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嚴冬 迎來明朗的夏天(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0日】今天是來到曼哈頓剛好一週。冬天的寒假也是我在曼哈頓度過我人生之中最有價值的一段時光──紐約街頭向行人講真象。現在是我的暑假,芝加哥法會一結束,我又來到曼哈頓的街頭和加拿大、台灣以及其他地方的同修一起,向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白領、藍領的紐約人揭露發生在中國的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的真象。

雖然只有短短的一週時間,對不起冬天的情形,我感觸太深,我將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感受紀錄下在我們的酷刑展上發生的一幕幕的真實的畫面。

* 世人在覺醒

冬天的紐約十分的寒冷,但是有些紐約人的冷漠更使我的心倍感嚴寒,他們對我們遞上的真象資料熟視無睹。而現在,令我驚訝的是越來越多的人都會伸手接過去我們的傳單,而且大部份人都願意簽名表示支持。其中許多人是自己主動的問,「我能為你們做些甚麼?」另外的百分之五十的人大多數已經了解了迫害的真象,畢竟我們在曼哈頓已講了一年的真象了。

有一次,一位阿拉伯裔的紐約人很有耐心地聽我講述了無辜而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只是為了不放棄真善忍而被迫害的事實,他表示了同情。當我希望他為我們的請願書上簽名時,他沒有表示同意。我依然是真誠地感謝他,我在內心告訴他,「你今天不簽名,但是只要你有這一份善念在,你一定會得救的。」沒過一會兒,我卻發現他正在另外一個同修那兒簽名。我由衷的笑了。還有一個非裔年輕人,他很樂意地接受了資料。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非洲裔的美國人都十分樂意支持我們。但出乎我的意外,他對我的請求卻很乾脆地說,「No.」我對他說,「儘管你不想簽名,但你願意花費你的時間來了解發生在中國的這場迫害,所以我知道你是一位很有善心和正義感的人。」他微笑著離開了。大約十幾分鐘後,他又出現了,徑直走到我們的桌前簽下了他的名字。

有許多的人匆匆走過雖然沒有停下來為我們簽名,但是他們的內心是完全認同真善忍的美好,我從他們微笑的眼神中讀出他們對大法的肯定態度。

我深深地感到經過一年多的曼哈頓街頭講真象,邪惡已被大量的清除,世人都已經在覺醒。我們已經從嚴寒的冬天走向了明朗的夏天了。

* 渴望著的生命

當一個生命選擇了支持大法,這個生命就得救了。在徵集行人的簽名時,時時會發生讓我感動不已的場景。

這是一位非裔紐約人,他是第二次來到我們的酷刑展。我問他是否聽過法輪功受迫害的事,因為我們在街上講真象已有一年時間了。他回答說,「是的,但是我並沒有在意,以為是反美國政府的。直到前幾天我才明白是中國政府正在迫害善良。」我又告訴他,我們這些學員都不是紐約人,我們來自英國,台灣,以色列,日本,還有來自美國各州。我們節省下自己的錢,放棄自己的假日,一批批的法輪大法弟子從世界各地來到紐約,不管是颳風下雨,嚴寒酷暑,日復一日地站在街上,目地是為了告訴世人正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的屠殺。我們希望所有人都知道這些罪惡,共同來制止這種暴行。他非常贊同我的話,他認為發生在中國的迫害不只是中國人的事,而是對全人類基本人權的侵犯,不同的國家和種族,所有的人都應該speak out(呼籲)。我說我們即將有一場義演音樂會,這是為營救在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兒童而舉辦的,他們在小小的年紀就失去了父母,只是這些善良的父母不願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害死,被勞教,被迫流離失所。他馬上寫下了訂票的熱線電話。

另外有一對夫婦,在簽完名之後,當我提到為營救在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兒童而舉辦音樂會時,他馬上脫口問,「是義演?」在得到我的肯定回答後,他說,「這是一種非常高尚和正義的行為,我一定全力表示支持。」當他離開時,拍拍我的肩頭真誠地對我說道,「你們在做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請堅持下去。」他溫暖的話語久久地在我的心頭迴盪,我明白這是他明白的一面在鼓勵我們。

還有一位善良的美國白人,大概已經聽說了迫害的真象,當我遞上請願書時,「Of course!」他說著毫不猶豫地簽上他的名字,並且掏出錢包想要為我們捐錢。我告訴他我們不接受任何錢財的捐獻。

我希望他能夠來欣賞為了營救被迫害死了的法輪功學員的孤兒而舉辦的音樂會。他表示他無法來因為他必須上班,但他馬上說願意給我一張音樂會的票款,作為他的一份心意。我婉言謝絕了他。他的這份正義和善良真的令我動容。

每天都是有無數的人駐足在我們的展板前,有的拍攝下酷刑的鏡頭,有的仔細地閱讀有關迫害的內容。來自不同的種族,不同的文化背景的人卻一次又一次地問著我們同樣的問題,「為甚麼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卻要受到如此殘酷的迫害?」是啊,生活在自由領土上呼吸著新鮮空氣的人們是無法想像得到中國普通老百姓在中共的恐怖統治下,失去了最基本的人權,連做一個好人的權利都被剝奪了。我一遍又一遍地向行人揭露共產邪靈對中國人的殘暴統治。我的嗓子已經有些沙啞,但是我無法不去理睬人們想要了解真象的渴望,我知道人們了解到了迫害的真象後,這些生命都會毫不猶豫地站在了大法的一邊。

好幾次,我試著向一些匆匆走過,看似外貌冷漠的行人請求他們的簽名時,沒有想到,他們的回答卻是那樣的令我感動:「I like to help!」(我願意幫忙),「Why not?」(為甚麼不呢?)「of course!」(當然可以) 「I hope it will work for you!」(我希望這簽名能對你們有所幫助)。

眾生明白的一面都渴求著被救度,他們真誠的態度和對大法的支持使我的心久久難以平靜。

* 可貴的中國人

根據我冬天在紐約街頭講真象的經歷,通常中國大陸人是不接受我們的傳單的,每當有中國大陸人路過我們的展位,我們總是試著微笑的向他們打招呼時,他們大都不予理會。但是現在情況卻明顯的不一樣了。

有一天,兩個騎自行車的大陸人很好奇的被我們的醒目的「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所吸引,他們並沒有過來,而只停車在遠處朝我們這一邊張望著。我馬上向他們走過去。從他們的外表和口音,我知道他們是福州人。我自己也在福州人開的餐館打過短工。我看著他們像牛似每天在廚房幹活12個小時以上,只有吃飯那半個小時的休憩。但是他們卻不覺得苦反而卻很快樂,因為他們可以賺到數目不少的美金。而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中國農民的命運真的像牛一樣,吃的是草,擠的是奶,最後被宰割得只剩下一副骨頭。

這兩個福州人,其中的一個問我,「你們是不是拿了法輪功人的錢,才站在這兒為他們做事?」我一聽就笑了,我問他,「如果你的媽媽因為煉法輪功被抓走,又被打死了。作為兒子的你是否要為她去伸冤?你一定希望所有的人都知道真象,來幫助制止這種暴行。我們都是法輪功學員。」還沒等我把話講完,他馬上說,「我明白了。」我送給他們中文的資料,他們愉快地收下了。我叮嚀他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因為這一定會給他們帶來福報。看著他們感激的笑容,我真的感到非常的欣慰。

在我到紐約的第一週講真象的過程中,我發現不少的中國人會伸手接下我們遞上去的資料。有時候看到匆匆路過的中國人,我總是追上去把大法的真象資料遞給他們。想到師尊再三地提到當今的中國人都是來得法的,其中很多生命的來源層次是相當的高。但是絕大部份的人卻被中共的謊言所欺騙而對大法有負面的認識,他們是急需要被救度的生命。

又有一天,一位年輕的有著學者般風度的中國女子停留在我們的展板前,靜靜地讀著真象資料,我遞給她VCD和中文的小冊子,她又靜靜地全部收下了,我又要求她為我們簽名,她依然是靜靜地寫下了她的名字。我問她是否來自台灣,她微笑著告訴我,她是中國大陸人。我略為有些驚訝。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我深深地祝福她:可貴的中國人,你已經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 尋找正法的小伙子

當這個年輕的非裔紐約人聽完我講完迫害的真象後,他又很有興趣的問我甚麼是法輪功。當他又進一步地問我關於「周天」這兩個字時,我不禁對他刮目相看了。原來他竟然對古老中國的氣功頗有研究。我告訴他我們的師尊在《轉法輪》一書中,專門有一節談到「周天」。當我說法輪功是所有氣功中最高層次的正法修煉時,他非常興奮地想要學法輪功。我告訴他最好的修煉方法是參加集體的學法和煉功,我給了他所有大紐約地區的煉功點的聯繫人的資料,以及公開的煉功地方。我說,「任何一個法輪大法的學員都會非常樂意地無償向你教授功法。」他高興的一再向我表示感謝。

另一個的他是一個遊客,來自俄國,他是那樣的年輕。當我告訴他中共五十多年的暴政使八千萬的中國人失去了生命。他說共產獨裁頭子斯大林在統治蘇聯時,俄國人也喪失了幾千萬的生命。他完全同意共產黨是一個邪惡至極的邪靈。他認為中國共產黨滅亡的時候也快了。隨後,他告訴我他正在練一種中國的氣功,他並不知道他的師父是誰,但他可以感到氣的運轉。他對我所談到的有關法輪功的一些高深的法理,完全明白和了解。我直覺到他這個生命是應該和法輪大法有緣的。因為他第二天就要離開紐約回到俄羅斯,我希望他上網去查找莫斯科當地的大法學員的煉功點,也可以免費下載俄文版《轉法輪》,試著比較一下哪種功法更好些。他非常樂意的接受了我的建議。

我將在曼哈頓度過我的整個暑假,每天我們都是在嘈雜和廢氣充塞的街頭堅持不懈地向熙熙攘攘的人群揭示正在中國發生的邪惡對正義和善良的迫害,儘管我們的生活是如此的清苦,一個饅頭加點鹹菜,通常是我們的午餐。但是,當越來越多的眾生了解了迫害的真象而站在大法得一邊,還有甚麼比救度眾生更讓人感到有意義和更快樂的事呢?

我將會陸續的寫下以後發生在我周圍的感人的經歷和真實的故事,這些只不過是整個正法行程中的幾朵小浪花,但它可以從一個角度反映出:世人正在覺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