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大法有善報,誣蔑大法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2日】

  • 善待大法有善報,誣蔑大法遭惡報

  • 馬姐的福報

  • 「爸爸,我好了」

  • 善待大法有善報,誣蔑大法遭惡報

    大法弟子楊姐經常到菜市買菜,認識一個賣熟食的陳姐,今年中國傳統新年,楊姐到陳姐那裏買熟食時,陳姐向楊姐述說,自己最近身體不好,患了多年的子宮下墜,現在病情加重,又痛又脹,神經衰弱,睡覺做惡夢,無法正常入睡。還患「白癜風」,前額已白,臉已開始花白,精神萎靡不振。

    1996年楊姐剛開始煉法輪功時,陳姐嘲笑說:誰信那些,沒事做的人才去煉功,消磨時間……。楊姐對她說:這幾年你見到了,我的身體越來越好,你的身體越來越差,現在你信不信「法輪功」,她說試一試。楊姐拿了一張護身符給她,叫她隨時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天後,楊姐再見到她時已經紅光滿面了。她很高興的對楊姐說:我得到護身符後就很好睡覺了。

    楊姐及時向她洪法,送了一本《轉法輪》給她。看了《轉法輪》後,她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白癜風」病已好,子宮下墜已痊癒,全身輕鬆,非常舒服,她主動要求楊姐教她煉功;並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向親戚、朋友洪法,向過往的行人散大法真象資料、護身符。

    有一天,她在菜市得到大法弟子送的一份真象資料,正在看時,隔壁攤主(共黨村長)過來看見後,從她手裏搶去扔到垃圾桶裏,並說「共產黨不准煉,你還看」,同時說了很多誣蔑大法的話。當天晚上,村長的母親就生病,住了十七天醫院,花了幾千元;村長的老婆第二天就開始腰痛,至今未癒。陳姐對楊姐說:他誣蔑大法,遭惡報。


    馬姐的福報

    馬姐是我身邊的工友,4年前我們相識。當時給她講法輪功真象,她總是半信半疑。可是在2004年的後半年,她開始對大法有好感,還把護身符給她的家人和好友,聽了大法弟子的歌曲覺得很好,就錄下來學著唱,從此身心發生了變化。先前由於風濕病腿上貼著狗皮膏藥,後來不貼了,卻能不扶著樓梯上樓了;晚上不吃安眠藥也能睡著覺了。她說:「真是怪啦?」我說:「不是怪了,是神啦!」,她會心地笑了。

    後來,馬姐聽我讀《轉法輪》並開始煉功,幾天後跟我說:「我不玩麻將了,糖尿病好了,病理化驗從四個加號變為正常了。醫生問我吃甚麼藥了好的這麼快,我說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還有馬姐以前血壓低,經常出現頭暈,白血球為3000,現在也正常了達到了8000(正常人為8000-10000),血色素從以前的6克達到14克(正常為12-14克)。

    馬姐今年51歲,3年前就已絕經,她偷偷地對我說:「又來啦!」,我說:「你又煥發了青春。」馬姐不好意思地笑了。


    「爸爸,我好了」

    一次我家三口人去孩子的姑姑家,由於農村養狗、貓、雞動物比較多,孩子嚇著了,天天睡不醒,已經七、八天了,姑姑著急了說:是掉魂了,就父母叫好使,你們快給叫一叫吧?我一想這不是祝由科那些東西嗎?孩子的爸爸也是大法弟子,他聽到孩子正在另外的空間和別的孩子大喊大叫的玩兒哪。這時腦子裏突然想起第一套功法的口訣「身神合一」,他一下明白了,叫醒孩子,起來和他一起煉功。剛剛念完口訣做了第一個動作後,孩子說:「爸爸,我好了。」孩子的姑姑看到孩子的變化非常高興連聲說「大法真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