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從身體上受益到理性上的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1日】我是一名得法有一年歷史的弟子,回憶得法之初,常感慨師父慈悲安排的善緣……

感慨之餘亦不免深深的後悔。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當初可能是98年吧,一位因常打架而輟學的學生到我辦公室去玩(本人相當受學生喜歡)。這位學生說:「老師,我以後不打架了」。還給我舉了個例子。我有點吃驚:「很好,你自己能認識到,很不錯,對誰都有好處」。他又問我:「你知道我為甚麼不打架了嗎?」我說為甚麼,他說:「我煉了法輪功」。當時我還沒有聽說過這個事,他就大致給我講了一下裏邊的思想。我當時雖有點高興,但認識還是不到位,就說:「你不打架了是好事」,法輪功看來也不錯,但有些方面我不能完全接受。這個孩子當時也許是因為學法時間短,雖然他聽了我的觀點很著急,但也沒有說服我,我與大法擦肩而過……

到了99年7月20日以後,我得悉這位學生被抓。後來他放出來又找我玩時,我對他說了些不理解的話,現在還記得他難過的樣子,他甚麼也沒說,黯然離開了,以後再也沒找我玩過。我又一次與大法失之交臂。

但是,偉大而慈悲的師尊(寫到此,我的眼淚奪眶而出)並沒有落下我,還是繼續給我安排了被救度的善緣,到2004年,我已經被牛皮癬折磨的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了。這以前因工作調動,我換了一所學校做校長,這學校正好與一大法弟子靠近,我們言談中,我對中央的決定產生了懷疑,怎麼我所接觸的大法人都是明明白白的善良人呢?我懷著這個疑問和病的原因,我決定拜讀一下《轉法輪》──這本當年銷售量最大,現在卻被中共禁止了的書。我還想:「我有辨別是非的能力,我不會被迷住的」,受益後的我現在想起來是多麼的無知與愚蠢。當我剛讀了幾十頁的時候,我的心震撼了:真、善、忍!我們學校教育的內容是甚麼?只是我們沒有總結到這個高度,反對真、善、忍,不意味著假、惡、狂、鬥嗎?中國將會被共產黨帶入萬劫不復之地。這中華幾千年來的教育內容、德育靈魂,怎麼就被中共旦夕間給踐踏了呢?再加上《轉法輪》裏面更高科學、哲理的深層論述,解決了我許多一生恐怕都不得解的問題,我的心越來越明亮。我如飢似渴、相見恨晚,兩天多的時間,我拜讀了一遍。我徹底的醒悟了,我明白了我該信甚麼,不該信甚麼……險些錯過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份。我通過深深的人生思索之後,堅決的投入了大法之中,伴隨著思想上的昇華,身體上的奇蹟出現了,不治之症牛皮癬迅速消退,到半月左右的時候,基本痊癒了。於是感歎大法之神奇,共產黨之萬惡──剝奪人們健康的權利。卻又痛悔自己的當初擦肩而過、失之交臂,若非師父的洪大慈悲與大法弟子的善良,吾之後果,不堪設想。每想到此,弟子內心都向師尊深深一拜!

後來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大法的各種神奇與許多現象在我的身體上、修煉歷程中一一得到了驗證,我在同修的幫助下,迅速的追趕正法的進程。隨之自己的不足之處也頻頻暴露了出來。

在講真象與證實法中,我與同修這樣說過:我感覺政治氣息越來越濃了。到了那天晚上,我才猛然悟到,師父說的特殊時期大法弟子特殊的修煉形式,講真象、救世人不正是其特殊的一方面嗎?

假如惡黨不迫害法輪功,不反對真、善、忍,不栽贓陷害騙善良的修煉人,還會出現講真象、救世人這樣特殊的修煉形式嗎?根本不會的。而我們恰恰是在利用這個形式講真象,否定迫害、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使世人明白真象,得以救度。而自己卻感覺甚麼政治氣息,大法弟子的退黨行為不就是為了不搞政治嗎?自己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學法不精是一個原因,悟性上不去又是一個原因,而其間是不是還有怕心呢?一個連自己都不易察覺到的怕心!於是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一個故事:「過去有一個人費了好大勁修成羅漢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羅漢了他能不高興嗎?跳出三界了!這一高興那就是執著心,歡喜心。羅漢應該是無為、心不動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從新往上修,費了好大勁兒又修上來了。這回他害怕了,他心裏說:我可別高興了,再高興又掉下來了。他一害怕又掉下來了。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

這說明歡喜、害怕都是執著心,都是修煉中必須要去的心。而目前我們大法弟子的這種修煉形式不正是在徹底的去這兩個執著心嗎?在如此專制、獨裁、惡毒的黨所執政的國度裏學大法;在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中、在惡毒的栽贓陷害中,我們針對被惡黨強行灌輸了幾十年邪惡、變異思想的中國人講真象;冒著被迫害的危險救人;冒著被不明真象的人出賣的危險……不正是為我們最大限度的去除怕心而提供了有利的條件嗎?當然,我們是否定迫害的。我們要在消除迫害的同時,去掉我們的一切執著。我以為一個大法弟子是不能帶有一絲一毫的怕心而圓滿的,這樣的修煉環境、修煉形式正可以把我們生生世世堆積的怕心等各種陰暗的執著連根摳出,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我認為,有許多執著心是勾扯在一起的,一顆心去或留會直接或間接的影響到其它的心。而怕心去得不好會影響到以後歡喜心的徹底去除。悟到此,亦曾自問,難道我們不該去掉這隱藏極深卻牽連其廣遠的怕心嗎?我終於徹底明白了師父是在給弟子們自己紮實修煉、樹自己威德的機會呀!難道不該從內心感謝師尊嗎?我怎麼就有了「政治氣息」的感覺呢?險些被共產邪靈鑽了空子。

面對師父的一篇篇講法,讓我們多精進吧!儘量讓師尊少操心吧!少走彎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有一絲一毫的動搖,用我們修出的慈悲心多救度世人吧,面對一些世人的不理解、嘲諷,我們不生氣、不氣餒,我們在否定舊勢力安排的同時,不也正可以用它來修我們嗎?歡喜心、怕心、氣等不都是我們要去的執著嗎?我們怎麼能還在一些大事小情上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呢?有師在,有法在,沒有我們做不到的,只有我們意識不到、或者根本不想去的人心的執著。

因為學法時間短,一點膚淺認識,希望與廣大同修共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