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清梅飄香(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5日】(接前文)

(五)

自打李鈞生病以後,原本開朗溫柔的韻梅,時不時的就會發無名火。

這一天下班時分,韻梅正在菜市場買菜,挑選青菜,挑來選去的往下掰菜葉。賣菜的小販不耐煩了「這位大姐,您能不能別掰了,我這菜夠新鮮的了。」

韻梅有點急「你這外邊的菜葉都老了,這還能吃嗎?」

賣菜的小販也有點急:「哪兒老了?你跟其它菜攤上的菜的比比。我這兒的菜最鮮嫩了。」

韻梅:「得了吧,看這菜幫子。」說著又要往下掰。

這一下賣菜的小販更急了,衝著韻梅大聲嚷嚷道:「您要是覺得我這菜不好,您乾脆上別處買去得了!」

韻梅發火:「你是不是賣菜呀?還分人不成,我在你這兒買怎麼了?你要不在這擺攤,我還不買呢。」

賣菜的小販虎著臉:「你愛買不買,我也沒求你,今天這菜我還就不賣你了。」

兩人不斷的爭吵,惹得旁邊的人都站在旁邊看熱鬧,韻梅氣惱的扔下手裏的青菜,轉身離去。

五月,週末,一個明媚的午後。韻梅疲憊的手提一堆食品,剛推開門,看見潔梅正與李鈞坐在客廳談論著甚麼。

潔梅也大學畢業有兩三年了,在化工設計院工作。

看到韻梅進來,潔梅幫她把東西提過來,充滿希望的說:「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韻梅看了一眼潔梅,面無表情,不關心有一搭無一搭似的問一句「啥好消息?」轉身準備去放東西。

潔梅拉住她「姐,你先坐下來,聽我慢慢說嘛。」 韻梅只好坐在沙發上。

潔梅「我的老同學張曉麗,你認識吧,昨天我去銀行辦事正好碰見她。她的婆婆去年得了肺癌,當時已經沒得救了,醫生對他們講最多還能活上幾個月。後來他們家親戚向他們推薦煉法輪功,正好春節期間省城有法輪功的講法班,曉麗的丈夫就背著他老媽坐火車去了省城。你猜怎麼著,兩個星期以後回來,老太太精神大好,然後每天煉功,還盤腿,像變了個人似的,對誰都笑臉相迎。以前鬧過矛盾的街坊鄰居,主動跟人家道歉和好,說這叫修心性。大概也就兩三個月的光景吧,身體沒事了,現在能吃能喝的,紅光滿面。」

韻梅有些個懷疑的坐直了身體問「是真的麼?你說叫甚麼功來著?這麼神奇?」

潔梅「叫法輪功。我老同學說的,還能有假?」

潔梅又對韻梅說,「對了,我把姐夫的病對她講了,她說回去問問她婆婆,啥時還辦班,讓我姐夫也去聽聽吧。」

一九九四年六月份,省城舉辦第二期法輪功講法班,李鈞、韻梅還有潔梅一起坐火車去省城聽課。為了照顧李鈞,韻梅和潔梅一起去了。

韻梅正將整理好的行李往門口提,潔梅上來幫姐姐拿東西,李鈞已穿戴好,手中提了一個小包,三個人下樓。朵朵的姥姥、姥爺帶著朵朵在樓下等著,看到三人下來,與他們三人告別。

姥姥囑咐 「韻梅、潔梅,在火車上要照顧好李鈞啊。東西拿好,要防著點小偷。」

「媽,知道了,您放心吧。」

韻梅對朵朵「寶寶,媽媽過幾天就回來,你可得聽姥姥姥爺的話。媽回來給你買個漂亮的洋娃娃。」

朵朵依依不捨的勉強點點頭。的士來了,三人上車,揮手告別。

(六)

兩週後。

燦爛的陽光照射在居民樓旁,顯得格外耀眼,樹葉輕輕搖擺。一輛的士停在朵朵姥姥住的樓旁,韻梅、李鈞、潔梅三個人下車,三個人顯得有些興奮,李鈞的臉色明顯好轉。出租車離開,韻梅的長裙在微風下微微吹動,韻梅、李鈞相視一笑。

三個人提著行李上樓,推開屋門。潔梅大喊了一聲「媽,我們回來了。」

全家迎了出來,朵朵邊跑邊喊「媽媽。」撲到韻梅的懷中。韻梅從行李中取出一個大大漂亮的洋娃娃送給朵朵,這個金髮娃娃立著的時候碧藍的眼睛睜得大大的,而一放平時眼睛就閉上了,只看到那長長的眼睫毛,朵朵喜歡極了。

姥姥「怎麼樣?怎麼樣?」一邊看著李鈞一邊急切的詢問。

潔梅「媽,您看我姐夫這樣,就知道了。」

姥姥「是呀是呀,我看是氣色好多了,變化不小咧。」

韻梅有些激動「媽,這回我們終於明白了很多道理;媽,李老師講的真是太好了,太好了,這最重要的就是要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咱們上樓詳細說吧…」

從那以後,李鈞、韻梅還有潔梅,無論春夏秋冬,每天早晨都堅持到公園煉功。李鈞的各項指標很快恢復了正常,他還成了附近春蘭公園煉功點的輔導員。

韻梅再也不發火了,不但溫柔開朗重回到韻梅的身上,而且修煉後的韻梅寬容大度,更顯年輕漂亮。

李鈞在市汽修廠鍛煉一年回來後不久,由於工作業績及口碑皆好,一九九六年,成為質量管理處的處長。

九六年農曆新年左右,潔梅披上潔白的婚紗,與相戀多年的男朋友劉維結婚。

朵朵的姥姥姥爺看著這美滿幸福的一家子人,事事順心,成天樂得合不攏嘴。

朵朵喜愛繪畫,尤其喜愛花卉和仙女,在花卉中小姑娘又最喜愛荷花與梅花。在沂坊市有一個荷園,李鈞與韻梅有時會在週末帶著已上了小學的朵朵來到這裏賞荷。

九六年的夏天,李鈞與韻梅帶著朵朵來到白雲湖。湖面上清粉、淡白色的荷花與墨綠的荷葉相映湖面,映入眼中。微風吹過,花葉同時搖曳,好像歡迎著他們一家的到來。

李鈞告訴朵朵,「荷花也稱為蓮花,它的特點是高雅脫俗,出淤泥而不染。你看,蓮花從水中那污濁的淤泥中長出來,卻是如此的潔淨漂亮。」然後為朵朵背了一段宋代周敦頤《愛蓮說》中的一段:「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靜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韻梅也對朵朵說:「我們修煉人就好比這蓮花似的,在髒苦的環境中磨煉自己,淨化自己的身心。」

「嗯。」小小年紀的朵朵認真的聽著。

(七)

那年初秋的一天晚上,李鈞正在和朵朵一起看著《洪吟》,韻梅在忙著收拾房間,大門噹噹響了兩聲。

韻梅將門打開,一看是個身穿米色夾克,滿臉堆笑的三十來歲男子,手中提著一大包東西,操著沂坊市附屬縣的地方口音「您好。」

韻梅問他「您找誰啊?」

「請問這是李鈞,李處長的家嗎?」男子笑著的嘴角往兩邊咧開的更大了,謹慎恭敬的詢問。

「是,請進來吧。」

「李處長,您好,我是朐縣劉莊家具廠的廠長,劉其富。」這名男子邊說:邊點頭哈腰的衝著走過來的李鈞遞上了手中的名片。

李鈞和韻梅熱情的對他說:「啊,那請坐吧。」隨後韻梅倒了一杯茶水放在沙發前的茶几上。

李鈞看了看名片「劉其富,劉廠長。」

劉其富「不敢當,不敢當,您就叫我小劉吧。」

然後將手中拎著大包中的東西一古腦的拿出來,五糧液、茅台等名酒和紅塔山、萬寶路名煙,還有一盒糕點。「李處長,您看這點東西實在不成敬意。」說著將東西雙手遞給了李鈞。

李鈞看了看這些東西,沒接,笑了。問他「你有甚麼事嗎?」

劉其富看他沒接東西,就把這些個煙啊酒啊放在了茶几上。
「是這樣,我們是一個鄉辦小廠,我們廠子生產的產品,由於進的材料有問題,造成有一批不合格,去年被勒令整頓。後來的產品都符合標準了,可還是沒把生產許可證還回來。您看您能不能幫個忙。」

李鈞「這樣吧,你明天上鄉鎮局找我,我們辦公室詳談。好不好?」

劉其富「那好,那好,太謝謝您了。」彎腰起來準備告辭。

李鈞「等一下。不過,你得把這些東西提回去。」

劉其富神色大驚,著急「李處長,您先看看,這要是不行,我明天再給您多送點來。」

李鈞笑「劉廠長,你誤會了。你知道嗎,我們一家都是法輪功修煉者,不抽煙不喝酒,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不能收禮的。」

劉其富「噢,法輪功,知道知道,我們鄉里每天早晨也有人煉。」

李鈞「是啊,法輪功教人向善,實在是好啊。」

劉其富不得已接過東西「不過,這盒點心無論如何留下給孩子吃。」

李鈞扭頭喊「那好吧,韻梅。」

韻梅拿了十元錢塞給了劉廠長。 送走了劉其富,韻梅隨手將那盒點心放在了冰箱上。

「朵朵,該收拾收拾洗臉睡覺了,明天還得早起上學呢。」

第二天上午,劉其富早早的就來到了鄉鎮局質管處。李鈞在了解了所有的經過後,又派人與劉廠長一起去了劉莊,經驗證其產品確屬合格後,發還了其生產許可證。劉其富和與其一道來拿生產許可證的銷售主任劉寶千恩萬謝的離開,出了鄉鎮局的大門。

劉寶跟在劉其富的後面,「看樣子這個李處長還真不錯,給咱開了個綠燈,辦事不拖拉。」

「嗨,這年頭,幹事不都得憑這個。」 劉其富說著,右手做了個數錢的動作。

「甭管怎樣,事情辦妥了就行。」

(八)

這天是星期六,韻梅一家一大早起來上公園煉完功,回到家已經是上午八九點鐘了,這天他們要去郊區的一個新建的煉功點教功,一看來不及做飯,韻梅隨手將冰箱上劉其富送的那盒點心打開,一邊拆著一邊說:「你們趕緊吃點點心吧,咱們得趕時間。」

李鈞正在屋裏準備錄音機的電池,這時忽聽得韻梅一聲大叫「哎呀,李鈞。你快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李鈞嚇了一跳,趕緊快步走到客廳,朵朵也跑了過來「媽,怎麼了?怎麼了?」

韻梅將手中的點心盒拿給李鈞,「你看看吧,這是咋回事?」

李鈞和朵朵低頭一瞅,一打百元的人民幣鈔票靜靜的躺在點心盒子裏,拿出來一數,一共三千元。

李鈞搖了搖頭,「這個劉廠長。」然後又對韻梅說:「你先把錢收好,回頭我給他打個電話,把錢還給他。」

當劉其富接到李鈞的電話後,不知何事,急急忙忙趕了來。李鈞將法輪功修煉「真善忍」的道理詳細講給他聽,最後將錢還給了他。

劉其富自然是感慨萬分,沒想到在當前這樣的社會中,居然還有這樣不看重利益的好人。臨走時,他拍著胸口對李鈞說:「李處長,您今後只要有用得著咱兄弟的地方,儘管說話,咱一定盡力而為。」

那是一段溫暖幸福的時光。

春花盛開的四月天,槐花香濃的八月裏,飄零葉落的秋風中,冰寒霜雪的寒冬日,李鈞、韻梅他們在附近春蘭公園的法輪功煉功點義務教功的黃色大橫幅,以及他們在那裏優美的煉功打坐鏡頭,好似是一幅悠然靈境的畫面。人們路過時,往往會被他們的那祥和的音樂聲與他們的寧靜所吸引。

朵朵已經九歲,每天韻梅會教朵朵盤腿打坐,朵朵的動作可標準了,有時大家一起煉功時,她還會像個小大人似的,一本正經的給別人糾正「抱輪」動作。

在學校,朵朵的功課沒得說,每次考試基本上都是頭幾名;朵朵的畫進步越來越大,他的兩幅水彩畫還參加了市裏的少年兒童美術展;他們還給希望工程捐款,資助那些個因生活困難而失學的孩子們;內心平靜而愉悅的生活著。

九八年早春的季節,韻梅一家三口,潔梅小兩口還有朵朵的姥姥姥爺,一大家子七口人。來到杭州旅遊,西子湖畔,滿隴桂雨,一派江南自然風景。他們來到靈峰山腳下的靈峰探梅古蹟,早春時分,寒風依然凜冽,然而那鵝黃的臘梅已綻放,紅梅也含苞欲放,鬱鬱蔥蔥的幽靜山谷,梅香四溢。

他們在絢麗多姿的梅花樹下留下歡快的倩影。姥姥姥爺休息一陣,朵朵從書包裏掏出紙和筆,開始速寫。李鈞用相機拍下各式各樣的梅姿,留作給朵朵畫梅用的素材。

李鈞指著一棵百年老梅樹,問女兒「朵朵,還記得那句『萬花敢向雪中出,一樹獨先天下春』嗎?」

「嗯,記得。不畏風雪的梅花象徵著崇高和堅貞不屈的品格。」

「是呀,梅花冰清玉潔,超凡脫俗。元代的王冕有一首詩,『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寒風雪雨中更顯其清美卓姿。」接著李鈞又幽默的說:「你看你媽媽和小姨都取了個帶梅字的名字,一個風姿卓著,一個嬌美脫俗。」

「就是啊。」朵朵開心的咯咯笑了起來。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