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醒吧,昔日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5日】直到現在還有一些昔日的同修由於怕心和人的執著太重,躲在家裏學法煉功不敢走出來救度世人,特別是一些從監獄和勞教所邪悟出來的人至今還沒有醒悟,被邪魔操控著反而自欺欺人的以為自己修到了高層次。在這裏我想專門和昔日同修談談正法六年來,我所看到的另外空間魔的干擾破壞的顯現。

一、煉功場外我看到四個綠皮的狼狗

99年6月14日,中共中央發出了「從來沒有不讓練哪一種功法」的通知,我們煉功點又恢復了集體學法煉功。其實,邪惡的流氓集團在欺騙世人,它們在媒體中喊著讓煉,卻暗中監視,背地裏施壓。那天早晨,我正在山下和大家一起煉功,剛打坐入定不久,我就看到煉功場的外圍坐著4個綠皮的大狼狗。當時我很奇怪,怎麼還有綠皮的狗?煉完功,我直接去單位上班,剛到廠裏就被叫到辦公室,一進門,局保衛科的幹部就對我說:「知道嗎?我們看了一早晨,往那一坐還挺美,中央內部又指示:不准煉法輪功。」我一看,保衛科幹部加上派出所的正好四個人,穿的都是綠警服(那時我們這的警察還沒換裝),我恍然大悟說:「我看見你們了。」

二、十八個魔輪番上陣,嚇壞了看著我的頓姐

2000年4月我去北京證實法,被抓回拘留了15天,釋放後它們怕我再次進京,就把我弄到局裏六個人輪班看著我,每天都有縣610的、公安局、單位系統的大大小小的領導輪番來轉化我,逼我寫保證,還專門把我的父母和親戚接來逼我放棄修煉。

一天他們又把我父母接來,滿座的人圍攻我。從文化大革命走過來的人,深知共產黨整人的手段有多狠,爸爸要打我,媽媽哭,心疼我讓我寫保證。我橫下一條心一言不發,拿過一張紙在上面一遍又一遍的寫著:「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洪吟(二)》-見真性)。他們一看無可奈何都走了。那天夜裏看著我的頓姐被嚇醒了,她喊醒我,說夢見了各種各樣的魔在砍我,上來一個攻不動又換一個,到上第18個魔時把她嚇醒了。她對我說:「過去我甚麼都不信,現在我全信了,因為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夢。」那些日子經常有大法弟子去北京證實法被深夜抓回,夜夜警車嚎叫,充滿了紅色恐怖,頓姐嚇得睡不著覺,她說這裏好像渣滓洞,隨時都可能把我弄走。我對她說:「別怕,我有師父保護,你放心的睡吧。」

三、正法中時時處處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呵護

2000年底,走出來的大法弟子紛紛投入到正法護法的洪流中,有的去北京證實法,有的發傳單救度眾生,那時的中華大地已是一片紅色恐怖,邪惡的流氓集團傾盡人力物力、財力、警力用來監控、抓捕大法弟子,而真正的罪犯卻逍遙法外。

「天安門自焚」事件前夕,我們冒著被抓的危險艱難的救度眾生,過程中只要我們的念正,時時處處都能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呵護,為我們化解了很多危險。

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很高很大的魔,瘋狂的嚎叫,原來它的兩隻眼被釘了又粗又長的簽子,流著血,疼得它亂跑亂跳,瞎著兩眼瞎抓。後來由於有的學員人心太重被抓了,牽連了很多大法弟子,邪惡之徒在訊問我們時說:「傳單到處都是,我們大冬天還得在外面蹲坑,手腳都凍壞了也抓不到。」我猛然想起夢中的點化,原來那魔的眼被釘瞎了,根本就看不到。

四、勞教所裏我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魔的表現

2001年9月,我被判勞教兩年送到了天津建新勞教所。勞教所除了詆毀法輪功的電視,光盤、錄像、書籍以外甚麼也看不到。我從不看這些東西,一天猶大又拿來了書,我忽然想看看書中到底都有甚麼東西,於是信手打開一頁,是一幅漫畫,畫的是一條蛇伸著頭、吐著芯子張嘴說話,都是電視電視中那些罵師父的話。我又逐頁翻了過去,一本書的插圖大約有七八幅畫的都是那些不好的動物:狐狸、烏鴉、黃鼠狼、刺蝟、貓頭鷹等,伸著爪子在罵。我明白了,是那些另外空間的邪魔爛鬼在操控利用著邪惡的常人在罵師父罵大法。

有一天我們在樓下排隊,無意間我一抬頭向樓上望去,二樓辦公室的窗戶上一張兇狠的惡狼正在向下望著學員們。我一驚,仔細看時卻是四隊的惡警中隊長焦默華站在那裏向下看著(此惡警已被收入惡人榜)。

師父講過,外面人永遠也破壞不了法,破壞法的只能是內部弟子,在勞教所最狠毒的一招就是邪惡用所謂的「以法破法」把學員帶向邪悟。一次我們被迫看一個叫「死而復生」的光盤,講的是北京昌平的轉化基地,有一個是某語言學院的副教授叫金希光,轉化後專門在這裏配合邪惡轉化大法弟子。當它出現在電視中的時候,我分明看到了一隻狡猾的狐狸在那裏,振振有辭、斷章取義的把施巨嶺導入邪悟,當它終於把施巨嶺弄迷糊而寫了與法輪功決裂的保證書時,它們仍舊不罷休,非要讓他寫「與法輪功徹底決裂」的保證,寫完後施巨嶺放聲痛哭,而在另一間黑暗的房間裏,一根劃著的火柴從紙的背面照著「與法輪功決裂」幾個字,像鬼火一樣跳動,幾個魔鬼在黑暗中猙獰的笑,當時根本就沒有停電,可見這些邪魔爛鬼是多麼見不得光明。

四隊有個叫小白六的猶大,專門負責「轉化」,她甚至可以指使邪惡的惡警,可以隨意找哪個法輪功學員做轉化。有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群大法弟子在切磋,不一會就爭執不下吵起來。我想大法弟子怎麼還吵架呢?我回頭看時一個角落裏一隻很大的黃鼠狼在那裏烘火。而那個動物的身上都是小白六的腦袋,我順手拎起一隻水桶砸了過去,沒砸著跑了,從此後我看見就發正念清除它,沒過多久它就走了。隨後又換了一個,這個人一臉偽善,說話輕聲細語,和顏悅色,順著人的執著不知不覺的就把學員帶入邪悟轉化,有段時間惡警放鬆了對學員的轉化,這個人就一次次找隊長彙報說這個不到位,那個該轉化,主動要求做轉化工作。我想這是個甚麼東西呢,有一天我看電視正好坐在她的身後,無意中看到她的耳朵像動物一樣動來動去,我馬上在心裏立即發正念清除它。還有一個姓王的猶大,專門監控,看管,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給不轉化弟子做假證、羅織罪名、湊材料加期迫害。我常看到她監視大法弟子的目光都是綠的,一張扭曲的臉,一顆變態的心。這些人都是在魔的支使下干擾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

以上是我在正法修煉六年來看到和接觸到的魔的干擾破壞的顯現形式,是其中比較深的一些記憶。

修煉是嚴肅的,我們必須從根本上轉變人的觀念才能脫去人的這層殼。師父在《論語》中開篇就告訴我們:「『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象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 」

「這是宇宙在正法,世間只是巨大天體在正法中的衝擊下低層生命的表現而已。人對神能做甚麼?如果沒有外來因素,人對神敢做甚麼?人類社會的表現只是高層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驚醒吧,我昔日的同修,莫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莫辜負等待你救度的眾生。

本文在即將成文時,可能觸及到另外空間的魔,揭露出來使它們無處可藏身,當我要回家而戴手套時,右手拿鋼筆寫字的地方一陣刺痛,我摘下手套向下倒,一個馬蜂掉在地上,我的手已經被蜇的腫了起來,我馬上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瞬間,疼痛的感覺消失了,我馬上拿起筆來把本文寫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