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姚玉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3日】驚聞姚玉花、柏根娣阿姨一起被抓,非常感慨。一個號稱「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連這麼好的人民都要抓,天理何在!

改革開放後,姚玉花作為上海市千千萬萬個下崗工人中的一員,是悲哀的。可作為法輪大法中的一員,她又是幸運的。1998年,她曾用女兒的一個夢來形容自己的處境:她盤腿坐在一口大鍋裏,鍋下是熊熊烈火──幹烤。她的幸運在於有師父教給她的法理,能夠平靜對待遇到的一切艱難困苦。在兩次上崗機會被別人「貍貓換太子」後,她說:「誰能上崗都是一件好事,別怪她們。」99年她曾有機會去做穩定的賓館客房工作,只因為當時正做著的家政脫不開身,替東家著想,就毅然放棄了相對比較好的待遇。事事替他人著想,是姚阿姨的風格。

99年7.20後,由於中共的謊言宣傳,她的就業之路歷經坎坷。她曾在一家日本料理做活,她的勤奮、誠實贏得了店主的信任,很快就將整個店託給了她,可一聽說她煉法輪功,店主便戰戰兢兢,在壓力下辭退了她。在大的商廈,在小的店面,在送報點,……沒有一次是因為她的過失而離開,每一次都有一隻無形的手,讓人害怕她煉法輪功的身份。每一次,她都坦然面對,去告訴人們,真善忍是最美好的。

一次店裏幾條中華煙被騙子眾目睽睽下調了包,當下最興的是「假貨真賣」,店裏、個人都不損失。可姚阿姨說:「騙子騙了我們,我們再騙顧客,我們也成了騙子,這種事不能做。」人們不理解,她便主動承擔了幾千元損失。家裏人不幹了,「你累死累活得幾個錢?一傢伙多少個月白幹了。不如別幹了。」

她耐心的跟家人說:「我在場,我也有責任。不能轉嫁危機給買主。」家人畢竟有長期的薰陶,很快理解了她。

姚玉花的幸運還在於修煉後她擁有同齡人所難以擁有的健康體魄。精力充沛,幹勁沖天,不知疲勞為何物。通宵夜班下來,有時還要替班,同事稱她是「鐵人」。幫助體力弱的同事是她不言而喻的事;店裏的商品破損了、過期了,洗潔精、草紙用完了,她總是默默的,用自己微薄的收入買下、替換好,從不張揚。可店長知道:「姚玉花,曉得又是儂買咯,咯種事體只有儂做。」在她的帶動下,小環境你謙我讓,和睦常在。

在一個物慾橫流的社會中,官兒們忙著撈錢,許多人為些許利益雞爭狗鬥,而姚玉花們這些人,擔當起了社會的脊梁。

可這樣的人,99年7.20後,「黨」國認為「太多」了,不允許他們立足和生存,甚至要他們噤聲。一次又一次上門滋擾,逼得她只能進京上訪,從警署被逼跳樓致多根肋骨骨折、骨盆骨折、血氣胸。抬回家後,本就抹不開身的家裏多了倆24小時監視居住的聯防隊員──聯防隊為官害民,耗去的,正是龐大財政開支中最應用於民眾治安的那一部份。本末倒置。──(姚玉花曾這樣形容她家的「門」:補丁落補丁,一踹就開;省了帶鑰匙,不須防盜。)當時家人的承受可想而知,兩個陌生大男人與這一家男男女女共居一室,這樣的屈辱,在自由國度裏生活的人們,是不能理解的。受傷的身軀,經北京的醫院簡單處理,僅靠大法的神奇和自己的正信,很快恢復了健康。一個月後,她已經能夠雙盤打坐一小時;血氣胸、骨折不治而癒,沒落下任何後遺症。

這一次,據說因為她和柏阿姨與人在街上說說話就被抓、被抄家,真是悲從中來,這樣的國家還有救嗎?我相信,姚阿姨所講的,一定是對這個國家、社會、人民最好的道理。語言,是一種天賦人權,眾口難堵。以言治罪,是不能長久的!迫害一個如此純潔、善良、美好的生命,是人的恥辱。希望正義的人們,關注她們的命運,使她們早日恢復自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