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曾患絕症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6日】首先我要感謝大慈大悲的師尊對我的苦度,同時代表我的父親、大娘感謝救了他們命的恩師。我們用盡人間的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和感謝師尊的救命之恩。我們只能把我們的真實經歷告訴更多的人,讓更多不明真象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我煉法輪功是央視推薦的,數月後央視開始誹謗大法

我是一個癌症病人。在修煉前我是有名的老病號,身患乳腺癌和多種疾病,做過多次手術,滿身都是刀疤,最後醫生給我判了死刑,說我最多還能活3-5個月,只能回家等死。我當時非常痛苦,很不甘心,我還這麼年輕,怎麼就要死了呢?無奈之下我抱著一線希望給中央電視台寫了一封信諮詢,很快就收到回信並建議我:煉法輪功。當時從來沒有聽說過,到處打聽終於找到了,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在我開始煉功的第三天,師父就給我清理身體,大量的鼻涕、眼淚、痰不停的流、吐,真是翻腸倒肚,吐的東西又髒又臭又噁心。開始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同修告訴我:這是師父給你清理身體,說明師父管你了,是好事。

從此我就每天到公園煉功,到點上集體學法,我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精神愉快,心情舒暢,氣色也很好,認識我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為甚麼一個快要死的人突然就這麼好了呢?人們都問我是哪個醫院醫好的?吃的甚麼藥?我如實告訴他們:「我哪個醫院也沒去,甚麼藥也沒吃,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看到我的身體變化也開始修煉了,大家都為我高興。正在這時候,1999年7月22日電視媒體開始鋪天蓋地攻擊誹謗大法。我百思不得其解,我煉法輪功是中央電視台推薦的,它怎麼就自己否定自己,出爾反爾了呢?我才煉了幾個月身體就起了這麼大的變化,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了呢?我非常痛苦,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眼淚老是不自覺的流個不停。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我決定去北京上訪,反映我的心聲和真實情況……

到今天已經幾年過去了,我這個被判死刑的人依然健康的活著。雖然我被中共邪黨人員多次抓捕、迫害,並被判了五年刑,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用我的親身經歷來證實大法,告訴世人真象:法輪大法好。

彌留之際的八旬老人誠念「大法好」,如今到山上放牛羊

我父親今年84歲,是個很正直的老人,他受邪黨摧殘、折磨、迫害了一生,到老又患上了淋巴癌。到處求醫,醫院都不收,一是年齡太大;二是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脖子兩邊腫得像碗口那麼大,頭都轉不動,把氣管、食管、喉管都卡住了,連水都嚥不下去。醫生對家人說:「你們哪個醫院也不要去了,誰也治不好的,趕快回家準備後事吧。你們再有孝心也晚了,因為他甚麼東西都不能吃,嚥不下去了。」全家只有準備後事,通知所有親人回家見最後一面。

父親雖然已經一個多星期水米未進,可腦子很清醒,說:「我還咽不下這口氣,我還想見某某(指我)最後一面。」因我在異地,老人家已多年未見過我,我得此消息後馬上寫信告訴他我的經歷並請他相信我,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可他受邪黨毒害,一聽就害怕,再加上我幾次被抓被判刑使他難以接受。現在他快不行了,家人讓父親在電話上給我告別。我沒有哭,大聲告訴父親我煉法輪功後出現的奇蹟,我請他老人家相信我:「誰也救不了你的命,唯有我師父能救你,希望你能按我以前寫信告訴你的去做,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

慶幸的是,老人在要離開人世的最後終於醒悟,開始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守候的家人也都念「法輪大法好」,念著念著老人不疼了,睡著了,家人還對著他耳朵念。第二天,老人要水喝,第三天能喝一碗雞蛋花,第四天能吃半碗稀飯,一週就能起床行走。現在不但生活能自理,還幫家人幹活,到山上放牛羊。

尿毒症病危患者是如何康復的

我大娘是一個老病號,患病多年。去年冬天嚴重煤氣中毒,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家人發現後送醫院搶救,不到一週花了八千多元醫療費還是無濟於事,不排尿,全身腫得透亮,用手一按一個深坑。醫生說:「你們出院回家趕快準備後事,她已是尿毒症無法治療,最多能堅持一個星期,弄不好一個星期都堅持不了。」家人只好通知所有的親友來見最後一面,並開始準備後事。

我去後當晚與大娘睡在一張床上,我不停的對她念「大法好」,並求師父救她。一天晚上從她的嘴裏和兩個鼻孔裏流出大量的髒東西,很臭,又吐又流一夜後,早晨起來我叫她,問她認不認識我,她第一句話說:「麻煩你,謝謝你了。」

到下午發現她開始排尿了,後來一天比一天好轉,現在一切正常,不但能幹家務活,還能到地裏幹活了。

我只是舉了幾個事例,其實在我們的親人朋友中這樣的事太多太多了。大慈大悲的師尊救度的生命無計其數,真正是佛恩浩蕩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