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春風化雨」還是腥風血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7日】我是50多歲的農村婦女。從7歲開始就喜歡隨母親到廟裏拜佛,誰知拜來拜去竟是一場空,到老了才得到師父的高德大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許多法理,我經過實修,都有不同程度的體悟。心靈淨化、道德回升、家庭和睦、祛病奇效、元神離體、搬運功能、身體飛升、天目等等,等等。江澤民政府打壓開始,我百思不得其解。政府的大喇叭、電視電台不是也常叫喊著甚麼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嗎?修大法的人,是經過實踐得出的結論──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嫉妒,容不得「真、善、忍」在中國存在,利用中共黨、政、軍、警、特等殘酷鎮壓「法輪功」修煉者,同時鋪天蓋地造謠,欺騙著不明真象的民眾。江氏流氓集團對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億萬修煉者採取的政策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把偌大的中國變成了人間地獄。上至中央機關,下至居民委員會;大至90歲老人,小至幾個月孩子;無論專家、教授、學者,也不論工人、農民、軍人、幹部和學生;城市、農村、高山、平原,天南海北,只要信仰「真、善、忍」無一倖免,就連為其惡黨立下過汗馬功勞的老紅軍也在劫難逃。集古今中外酷刑之最,都用在修煉者身上。江氏流氓集團的罪惡用「罄竹難書」都難以表達!

在中國大陸勞教所、洗腦班等到處書寫著,電視裏或演講團也口口聲聲高叫著「春風化雨」,意思是它們以春風般溫暖感染所謂「癡迷者」,使其得以轉化。偌大的謊言,真是令人目瞪口呆!是「春風化雨」,還是腥風血雨?大陸的億萬法輪功修煉者,億萬修煉者家屬,億萬明白真象的民眾都可以見證!就連那些被所謂轉化過的人不是也說由於肉體上精神上難以承受才違心寫「五書」嗎?有的回家後痛哭,痛苦,極其後悔,又寫嚴正聲明「五書「作廢。

為了向政府反映情況,我隻身去北京上訪,誰知卻遭到惡警抓捕、辱罵,毒打、關押,進了拘留所。這信訪自由原來是假的。它們強迫我進行繁重的體力勞動,在一次勞動中我正念闖出。之後我又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上訪,俗話說:大官好見,小鬼難搪,原以為也許最高人民法院可能會主持公道,不料,照樣抓人,把我送回當地公安局。局長遭到上級斥責,氣急敗壞,惱羞成怒,給我帶上了一個40多斤重的腳鐐,並戴上手銬,還得意洋洋的說:「東北最大的兩個腳鐐給你帶上一個。」

十多個惡警輪換著毒打我一個弱女子,拳打腳踢不算,還用高壓電棍電,將我電致昏死過去。晚上等我甦醒過來,一個孫姓惡警喝完酒回來對我施暴,手打累了用腳踢,腳踢疼了,用鞋底打,我又一次昏過去。白天見我醒來,把我手腳扣在一起,逼我在院子裏走,不一會腳脖子磨爛了,鮮血直流。晚上不讓我睡覺,手銬腳鐐不給摘,兩隻胳膊成一字形固定在鐵架上。當時我想:「我當一輩子農民,艱苦一輩子,有時甚至填不飽肚子,我都沒說過共產黨一個不字,我的要求不低嗎?今天,我修真善忍有甚麼錯?犯了甚麼法?如此殘害我?這也才讓我知道了應該怎樣去理解「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的真實含義!

後來我在地上拾到一個小小的釘子,往腳鐐上一捅開了。這樣,我晚上打開,白天扣上,才度過了這一難。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其實遭到殘酷迫害的不只是我自己,我親眼見證學員遭酷刑就像是家常便飯。有一個十多歲小姑娘姓王,被打得渾身紫黑色,99年11月隆冬季節,讓她穿線衣線褲在外面雪地裏站了幾個小時,僅在這裏我見證到的就有數百名學員遭到迫害。

沒過幾天,非法判我勞教一年,送往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免不了被惡警毒打,電棍電,竹板打臉,不讓睡覺,從早上四點到晚十點強迫勞動等。後來因為我堅持修煉,將我由四大隊轉送到最邪惡的二大隊。這裏的隊長姓張,管教姓郝,還有一個沒結婚的女管教。打、罵、電棍電這是輕的。更慘的是把我綁在死人床上,不能動,吃喝大小便都在死人床上。在這裏,我見證了一個女學員被綁在老虎凳上七天七夜。樓上樓下,晝夜不停的打罵聲,痛苦的呻吟聲不絕於耳,此起彼伏,慘無人道,無以言表。我在這裏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還被加期三個月才放回家。

寫到這裏我產生了一個念頭,如果這是在一個有民主講人權的國家,而不是像現在在這個中共以權勢壓人的國家,就我這麼一個農村種地為生,文化不高、年齡不小的婦女,都敢在公眾面前與全國公安局,勞教所、監獄的惡警辯論,它們是「春風化雨」的規勸者,還是腥風血雨殘酷迫害好人的惡棍,我會用大量事實把它們駁得體無完膚,當然中共從來沒有過,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讓老百姓講話、申辯。

2002年,我又被當地派出所610綁架到洗腦班。我絕食抗議邪惡對我的迫害,惡徒們就野蠻給我灌食,先用細管,後用粗管,插不進去就使勁捅,每次灌完後,都吐一陣子血,身體被折磨得極度虛弱,奄奄一息,惡人害怕了,想推卸責任,急忙把我轉送到長春洗腦班,把我抬進屋裏,送我的惡人趕緊走了。第二天我又出現昏迷狀態,用打氧氣維持生命,見我實在不行了,惡警才讓家人把我接回。

因305插播事件,我又被它們抓捕進行迫害。三個警察,二個醫務人員給我灌食,我一口氣沒上來,把我灌死了,大夫見我眼睛都定了。它們慌忙離開了,把我一個人放在醫務室裏。就在這時,我覺得一隻大手在前面從頭頂往下一抹,我立刻醒了,並坐了起來,見屋內無人,悟到,是師父救我,讓我離開這裏。我光腳走出醫院,又一次逃離了虎口。一位賣冰糕的好心人給了我一雙拖鞋;善良的出租司機把我送到女兒家,也沒管我要錢。

我幾進幾出,沒與邪惡簽下任何字據,都是堂堂正正的闖出來,心裏當然很高興。但是卻受到親人的毒打,我難過極了。

回到家裏,由於謊言、欺騙,黨文化的灌輸毒害,加之共產黨歷次政治運動造成人們對中共的恐懼,使親人變得冷漠、消極、自私,他們把江澤民和共產黨迫害大法弟子給家屬帶來的精神上的痛苦和物質上的損失,都嫁禍在我的身上,把怒火怨氣都發洩在我的身上,丈夫對我常常是張口就罵,舉手就打,一次他拿起花盆砸到了我的頭上,真是往死裏打,還有一次用拳頭打我的眼睛,差點把眼珠打出來,流了一堆血。我一向任勞任怨,善待老人,撫兒育女,體貼丈夫,然而,就為信仰「真、善、忍」一心做好人,不但遭到共黨政府的迫害,還受到家庭親人的毒打。這個社會正常嗎?這個共黨「偉、光、正」嗎?我常常在心裏呼喚著:善良的人們啊!親人啊!清醒吧,認清共產邪靈的謊言、欺騙、暴力、恐怖、邪惡、流氓的本質吧!開啟你的良知,明辨是非,伸張正義,讓我們共同窒息邪惡,共同走向美好的未來。

回顧過去我幾進魔窟,都是抱著「放下生死」,這一念闖出來的。沒有師尊的呵護,我如何能活到今天!又如何能談到修煉!放下生死決不等於就想去死,我們大法弟子要堅定的活著的目地,是要隨師正法到最後。師尊《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說:「邪惡表面上咋呼,它內心裏在害怕。你們是大法弟子,你們內心不能害怕。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但是這不是能有意表現出來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這一步,使你成為了這樣的生命。」對此我深有體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