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台灣學員交流:我們的使命和重任(1)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6日】我們台灣大法弟子在過去幾年的修煉與助師正法的歷程中,在很多方面都做得很好,也得到了師父的肯定。隨著正法洪勢的快速推進,我們在正法中被賦予了更大的責任和使命,這次師父在紐約專為台灣學員講法,我們是應該更多的向內找,找出問題、去掉執著,在正法最後階段更好的發揮台灣大法弟子整體的作用。下面就幾個問題談談我們的個人認識,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1、去掉泛藍泛綠心,擺正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位置

我們一部份學員在支持泛藍、或支持泛綠這些常人的政治黨派問題上,已經身心陷入其中,形成了強大的執著,這種執著的波動不僅給學員自身的昇華提高造成了障礙,而且,已經反映到常人社會中來了,現在確實是我們應該在法理上昇華,去掉這一強大障礙的時候了。

對於還有藍綠思想和行為的學員,我們不妨靜下心來找一找這些心的根到底在哪裏?為甚麼我會對常人中的政治黨派那麼的感興趣?有的可能是在執著於政治色彩,有的可能是帶著常人的功利得失心。也有一些學員說,誰支持大法我們就支持他們,相反,不支持大法我們就不支持他們或反對他們。表面上看來這個好像有道理,其實,在支持泛藍、泛綠這個問題上,關鍵問題是出在我們的心上,我們的心是隨著這些黨派或其首領的言行而波動,甚至為他們的言行帶動而流淚、睡不著覺,也就是說在我們心裏存在著一個根本的基點問題,就是我們把大法和自己──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擺在了一個甚麼位置上?細細考察,我們會發現整個基點是錯的,位置搞顛倒了。我們把自己的心放在了常人的基點上,在執著於常人、執著於常人的政治黨派,為他們的喜怒哀樂所帶動。誰支持大法我們就支持他們,這已經把大法和大法弟子擺在世人、黨派同等的位置在討價還價式的交換了,這是不對的。我們的心不應該為他們所帶動,我們就做我們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我們去講真象後,世人對大法的認同與否都應該是絕對的無條件的。

不管是泛藍或是泛綠,不管是親共或是反共,我們必須清醒的看到,我們是在支持一個常人團體,或者一個常人,這時我們是不是在心裏已經有意無意的把自己擺在了常人或黨派之中或之下了呢?帶著這樣的藍綠分別心和政治黨派色彩,帶著這樣一個常人的基點,我們怎麼可能圓滿到神聖的天國世界呢?

我們知道,今天的人類社會是為正法而存在的,無論多大的一個社會團體、一個多麼有名望的常人,總統也好、主席也好、科學家也好,這只不過是常人這個最低層次上的表現而已,實際上他們都不能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相提並論,更不能與大法做交換,在基點認識上我們必須清楚:無論藍綠,他們只是世人,只是我們要救度的對像,而我們則是救度他們的人(神),我們是他們得救和走向未來的唯一希望。

就像當年釋迦佛和耶穌下世以神跡度人一樣,大法弟子只是以人身在常人中的方式展現,也是在世間救度世人。歷史的安排、正法賦予我們的使命都是我們才是這台戲的「主角」。也許我們一部份學員處於常人社會的所謂的下層,沒有所謂的很高的社會地位,但事實上無論在哪個社會階層,我們大法弟子都是我們在各自那個環境中的主宰、主角,在另外空間的體現也會是實實在在的起到主體的作用。所以在對待藍綠問題上,這是一個根上的問題,我們必須擺正我們的基點和位置。

2、××訪共,民眾械鬥,我們應該悟一悟了

這個問題也與藍綠相關,但是問題反映已經很突出,所以單獨談談看法。

在台灣社會,幾個主要黨派的爭鬥是十分激烈的,大打出手的現象也時有所見,這在民主文明的國家是極少見的。在××去大陸的當天(4月26日),支持和反對的民眾在機場等地搏鬥得鮮血淋漓,一個一貫反共的國民黨,在共產邪靈即將滅亡的時候,反而成了中共邪靈的座上賓。這不得不引起我們去思考。

師父講:「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面對這些已經表現得很強烈的反常現象,我們每個台灣學員都需要來好好的悟一悟、想一想,向內找,看看問題究竟出在了哪裏?我們要去的心和執著在哪裏?以及在哪裏讓邪惡鑽了空子?怎樣去清除共產邪靈的干擾?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現在我們台灣在社會各階層有30多萬學員,各黨派不正常的激烈爭鬥,我們正的場為甚麼沒有影響到他們呢?我想:這會不會與我們學員支持藍綠派別的強大執著有關呢?我們一部份學員支持泛藍、一部份支持泛綠,那麼會不會就在另外空間給各黨派團體增加能量呢?同時,在我們學員的思想中可能無形中也形成了對立,不能完全、純正的把大法擺在自己心中最高、最神聖的位置。我們學員在支持泛藍、支持泛綠時表現出的期盼、得失、歡喜與憂傷等等,這些強大的執著,如果我們不儘快放下人心、去掉執著,舊勢力可有空子可鑽了,它可是會採用以惡治惡的辦法:要去掉你們的這些執著,它就讓各黨派在常人中表現出異常來,表現得非常激進的爭鬥,或者乾脆讓其走向反面,就像當年學員期盼一個總理上台、期盼惡首下台、期盼人權委員會一樣。

所以,如果我們還抓著泛綠泛藍的執著不放,不僅僅是個人修煉圓滿的問題,很可能還會被邪惡鑽空子,讓更多的人走向反面、走向共產邪靈的懷抱,從而看我們能不能放棄這些執著。我們不需要看到這樣的結果,我們需要馬上放下這些執著。如果我們沒有了這些執著,這些人心的波動,邪惡也就沒有了借去我們的執著來毒害世人的藉口。所以,在我們大法弟子的心中應該只有師父和大法,應該時時事事用大法來衡量一切人和事,而不是被常人所帶動。

從××訪共的結果來看,現在還沒有達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們自己的人也講收穫不大。這也許是給我們救度更多世人留下的機會,我們需要好好把握,機會不是每次都有。不管我們現在面臨甚麼樣的問題,正如師父所說:「講真象是萬能的鑰匙。」(《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我們現在需要加大講清真象的力度。(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