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從怕心中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9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張翠,是剛剛從中國大陸來到美國的大法弟子,今天我就講一講我從中國到美國來的過程,這也是一個在正法修煉中不斷的去怕心和各種執著心的過程。

1、兩次被抓,講真象正念闖出拘留所

從1999年7.20一開始,我有著強烈來美的願望,也是執著,因為我害怕在中國那種鋪天蓋地的打壓中,我不能堅持煉功,於是從武漢到北京大使館四、五次,但都被拒簽了。這期間一批批的弟子到北京護法、說明真象,很多被非法抓捕。也不停的有功友約我,我說我怕蹲監獄,一生看見警察的衣服都害怕,他們如果抓我,我會被嚇昏死的。一想到牢房,那是甚麼地方,太可怕了。我在家拼命讀書,求老師給我力量,讓我能衝出去,幾乎兩三天讀完一本《轉法輪》。有一天我讀著讀著,忍不住失聲痛哭,哭得好傷心,一個多鐘頭才能停下來。一停下來,覺得自己一點都不害怕了,我高興得又笑了,心中萬分感激師父,在另外空間給我去掉了像山一樣的怕的物質,使我膽氣十足。但我不知道到北京去是不是搞政治,後來,在我打坐靜下來的一瞬間,看見「蓮花關」三個字。我悟到蓮花關、生死關。師父在《真修》中說:「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

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對法理的認識提高一層,怕心去掉一層,我準備把《轉法輪》背下來,以便任何時候都能想起師父的法。2000年3月兩會期間,我到北京上訪,被非法抓回武漢,老伴天天跑去要人,直問610她到底犯了那一條法,上訪是公民的權利。我的人要是出了問題,我就和你們拼了等等。邪惡610被問的啞口無言,但就是不放人,想把我秘密轉走。在轉走前夕,負責的幹部明白我講的真象後,對我很同情,給了我很大幫助,她偷偷告訴了我要被轉走,但不知道是甚麼地方,我把家裏的地址告訴她,讓她把我的老伴給找來。就在我被拖上警車的時候,老伴來了,當著馬路邊來往的行人和610辦公室的人評理,一下子圍上來很多人聽,老伴講的很好,我心中不停的為他鼓勁,許多人都聽到了真象。610不法人員覺得自己做的這麼隱蔽,怎麼突然有這麼多的人知道了,一時間慌了手腳,不知如何辦,任憑老伴越講越多,聲音越講越大。後來他們把我轉到了一個非法關押許多功友的地方。我開始絕食,我跟那裏的警察講: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喝這裏的一口水,不會沾一粒米,直到無條件的放我回家。

非法關押我的新地方警察和610的人更多,戒備森嚴,緊閉大門,不准家人接見,整天強制軍訓,開會和轉化,我一概不參加,軍訓我就煉功,開會我就躺在床上睡覺,一天,警察又來到我房間裏說:「你躺在床上幹甚麼,有本事就下樓參加學習(洗腦)。」我正想這樣躺著也不對啊,於是我來就到大會議室裏,所有的人都看著我,警察和610的人正在低聲交頭接耳,我清了清嗓子,高聲開始背起師父的《論語》,全會場的學員們都跟著一起背,聲音宏亮振動整個樓房,幾乎所有警察衝了進來,把我推到一個小屋子裏。從那以後,軍訓、大會都取消了。

它們讓我只呆在屋子裏,我偏偏往外跑,它們就追,我跑到樓下,有很多警察在曬太陽,我對他們說:「你們這麼年輕,你們能像我這個老太太一個星期不吃不喝,跑上跑下嗎?」它們說:「我們甘拜下風,一天不吃就餓昏了。」我說:「這就是大法的超常和神奇表現,我本是一個快死了的人,現在你們親眼看見我不吃不喝這麼多天了還紅光滿面,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這麼好的人,你們為甚麼要抓?」它們有的說:「上面要抓,我們也沒有辦法。」有的說:「這功真神了,莫非他們都真能成神仙?」我知道他們嘴上不說,但心裏都知道法輪大法好。過了兩天,派出所的警察來了說又要把我轉走,說我專門「鬧事」,結果老伴在外面等著,把我接回了家。老伴說他天天到派出所要人,他們緊急開兩天會決定放人。其實我知道,這是在師父的加持和鼓勵下,弟子正念正行的結果,謝謝師父!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

2001年,我因傳遞經文和資料被抓,並被非法抄走了家中所有的資料,書籍和護照,那天正好是老伴來美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的第二天。我當時心想,「大法徒講真象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洪吟(二)》),現在我一家人就我一人在中國,沒有後顧之憂,我要救度周圍能接觸到的犯人和管教,給她們講真象。這些人開始從舉報到跟著煉功,都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看到她們得救,我當時心想:即使自己直著抓進來,橫著拖出去,也會面帶微笑的(現在認識到這也有漏,應該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在這期間,老伴和孩子們在美國就把我的故事曝光給媒體,成了講真象的好素材,在親人們的幫助下,這一次我又無條件被釋放。我悟到這是在國外弟子的營救下,給邪惡了極大的壓力的結果;也是講真象的結果,無論是在看守所裏面還是在海外,我們是一個整體,利劍齊放。

2、放下怕心,走出來救度眾多有緣人

回家後,由於求安逸的心反而很少出來,慢慢的怕心又越來越重,怕走出來被抓,怕在修煉道路中留下污點等等,家人和親朋好友都怕我再被抓。這其中有兩個明白真象的朋友(其中一個是在洗腦班裏認識的幹部)跟我講:你別出去,目標大。你在家寫,用紅紙包上,我們出去幫你發,抓住了我們說撿的一包,我們不是法輪功。很長一段時間,我在家裏寫了很多很多像「古怪歌」之類的護身符,常人出去發,我卻躲在家裏怕。我為她們全家得福高興,也為自己不如常人羞愧。

直到2003年,老伴在病危住院之中,我接觸到方方面面的人,心想:一定不能錯過機會,這些人表面上是為病人而來,實際是來聽真象的,我一定要救他們。我順著常人的執著講,讓他們牢牢記住法輪大法好,每天誠心念「真善忍,法輪大法好」。那一段時間,很多很多的人,電話聯繫的,賣菜的,商店的,醫院的天天都在念,我為他們而高興。2003年7月5日,老伴離開了人世,離開了我。我怎麼辦呢?膽子又小,一個人不敢在家裏呆,準備換環境,誰知我搬到哪裏警察跟到哪裏,搬了一圈,最後又搬回來了,自家不敢住,就在鄰居家住,這時姐姐一定要把我接到她家,她怕我再次被抓,整天守著我,她家物質條件很好,但我心裏好苦,我跑出去找到一份義工,燒飯,第一頓飯燒得又糊又生,20多個貨老闆吃的搖頭擺手,好在我不要錢,也都還客氣。當時我心裏想著一定要學會,做好。我就是衝著給這些人講真象來的,他們周圍還有很多人,我要和他們交上朋友,叫他們看到法輪功的人的形像,知道電視裏講的是假的。

這個地方是一個大的水果批發部,總有20多個貨老闆在這裏長年累月的批發四季的水果,總老闆是個女的,因為她去東北辦貨去了,她把整個的家都交給我了,這樣我每天要照顧十幾個貨老闆的生活外,還要幫助管生意,甚至包括貓狗的衛生。說也奇怪,這個時候的生意特別的紅火,老闆的先生高興的說:「這都是張大姐帶來的財運,我的生意從來沒有這麼忙過。」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讓更多更多的人來這裏了解真象。

那段時間,人們一吃飯就談法輪功的事情。他們說電視整天瞎造謠,把法輪功說得像張牙舞爪青面獠牙的,你看張大姐多好。這時我就會告訴他們,我做得不算甚麼好,而許多修煉法輪功的好人都被關在監獄裏受酷刑,被整死。人們都會發自內心的為法輪功打抱不平,罵江鬼,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在這裏做飯雖然很苦很累,也貼了不少錢,但能使他們真正了解大法,從而有個美好的未來。我真是嘗到了吃苦當成樂的甜美。由於太累,腰也扭了,體重明顯減輕,姐姐看著心痛,連同孩子們死拉硬扯的不讓再上班,我看這些人都知道大法好,心中打算再轉移,也就順水推舟的辭退了。

姐姐家再好,我也不願呆,我跑出去租了一個又小又破的貧民窟,72家房客,共用廁所,沒廚房,又髒又臭。我開始做公共衛生,廁所,陰溝,樓梯,走廊煥然一新,日復一日,天天堅持。72家房客個個誇來了這麼個勤快好人,他們都願意和我接觸。這也是我搬來的目地。這裏僅舉一例。一天半夜,我的房門被小偷撬得滋滋響,我在房內使勁敲打門,他在外面不停的撬。鄰居聽見走廊的燈都打開了,狗也亂叫,小偷才走了。

第二天都聚在一起談小偷,原來這裏經常被盜。大家叫我別怕,再碰見,你就說我比你家還窮,一屋的人下崗沒飯吃等等。說有時小偷會拿著電筒往室內照。公安局根本不管。我說公安會管好人,會捉學真善忍的法輪功。結果七嘴八舌開了一場揭露邪惡、腐敗的研討會。

這時我已經甩掉了警察的跟蹤,也覺得這樣講真象太慢,想出去發資料。也覺得這樣每天省吃儉用積點錢太少,想學做生意。這次搬家想了很多,想資料點遍地開花。於是我叫親戚幫我貸了十萬元款,租上新屋開張做生意,到晚上就出去發資料。這是我夢寐以求,又望而生畏的時刻。第一次出門不停的發正念,我跟在同修後面,看見她們熟煉的動作,而我的手就是拿不出來,一出手,好像無數的眼睛盯著我,手又縮回去了。聽見前面叫我快點,我哆嗦得把資料撒了一地。慌亂之中一邊撿,一邊撒,狼狽不堪。發完回家只覺得如卸重擔,輕鬆愉快。

3、做好三件事,堂堂正正要回護照

從那以後,天天做三件事,越做越成熟,越做越得心應手。但資料太短缺,資金嚴重不足。經常是互相讓著發,我心裏想,生意上要賺點錢就好了。再一看同行都是年輕力壯的,每天騎著摩托到處聯繫也很難賺錢。而我連自行車都不會騎。整天呆在家裏守著,誰送錢你賺。說也奇怪,真有送上門的生意,我輕鬆的賺了六千元,也正巧第二天就有功友來找我借六千元。她說她想搞一個家庭資料點,這不正是我想的嗎?我把錢交給她說,你若要還錢就再辦一個。第二次我又賺了五千。過幾天又來一個幾年未見面,一直流離失所的同修。她說她要租房借錢做光盤。又是我想做的,太神奇了,其實是師父安排的。第三次我賺了六萬。同行年輕人刮目相看,都爭先恐後的用摩托帶著我這個不會騎自行車的「老行家」,到處談生意,我說我一竅不通,誰也不相信。而我心裏高興的是,比以前攢錢強多了。這下資料點可以運轉了。

這條路走對了,怕心也去掉了很多,後來我就想到武漢外事處講真象,爭回我的公民權,還我護照。我是帶著真象資料去辦護照的,心想如果有任何刁難,都是我講真象的機會,由於正念足,我居然非常順利的拿到了護照。

由於當時生意又忙,而三件事天天到位,同時還是有一些怕被拒簽的心,我拿到了護照也不想去美國大使館簽證,兒子著急了,問我花那麼大的力氣辦護照為甚麼,我說爭回我的公民權,媳婦說,媽媽,紐約有很多老人在那裏講真象,我心裏開始動了,想去紐約,我和同修切磋,我的客觀條件不行,又已經被拒簽過4次,是不是舊勢力的安排,都說是,既然是我就不承認它,突破它。「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

前幾次我都抱著人的觀念,總說自己條件不夠,沒有正念。這次我抱著連舊勢力本身我都不承認的想法,你們舊勢力說了不算,師父說了算。

到了大使館。那一天都是拒簽的,我不停的發正念,不准簽證官為難我。排在我前面的幾乎都拒簽,我只是不停的發正念,破除邪惡的干擾。輪到我,真的沒有為難我,但問我孩子幾年沒回國了,我說八年。他問為甚麼不回,我說:「煉法輪功,回國就抓。」簽證官聽後笑了笑。後來問的我聽不懂,我就說「是」。因為我是南方人,簽證官也沒聽懂,寫下一個「四」字,原來是問我拒簽幾次,正好是四次,又碰巧對上,不是碰巧,是《轉法輪》裏說的:「是老師在保護我呢!」

在過海關的時候,法輪功都是上了電腦的,我更是上了邪黨的「黑名單」的人,我的護照一對就知道是法輪功,就不能出關。同樣,在過關時,我一直在發正念,海外的同修也在同一時間幫助加持。當時,檢查我護照的人突然來了私人電話,那人打了很長時間,看都沒有看護照就還給我了。而我前後的人都是被查了又查,問了又問。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順利的通過了最後一關。

來到美國,在紐約住了一個多月,每天從早上五點到晚上12點鐘,整天容入在三件事情之中。這是我最開心的一段時間,我體悟到是老師鼓勵我們老年弟子跟上正法進程的機會。

現在我回到芝加哥和孩子們團聚,我十分珍惜這歷經千辛萬苦的久別重逢。我在師父給精心安排的神路上摔摔打打的行走,是師父把我連推帶拉的向前推進,沒有師父,我不僅早就失去了生命,更重要的是在正法時期失去機會,我無以言表的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謝謝師父,謝謝海外同修的營救。

(2005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