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0日】

  • 給王辛莊村書記趙六、林堡鄉派出所長王傑英的公開信

  • 致錦州市國家安全局二處宋振明、李貴文的公開信

  • 給王辛莊村書記趙六、林堡鄉派出所長王傑英的公開信

    6月12日晚11點左右,河北蠡縣林堡鄉王辛莊村書記夥同林堡鄉派出所大約15人左右,非法抓捕了正在講真象,救度世人的本村大法弟子朱彥芳和崔小改。致使朱彥芳被非法拘留,崔小改正念走脫,現流離失所。據知情者透露,幾年來,村書記趙六緊跟江氏流氓集團,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對本村的大法弟子實施跟蹤、蹲坑、非法監視、罰款、甚至非法拘禁,多人多次遭到迫害。派出所所長王傑英對正念走脫的大法弟子崔小改的親屬也實施了蹲坑,監視,妄圖再次迫害大法弟子。

    縱觀歷史,哪個迫害正法修煉的沒有得到懲罰?兩千多年前,稱雄全世界的大羅馬帝國因迫害基督徒而被四次大瘟疫滅亡;文革中因砸廟毀佛像而遭報的例子還少嗎?為甚麼歷史的教訓就不能引以為戒呢?昧著良心幹壞事,對自己有甚麼好處呢?把自己的鄉親綁架到監獄,遭受酷刑,你們心安嗎?害人害己呀!你們到北京、到各地找崔小改,勞民傷財,這又能怨誰呢?派出所本來經費就緊張,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想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撈甚麼好處和政治資本都錯了。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頭腦不清醒、盲從上級的人都沒有好結果。

    朱彥芳和崔小改只是修「真、善、忍」做個好人,行使了法律賦予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權利,何罪之有?當法輪功真象大白之日,你們將如何面對她們和她們的家人呢?如何面對父老鄉親和你們的同事同僚呢?你們將如何面對法律的審判和道義的譴責呢?一位作家的母親對兒子這樣說:「孩子,當你做一件甚麼事情的時候,你都要摸一摸自己的良心,十年之後,會不會後悔?」

    長期以來,江氏流氓集團動用了全國的宣傳機器,對法輪大法進行了前所未有的肆無忌憚的栽贓陷害,對大法弟子動用了集古今中外之大全的邪惡至極的酷刑折磨,致使2000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幾十萬人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監獄,還有無以數計的人妻離子散,流離失所。這些酷刑的迫害發生在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等這些陰暗的角落裏。而世人還在謊言的毒害下不知道真象。更鮮為人知的是江氏還在國外輸送了大批的特務,迫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

    可是用強制手段想改變人的信仰,又怎麼可能呢?因為大法弟子是明白人生真正意義的人;是放棄世間執著的修煉人。現在法輪功洪傳全世界78個國家,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和「全球審江大聯盟」。面對一浪高過一浪的審江大潮,面對全世界要求停止迫害的正義之聲,你們卻在這個時候緊鑼密鼓的參與了迫害,你們只顧眼前名利,不管身後結果。你們這是對自己和家人不負責任啊!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每個人都得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擔責任。你們好好想一想,你們做的哪一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情不是在違法呢?你們也可能說,這是上級的指示,可你們要知道,按照上級的指示,你觸犯了法律就不負法律責任了嗎?現在各級政府都在回收曾經下發的有關迫害法輪功的文件,銷毀罪證。如果你們為所欲為,當法輪功冤案平反昭雪時,你們的上級為了自保,會把責任都推到你們身上。你們就是替罪羊,都逃脫不了法律的制裁!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迫害好人是要遭天譴的。咱縣就有很多迫害大法的人和家人遭惡報的,現舉幾例:

    1、蠡縣職教中心北街有一婦女經常撕大法真象,別人勸她也不聽。還說:「甚麼報應不報應的,我不怕。」時間不長,她的兒子被人扎死。自己在迷中做惡,連累子女,後悔晚矣。

    2、蠡縣北沙口村揭撕真象傳單者遭報

    蠡縣北沙口村委會委員孟中子被江氏謊言所矇蔽,經常揭、撕電線桿上張貼的法輪功真象材料。2002年孟中子突然偏癱,後經多方治療也不見好轉,而且病情越來越嚴重。老百姓都知道這是他揭撕大法資料得的惡報,村裏的人都說:「現在傳單可沒人撕了,撕了不好,會遭報應!」

    我們給你們寫這封公開信,沒有惡意,是真心為你們好,驚醒吧,不要再幹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不要跟江××走到絕路上去。把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朱彥芳要回來,她也有家,也有親人,也有孩子。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現在全世界特別是我們國家災禍橫行,多少人遭難。這都是上天對人的警告。

    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來,驚醒吧!


    致錦州市國家安全局二處宋振明、李貴文的公開信

    宋振明、李貴文:

    隨著你們惡事的做多,你們的名字漸漸地被錦城人民所知曉。前不久,由於你們二人的又一次綁架,導致大法弟子王志剛被非法教養。這是你們綁架的第多少個大法弟子了?恐怕你們二人也說不清楚。由於你們一次又一次的無故抓人,導致了多少家庭悲劇,使多少人蒙受苦難?誰沒有父母兄弟、妻子兒女?你們花著人民的納稅錢迫害人民不但心安理得,而且毫不手軟。

    自從江氏利用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你們就充當了幫兇。你們採取對大法學員進行跟蹤、盯梢、打探、電話監聽、盜竊物品、撬門壓鎖等流氓特務手段積極地參與違背《憲法》的犯罪活動。每次撬門壓鎖進屋後,見到現金你們時常揣入腰包私分。幾年來,你們的陳、王二位局長無所事事,把主要精力放在助紂為虐上,帶領你們做過多少惡事,恐怕你們自己也說不清楚。遠的不說,僅2004年2月至7月,你們就抓了多少修心向善的好人?下面把你們在這半年中的部份惡行公布如下:

    2004年農曆新年剛過,你們就抄了大法弟子邵明剛和李鳳君的家,後來導致兩人被迫流離失所,兩個多月後你們在山東將二人非法抓捕送去教養;

    3月份,你們綁架了大法弟子曲偉,沒抓到證據就把她交給了市公安局,市公安局「610」的惡人李協江敲詐了她丈夫幾萬元錢,才將她放出;

    4月,你們綁架了大法弟子劉萬勝,同時抄了劉的住宅和他經營的商店,撬開商店的金櫃,搶走現金數千元,並盜走一些貴重物品。當晚你們對劉萬勝刑訊逼供,打得他遍體鱗傷,面部變形,但劉萬勝一句口供也沒有。第三天,你們找到劉的兒子,敲詐3萬元沒得逞,便把他交給了市公安局後送到錦州教養院勞動教養。6月,劉的妻子周華前去錦州教養院看望丈夫,卻當場被綁架到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勞動教養,可憐家中只剩下未成年的兒子,艱難度日;

    5月1日清晨,你們闖安居夏小區,將第二天要舉行婚禮的大法弟子戚明力強行綁架,同時還綁架了新娘子敬晶和敬晶的母親郭義,搶走新房裏的現金7000元、筆記本電腦一台和其它物品。小戚的婚禮一切準備就緒,小戚家吉林四平的親屬趕到了,他大學的同學們也陸續趕到了,沒想到一對新人和岳母就在婚禮的前一天突然被抓。事後有人私下裏問你們:「既然跟蹤這麼長時間了,為甚麼才抓他?他第二天不是要舉行婚禮嗎?」 答曰:「就決定在他結婚的前一天抓他,禍害他!」 過去打家劫舍的土匪還講個「義」呢,可你們連土匪都不如,而且毫不掩飾自己的流氓痞子本性。對戚明力酷刑逼供沒得到口供,你們照舊把他交給了市公安局將他送去教養;

    7月21,你們勾結市國保大隊的惡警們,抄了大法弟子劉學元、王嬌、王麗閣、時鐘錦的家,搶走物品無數;又在半路追捕姜大偉。最後你們綁架了劉學元、王嬌和姜大偉,你們把劉學元和姜大偉打得滿身是傷,但大法弟子的意志是金剛鐵鑄的,你們白費力氣,未得到口供。

    在這之後,市內大法弟子及時將你們的卑劣行徑曝光於世,你們才收斂了一些時日。可事隔不到一年,邪惡的本性使你們又開始瘋狂行惡。2005年4月20日你們二人跟蹤綁架了凌河區老保北裏大法弟子王志剛,之後對其家人敲詐未遂,你們把他轉交給太和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方紹申、李先文和高秀文,幾天後這三個惡警未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就把王志剛送去教養,目前王志剛正在錦州市勞動教養管理所遭受迫害。

    讓我們看看被你們無辜綁架的大法弟子都是些甚麼人呢?

    僅以最近被綁架的王志剛為例:王志剛,男,41歲,原錦州鐵路東車輛段職工。修煉前他患腰椎盤突出和偏頭痛等疾病,被病痛折磨得十分痛苦,每天下班後,他一進家就躺在床上,甚麼活也幹不了,連單位分大米都扛不回家去,多方尋醫問藥,但久治不癒。病痛的折磨使王志剛心情煩躁,脾氣越發不好,夫妻時常吵架。在單位裏他也是斤斤計較,從不謙讓,一次他與車間調度吵架,竟然追著對方大罵。那時的王志剛活得很累,心裏很苦。1997年秋天,經人介紹,他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久所有疾病不翼而飛。從此他身體健康了,心情舒暢了。他努力用煉功人的標準「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工作崗位上任勞任怨,服從分配,與同事和諧相處,看淡名利。在家裏他主動承擔家務,夫妻和睦,親朋好友無不驚嘆王志剛的身心巨變。可是這麼好的功法卻遭到邪惡小人江澤民和中共惡黨的殘酷鎮壓。1999年迫害發生後,王志剛憑著做人的道義和良知進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遭到拘留、罰款的迫害,後又因為拒絕觀看單位組織的誹謗大法的圖片展受到開除公職的處分。幾年來他為了養家糊口,四處打工。 現如今他又被你們非法劫持並判了勞教,家中的妻兒欲告無門,孤苦伶仃。

    每次你們暗地裏綁架人之後,從不按照《警察法》的有關規定通知家人。好端端的一個大活人沒了音訊、生死未卜,經過多方打聽才知道是被你們抓走了,隨之而來的就是拘留、敲詐、勞教和恐嚇,家人的承受到了極限,精神都要崩潰了,那日子是怎麼熬過來的你們知道麼?難道你們的心腸比蛇蠍還狠?當你們進入暮年之時,你們的子孫或許會直視你們的眼睛問:「在那場政治大迫害中,你都做了甚麼?」你們何以對答?平心而論,你們與大法弟子打交道好幾年了,我們是甚麼人你們完全清楚。你們發現一例像媒體所說因煉法輪功而走火入魔、殺人、自焚、投毒的嗎?如果是那樣,不用江氏興師動眾,誰都不會再煉了。電視上表演的全是托兒,那是在拍戲給人看。試想在一個社會裏如果說真話要被抓起來,善待他人要被迫害,寬容忍讓不被允許,這個民族還有希望嗎?我們發傳單是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為自己喊冤的一種方式。因為「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

    歷經血腥風雨考驗的大法弟子以堅如磐石的意志告訴人們:「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想想看這些年你們綁架了這麼多大法弟子,對他們施以酷刑,哪個屈服了? 哪個出賣同修了?江氏叫嚷三個月內鏟除法輪功,可是6年過去了,法輪功在中國消失了嗎?在錦州消失了嗎?法輪功依然是法輪功。

    法輪大法只有在中國遭到鎮壓,而在國際社會已經成為合法的信仰團體,在世界上七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廣泛的修煉民眾,受到各國人民的普遍歡迎。目前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已經有三十多種語言文字的譯本,在全世界各個國家公開發行,同時可以在互聯網上免費下載。

    江氏及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血腥鎮壓已經受到了國際社會的關注。2002年10月,江澤民到美國訪問期間,在芝加哥被告上法庭,控告他在過去的4年裏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行」。而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和「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相繼成立,世界各地紛紛燃起了「審江」之火。繼美國之後,比利時、西班牙、台灣、德國,韓國法輪功學員又起訴江澤民。除了江澤民,一些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政府官員也被起訴:湖北公安廳長趙志飛、原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北京市長劉淇、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原中央政治局常委、610辦公室主要負責人之一李嵐清、原山東省長,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吳官正、原政法委書記,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羅幹、原遼寧省省長薄熙來、原教育部長、現任國務委員陳至立等人在不同時間和地區被告上了不同的法庭,控告他們對法輪功修煉者犯下的罪行。正義終將戰勝邪惡,所有參與這場政治迫害的人都將為自己的罪行負責。

    面對這場迫害、面對中國社會的未來走向,在這歷史的轉折關頭,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內省和反思。可以斷言:所有參與迫害的人都將成為「最終的受害者」。這些人將面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的眾多起訴,必定要面臨法律的制裁。

    現在就連中共的高官都在為迫害大法而後怕。「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人有眼前利益,更有長遠利益,現在的形勢與前幾年已經大不一樣了,你們為甚麼不靜下心來思考思考或觀望一下呢?宋振明、李貴文:在這亂世之中,還是放自己一條生路,為家人積點陰德嗎!

    巍巍的古塔見證著這裏的罪惡,緩緩的凌河敘說著這裏的冤情,我們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人不親土親,「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請你們二位放下屠刀吧!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面對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上天也不會熟視無睹,一定會清算它的惡行,看看目前在中國大陸上發生的天災人禍,這不是上天給人的警示嗎?

    不能改變的是逝去的歷史,可以改變的是未來的選擇。為了你們家人的幸福,為了你們生命的永遠,清醒理智地做出正確的判斷吧。我們期待著你們沒有泯滅的良知再現。也許迫害好人並非是你們內心的意願,從某種意義上講你們也是這場浩劫的受害者。你們雖然做了傷天害理之事,只要能棄惡從善,並將功補過,就能洗刷罪業,贖回未來,就可以踏上一條光明之路。我們良言相勸,不記恨你們,希望你們能聽進去;或許神已經警示過你們了,只是你們不悟。希望二位認真掂量掂量我們的話,真正地為自己負責,也為他人負責。「禍福就在一念間」。

    最後以我們師父的兩段講法結束此信:「實際上人幹壞事都在後來一個甚麼時候會遭報應,只是人不悟,不相信,出了事認為是偶然的。」 「 告訴大家,中國大陸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天災人禍,已經是針對那裏眾生對大法犯下罪惡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

    祝二位洗去罪業得福報。

    錦州市法輪大法弟子
    2005年7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