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廣東同修交流如何傳九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6日】我是廣東人,南方人跟北方人不同。我們接觸過的北方人,都覺得廣東人很奇怪:北方人是一上班就看報紙,討論國家大事,而廣東人很少關心國家大事的,取而代之的是關心股票、賺錢、打扮。我認為講得很有道理,廣東人普遍來講不熱衷政治,可能對邪黨還有點感激,所以在清除障礙上,做法上還是不能夠一概而論。光看幾個標題清理共產邪靈還是有限的,但如果我們把光盤包裝的美觀整潔,吸引他肯把光盤放出來看一看,那清除的邪靈會更多。做法上沒有統一的,最好根據世人的反饋來選定比較起作用的方法。

在材料的選擇和反饋方面,大家都普遍覺得《覺醒》、《縱觀天下》編排的不錯,但不是每期都有突破網絡封鎖的方法,所以我們就把破網方法自己加上去, 還有小冊子《預言中的今天》、《抹獸記 蘊天機》和《選擇未來》也頗受歡迎,《預言中的今天》比較方便我們切入話題,就告訴世人東西方預言都預示了今天正在發生的事情,引起他們看材料的興趣,《抹獸記 蘊天機》的問答對答如流,有常人看了後,跟大法弟子說覺得這本小冊子回答問題都回答的很好,並主動索要九評和大法書來看。有很多廣東弟子都覺得跟世人講三退很難,特別廣東在「改革開放」的前沿,得到的既得利益最多,而且一些人認為是邪黨給的,所以很多人你一跟他提九評和三退,他們就反感,但有人看了《抹獸記 蘊天機》反倒認為有道理,可見這本小冊子的威力,因為他講的主題也是一直圍繞著世人關心的利益問題去講,告訴世人三退其實並不危及大家現有的利益反倒像不花錢買了一個保險,雖然是站在有神的角度講,但還是比較容易讓世人接受。

最近有文章提到建議《九評》光盤封面上含有全部9個標題,我想這種做法在廣東可能不是那麼合適,因為以前我們都經常碰到這樣的情況:如果小冊子、光盤或卡片都註明是大法的,世人通常看都不看就從門縫丟出來,我們有很多學員都是上樓梯發的,一直走上去,邊走邊發,下來時已經看到有人把真象丟出來了;但如果封面不註明是甚麼內容的話,效果會比較好,丟棄的現象少很多的。

通常如果我們一開始就拿九評給世人,世人大多很害怕,而且往往會說原來以為你們不參與政治,現在看來你們真的是在參與政治了,所以根據世人這一反映,現在我認識的大多數弟子都是第一步先給傳單、小冊子,讓世人知道有一件大事發生了,引起世人的注意,下一步再給九評,這樣比一開始就給九評效果要好。

另外在講的過程中有同修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也有同修碰到了不少困難,特別是有時會碰到一些激烈的反映,從而對傳播九評有畏難的情緒。在這裏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自己的一點認識。

我記得以前看過一篇開天目的弟子寫的文章,應該是2002年時看的,文章中寫他看到只要一個世人肯接我們的真象,開天目的弟子就看到這個世人在另外空間的身體從一層包裹他的硬殼中走了出來。在人的空間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在另外空間卻意義深遠。我沒開天目,通常這樣的文章我是看了就算。一天,我無意中把一份真象給一個親戚看,他年紀很大,老是提醒我們不要搞事。我遞資料給他,他接後看到是大法的真象,然後就退回給我,我也不勉強。中午吃飯時,他突然跟我們講起,他年輕時見過金色的龍飛上天,還聽村裏的老人講見過天門開,金色的大門徐徐打開,裏面站著天兵天將等。我當時有點吃驚──他一直以來跟我的交談內容大多是勸我不要煉了,今天卻一反常態跟我講起這些神奇的事。但當時我沒往深處想,只覺得奇怪。後來才想起上述提到的文章,這位親戚雖然沒看我給的真象,但他畢竟接了,人這一層看不到,但在另外空間卻破了他的一層殼,所以他會忽然給我講起這些事情。

經歷過這件事,後來看到《北美巡迴講法》中講:「你們別小看了往國內發的一張傳單、一本資料、一個電話、一個傳真,各種信息,起的作用是相當大的,對邪惡的鎮懾和消除起的作用是巨大的,真的是巨大的……」,我這才明白其實自己一直是用肉眼看世人在這個空間的反映,其實更大的變化在另外空間,用肉眼是看不到的。而且還存在著一個因素,邪惡就是給你演化出這些假象,讓你沒信心,如果隨著這些表面現象去了,那邪惡和共產邪靈可太高興了。

其實九評清除障礙的威力很大,現在這麼多人退黨,有史以來從來沒有過的這麼一件大事,大陸卻從不敢正面報導。大法弟子應該正面對待世人的反映,同時在傳播的過程中不斷根據世人的反映查找自己的不足,調整做法,不被世人的反映帶動自己。我們的使命是救度世人,儘量讓世人有機會了解世上此時此刻正在發生著一件關係每個生命未來的大事。至於世人,每個生命面對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送給自己的傳單、光盤,他們如何對待,那就是他們在選擇自己的未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