儘量做到做而不求;要讓對方知道我們是真的在為他好,為他著想,並不是要他給我們做甚麼,而且我們也不是要他轉變自己,我們只是要他明白真象從而擺脫邪靈的控制,以防將來遇到滅頂之災,那目地就達到了。

五、不要講高了

注意不要一開口就邪黨、惡黨、神啊鬼啊之類的,常人一時很難接受甚至會引起他反感的,我們在講真象的過程中就是在不斷的滅邪靈,慢慢的切入那樣會比較好,而且印象也會不斷加深,如果談話一開始就讓他反感陷入僵局那就很難再繼續了。我發現這個問題很嚴重,有些同修不注意,造成了很不必要的損失。我母親就在這方面被邪惡鑽了空子,從而損失很大。針對中國大眾思想中的「無神論」,她想告訴他們一些奇異現象從而證明神的存在,可她說的並不是我們這個常人社會的奇異現象,而是說了她修煉過程中出現的狀態,還有一些比較高的問題,所以不但起不到好的作用,還被別人說她「走火入魔」、神經病等,同修要引以為鑑。師父的講法不是也一直強調不要講高嗎?還有講真象中的某些用詞我們也注意要符合常人狀態,不要引起反感。

在這方面我一般會介紹發生在我們常人社會的奇異現象,例如:99年7月20日九大行星排成十字架形狀的災難性天象;台灣的觀音菩薩像落淚;四川樂山大佛出現佛光;新疆出現的三個太陽等這些有跡可尋的奇異現象,有些現象甚至報紙也刊登過的,這樣就避免了講高,而且也容易讓常人接受。常人社會的一切都是為大法所造就的,我想師尊為我們安排的東西已經足夠為我們平時證實法時所用了,不需要再講一些高於常人層次面的東西,我想常人也不配知道。

六、隨身配備3、5張光盤

我會隨身攜帶幾張光盤,裏面放著上網工具及使用方法、《九評》、《預言中的今天》、《江澤民其人》等資料,送給有需要的人。但我會選在給他講完真象,答應退出邪黨後再給他,除非那些堅持不退的人就另當別論。因為如果讓他知道自己也可以上到這些網站,他也許就會有所保留了,說不定我們一離開他的思想就會發生變化,常人的思想是不穩定的。所以我們儘量避免它。

七、隨身帶一些講真象的圖片

我們也可以隨身攜帶一些酷刑的圖片,這就成為中國大陸特有的酷刑展了。酷刑的圖片最好是有對比的,就是受迫害前與迫害後的對比。還配備一些常人社會出現的奇異現象的圖片,這些在明慧的圖片庫裏都可以找到,找一些自己認為合適的。這個方法我想到很久了,但因為我流離在外,沒有資料來源,所以不能實踐,有條件的同修試一下,我想效果應該不錯的。

以上是我證實法,勸世人「三退」的一些個人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我這樣講的成功率很高,每次基本上都是這些話(大同小異),我都把他寫下來了,到現在為止也就有十來個特別頑固的人不願意退出惡黨組織的,當然,有些也是經過我三番五次的講真象才退的,但大多都是經我一說就退了,可以說效果是相當不錯的,希望能對同修有所啟發。中國有句古話: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因為人各有特點,所以只有身處該地的人才最清楚當地人的特點和需要,希望大家注意累積經驗,熟練了就不難了。現在我覺得講真象一點也不難,特別是現在的正法進程在快速的推進,關鍵還是法要學得好,正念正行,以及對自「我」的突破與放棄。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邪惡總在不斷的干擾,一方面不停的往我大腦裏灌「你做得不錯,你真行,了不起啊」等等這些話,我知道這是我沒去掉的歡喜心讓邪惡有機可乘,意識到後,就立刻把它鏟除了;另一方面邪惡不斷的干擾讓我放棄,還讓我的身體出現很多不正常的反應。這是第二次投稿了,第一次在送往明慧的時候弄丟了。我知道邪惡之所以這樣干擾是因為它們的末日快到了,它們處於萬分恐懼之中。所以我就決心一定要寫出來。

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希望大家共同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