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以來我所經歷的佛法的神奇顯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3日】修煉以來我經歷了許多佛法的神奇顯現,為了證實大法而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我是被別人拉入修煉之門的。94年我們廠一位曲姐,她是剛剛參加完師父在長春的講法班就調到我們這裏來的。那時由於她剛得法對法理解的不深,並且摻雜了其它功法的東西,我是在文革期間長大的,對這些一概視為迷信,我認為做人只要心正就百邪不侵,所以別人都煉就我不煉。

但是有一點被她說中了:「別看她現在不煉,她早晚得煉,因為她善根深。」的確我的先天本性很善良。94年暑假,我照顧一廠的朋友,當時她正在出疙瘩,嘴、眼、內臟、皮膚都是,腫的嚇人,高燒,拉肚子。我陪著她,奇怪的是她只要一煉功全身的疙瘩就消下去,並且皮膚紅潤光滑,很漂亮,她煉功我就在旁邊看著。有一天中午她煉功,我說「我也跟你試一試。」她說那你就試試吧,奇怪的是剛一閉眼睛,我就感到法輪的旋轉。

出於好奇,我參加了曲姐組織的輔導班。輔導班借的是單位的會議室,曲姐把師父的法像請來擺在前面。我只要站在師父的像前,右手就會慢慢抬起伸向師父,就像剛學走路的孩子伸手讓父母領著一樣。不論我怎樣下意識控制,還是這樣。別人看了也都覺得新奇。第一天打坐隨著美妙的音樂,閉上眼睛就像有人在我腦中吟詩一樣反覆說著兩句話:「此曲只應天上有,不應久留在人間」。這樣持續了大約有兩個月,我問別人你聽到了嗎?他們說沒有。打坐的第一天我就靜下來了,眼前立刻展現出來美妙的佛國世界。仙風飄逸的道、慈悲祥和的佛多得數不清,還有仙山聖水,奇花異木,美不勝收,妙不可言。出於好奇,也為了體驗這美妙的境界,我天天堅持煉功,並開始用真、善、忍的標準約束自己。

隨後,考驗緊跟著就來了。同一科室的一個大學生開始和我找彆扭,說我的壞話,不管我怎麼做都不對她的心思,無端的找碴子和我生氣,甚至我煉功她都氣得又哭又鬧,沸沸揚揚人人都知道我們倆有矛盾,要為我們調解。可我卻不知道這是為甚麼,那時我真有點忍不住,但她又懷了八個多月身孕,又不能和她鬧,忍不住也忍心吧!一天在煉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時,想起這些天的委屈,忍不住就哭了起來。心想:豁出這功白煉了我也不忍了。這時輔導員過來擺正我舉著的手,笑我說:「忍不住了吧,煉功人必須得忍。」我的心開始慢慢的靜下來,頓時我的眼前出現了彌勒佛,彌勒坐在一座很高的大山的半山腰,上半身高大與山平齊,在我的面前看著我笑啊笑。當時我只要一伸手就能摸到佛的肚皮。我知道這是在笑我,我很羞愧,這點容人之量都沒有還想修佛?我的心平靜下來,直到看到彌勒隱去,在佛的點化下,我順利的過了這一關。教功輔導班的第九天,在睜著眼睛的狀態下我清楚的看到金黃的法輪飛到我的小腹、進入我的體內。隨後我看到了我們煉功點的唯一的《中國法輪功(修訂本)》。那天中午,我沒吃飯、沒回家一口氣讀完。我驚喜的發現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重德重修心的好功法,這正是我要找的。雖然那時我根本不懂得甚麼是修煉,但我從小就聽奶奶說做人要積德行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開始認真的修煉法輪功。94年底,我有幸參加了師父在國內舉辦的最後一次廣州講法班,見到了慈悲偉大的師父,從此跟師父走上了一條生命意義上最偉大的返本歸真之路。

記得是98年的春天吧,水利局機井隊的領導找到我愛人說,他們那裏要規劃拆遷,有一批機床要處理,讓他買下來。他那時正需要機床搞機加工,於是東拼西湊的借了許多錢又加上定期存款(那時利息很高),湊足了七、八萬元就買了下來,錢也交了,票也開了,又雇了好幾輛車和好多人準備拉走。井隊的書記哭喪著臉來找我說:「有人到局裏告了我,說我賣賤了,那多人爭著要,你們幫幫我吧,要不我這書記都不好當了,我負責包賠你們的經濟損失。」當時我和愛人商量,我們是煉功人,別人爭的我們不爭,就退給他吧。我對他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要不我不會這麼做的。」他當時千恩萬謝感謝我們。可是賣完機床我們去找他補償損失,他卻翻臉不認人並且說了許多難聽的話。這一回我們心性過不去了,倒不是心疼那些錢,想不通的是人心怎麼這麼壞,明明我保全了他,反過來他卻這樣對待。天天打坐的時候靜不下來,大約持續有半個多月的一天早上我在山上打坐,還是靜不下來,這時師父的聲音在對我說:「他要不給你製造這樣一個環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心裏真得好好謝謝人家的。」頓時刷的一下就過去了,並且真的從內心升起了一種對他的感激之情。然後我又看到自己坐在一個金碧輝煌的大殿裏,身邊坐著兩個高大無比的大佛。一會師父在我的頭前上方顯現出來,看著我慈悲的笑著隱去,於是我化成了一個米粒大的粒子進到這裏,怎麼走也走不到頭,無邊無際,我明白了我剛剛真正走入修煉。

就在我沐浴著師父的佛光普照、不斷精進的時候,1999年邪惡瘋狂的血腥鎮壓開始了,99年7月18日早晨,我們照常在府佑山煉功,當煉到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我看到正前方旋過來直徑大約有一米多的大法輪,圖案清晰、鮮豔無比,一個、兩個,大約有五、六個過後,我的頭前上方開始像太陽一樣的放光芒,光芒越來越強,照的人睜不開眼,然後師父的佛像從光芒的中心顯現出來,慈悲、偉大、殊勝、壯麗,用盡人類所有的語言都形容不了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我在心中喊著:「師父」,頓時淚如泉湧,剩下的功法我是哭著煉完的。煉完功後,我把這件事告訴了我們煉功點好多學員,當時他們都說「我們沒有你有福氣,我們看不見。」我對他們說:「我要告訴你們不僅僅是我看見了師父,我悟到要有重大考驗來臨。」因為那時我的天目就是那樣一種狀態,除了有重大考驗才能看,平時就很少看了,而在煉動功中開天目是我修煉以來從來就沒有過的。第二天,99年7月20日夜裏,一夜的狂風暴雨,全國的站長同時被抓,一場血腥鎮壓邪惡迫害全面開始了,我義無反顧的溶入了護法的行列中去。

2000年夏我因傳遞經文被抓,三天三夜的審訊它們不讓我合一會眼,採用各種手段威逼誘惑,用強烈的燈光照著我,妄圖摧毀我的意志。一天深夜我剛閤眼,似睡非睡,一個端正莊重的年輕人站在我的面前,輕輕喊著我的名字,說我現在正在慢慢走向圓滿,我一驚醒來,那個年輕人就在我的面前祥和的看著我。我以為是這裏的警察,但我後來問遍了這裏所有的人,他們都說根本沒有這個人,我明白了,是師父在點化我。

2001年,我被判勞教三年送到天津建新女子勞教所,這裏是沒完沒了的洗腦,除了攻擊法輪功的書外看不到任何書,我平時從不看這些書,那天我想它們誣蔑大法,我看看邪教到底都是甚麼樣的,於是我細細看去,通過對比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正法」。而××黨倒是具備和符合了邪教的六大特徵。那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在一個仙境裏,一個仙童唱著歌:「白龍馬,蹄朝西。」這時白龍馬由東向西走來,後面是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但他們都沒有行李,這時師父從後面大步流星的趕來,我急忙喊著師父,師父走回幾步來到我面前,看著我點點頭又大步朝前走去。醒來後我知道我是正悟的,雖然我做的也不好,但我決不隨波逐流的滑下去,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我摔到了爬起來堅定的在正法中修煉,證實法,救度世人,助師世間行。

以上是我修煉以來幾次比較記憶猶新的佛的顯現和點化,寫出來為了證實大法真實存在和神奇,啟悟世人讓他們知道這世上有真佛下世度人不要迷而不悟。師父為了每個弟子的修煉真是操碎了心啊。「佛恩浩蕩」我們永遠都無法報答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唯有全身心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才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為個人所見所悟,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