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法粒子 不能等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2日】「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在這法正人間即將來臨之時,我常有一種緊迫感,怕自己在緊隨師尊的路上掉隊。生活中事無巨細,很自然的想著自己是大法粒子,做事時都用大法的標準衡量一下,有的是事前,有的是事後,用大法的標準衡量自己的言行,幾年來已經成習慣了。

近來出去證實法,常有力量無比的感覺,坐在公交車上就正念鏟除全車內的共產邪靈,走在街上就正念鏟除全市區的共產邪靈,不放過任何機會鏟除它們。當然四個整點鏟除就更要做好。甚麼全國性抓捕,那只是邪惡最後的瘋狂和哀號,只要我們每個大法粒子緊跟師尊做好三件事,邪惡是沒有力量去實施的。我們每個同修都是頂天立地的神,師父給予了我們無比的法力,大法粒子可以戰勝一切邪惡。

有一段時間由於邪惡的破壞,我沒有資料來源,更看不到明慧刊物,從學法中我悟到,不能只等別人給自己送來資料,每個人都要負責,大法修煉沒有榜樣,人人都去等,那資料又從哪裏來?我是大法粒子,你是,他也是,師父教導以法為師遍地開花呀!我悟到這個理後,馬上從街上買來了膠布,在上邊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等字貼到街上、住區、公園等可貼處。《九評》出來後,我又買了些淺色布,剪成大小手絹形,鎖上四邊,看起來很漂亮,上邊或者寫上「真善忍好」,或者寫上「解體共產邪靈」,送給親朋,或放入不相識的人的車筐內,他們都捨不得丟掉,都會拿起來看的。我們每個大法粒子都去想辦法,不等不靠,除惡的力量不就增加了嗎?

我70多了都說我像五十歲的人,我面對面講真象時,常以自身年齡為切入口,講到中共腐敗……效果常是很好的。也有個別情況:有一次我向一位出租車女司機講真象,她竟說「我把你拉到派出所去」,我立即鏟除她背後的邪惡,當車快開到派出所那條街時,我大聲說「到了」,她把車停下,我給完錢立即離開那塊。但心中沒有怕,只有對她的可憐。我常坐車到下縣去講真象,向那裏的鄉親講大法的神奇和法理。有一鄉親告訴我說:他以前老是生病,自從看了大法的書和有關資料,這幾年還沒生過病呢。她的愛人也是因為常做大法真象的事,身上許多種病不知不覺中全好了。

我住的單位裏集中著一批黨文化培養出的鐵桿兒,他們拿著高工資,口中頌著邪黨的偉、光、正,以甚麼司令、老紅軍的架式欺壓著周圍的人。向他們去講真象,他們根本不聽,一說到法輪功他們就擺出一副鬥爭到底的架式。有一次我跟一個老幹部家屬念《轉法輪》,此人全身都是病,正念著老幹部回來了,他生氣的衝我喊道:我若不看你爸爸是我的老首長,你愛人是我的上級,今天我非把你送到公安局不可……我看著他那副替罪羊的嘴臉真是可憐。

師父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邪惡」。面對這樣的環境,難道我就沒有辦法了嗎?我是大法弟子啊!我們都是頂天立地的神。我就不分整點不整點,一有空就正念鏟除院裏的共產邪靈和共產黨的一切因素,並利用機會由淺入深講善惡有報的道理;還當面問他們:你們是為共產黨立了戰功的,為了消滅資本家、私有制死了多少人?現在共產黨的大官都成資本家了,比資本家還資本家,為甚麼?他們回答不上來時,我就給他們來一句:「你們一開始就沒認清共產黨,現在你跟黨走到絕路上來了。」我覺得即使是邪惡集中的地方也要智慧的去講真象、講常人能夠明白的理。這個單位的政委已在我多次的向他證實法後,寫了退黨聲明。這都是法的威力,我們是法粒子。

個人體悟,不當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