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惡人惡警紛紛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8日】河北三河市是個縣級市,地方不大,人口不多。99年7月20日以來,據不完全統計,三河市法輪功修煉者至少有50多人被非法勞教,多個家庭被拆散,20餘人被非法開除公職,幾十人被逼流離失所、生活陷入困境,幾百人次被非法拘留,其中很多人多次甚至十幾次被非法拘留,更多人被高額罰款、被非法抄家、被打、被電棍電擊、被強行綁架進洗腦班迫害,還有被無故停職、扣發工資、被逐出學校,被單位和各級政府非法關押更是經常的事,被無理沒收身份證等等,上千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六年來,雖然當局極力掩蓋,因積極參與迫害而遭惡報的事例仍不斷傳出。雖然我們暫時還不能展現全部,但足以驗證善惡有報的天理。

1)黃義,男,40多歲,原皇莊鎮派出所所長。2000年3月,黃義將法輪功學員李鳳霞銬上雙手,揪住頭髮用力將她拉倒在地、滿口污言穢語逼迫李鳳霞罵她的師父、見她不從就拿大電棍電、用穿著皮鞋的雙腳踩當時跪著的李鳳霞的雙腳腕,然後黃義又令手下用李鳳霞的皮腰帶狠勁抽打她的臀部兩側(外衣被扒只穿內衣內褲)直至皮帶被抽斷,黃義又讓手下用麻擰成繩,前端繫上疙瘩抽打,打十次黃義就問她一聲:你罵不罵?!他們一個人打累了再換一個,一直到深夜三點多鐘才收手,第二天又把她送到市看守所非法拘押30天;黃義與手下將多名大法弟子銬在鎮政府院內電線桿上、汽車尾部橫樑等地方,拳打腳踢毒打了一個多小時;晚上又將這些法輪功學員的衣服扒光、搶走財物、強迫學員跪在電線桿底下把手銬上進行毒打;用手、用皮鞋打張勇臉,用皮帶抽,抽一下就是一條血痕,最後竟將一根好端端的皮帶抽斷三節;張軍被打的渾身是傷,臀部和腰部大面積淤血;李春風被黃義扒光上身衣服,用繩子反綁雙手向上提,逼李春風放棄修煉,後來又令手下圍成一圈用皮帶狠命抽打並惡毒謾罵;用手掌左右開弓連續抽李景榮的臉,用拳頭猛擊她的鼻子,致使她的鼻腔嚴重淤血,滿臉青紫並腫起老高;將大法學員高玉蘭銬在暖氣管子上,用皮帶抽打高玉蘭的手背,拳打腳踢並揪著高的頭髮打臉部和頭部,高玉蘭被打的滿臉青紫,一隻眼被打得睜不開,腫起很高,手背被抽的淤血腫得像個饅頭;將王偉芬、唐素華的棉衣扒掉,翻走錢物,銬在零下十幾度屋外的水泥柱子上凍一宿。

黃義於2004年3月得了胰腺炎,去好多醫院不但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重,一年花掉十多萬元,現在北京通州263醫院治療。原來身高1米83左右,體重190多斤,現體重還不足100斤,瘦得皮包骨,走路需兩人攙扶,甚麼都不能吃,每天24小時輸液,看見家人就哭。黃義曾對親屬說「當時(迫害大法弟子)做得是過火了,可有啥辦法呢?誰讓自己幹這行兒,報應就報應吧。」表現一個生命被欺騙、利用後所承受痛苦時的無奈與悲哀。

黃義,宅電:0316--3122829,
妻子,劉佔鳳,在三河市第二小學工作

2)周衛國,男, 43歲,三河市新集鎮榮村人。1999年周衛國在新集鎮派出所工作期間就曾參與抓捕、迫害大法弟子。2000年隨所長劉江海調到楊莊鎮派出所後,五年來幾乎參與了抓捕所有楊莊鎮大法弟子的惡事,還曾經毒打過大法弟子。2005年1月16日下午4點多,在埝頭(榮村街內)公路上,一輛開得飛快的摩托撞上推著自行車行走的周衛國。交通警察到現場時確認周被撞出幾十米之遠,車禍之奇很快傳遍了全市。被撞後周衛國很快就被送進了市醫院,四肢有骨折,透視未見異常,胸腔無積液,但周突感發憋,很快死亡。

3)趙永康,男,47歲,原北城派出所所長。在職期間曾積極參與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對與其是親戚的大法弟子也大打出手,並在打成重傷後送廊坊洗腦班迫害。現趙永康已得肺癌,有所悔悟。

4)郝慶春,男,55歲,河北三河市新集鎮孟莊人,原來在新集鎮計生辦工作。2000年2月底,郝慶春和新集鎮政府一夥人開車到本鎮小王莊一法輪功學員家,要強行綁架這位學員去墮胎。這位法輪功學員修煉前結婚幾年都沒能懷孕,因修煉大法身體得到健康而懷孕,當時已四個多月,而且是第一胎。當家屬質問為甚麼強制墮胎時,這伙歹人說:「因為你煉法輪功,就要強制流產。」2005年正月十四,在三河市楊莊鎮公路上,郝慶春騎70摩托撞在一輛大貨車主機與掛斗的連接處,他被掛在大貨車上拖走20米遠,腦袋留在頭盔裏與身體分開,腸子流了一地,全身除兩大腿還算比較完好,其餘面目皆非、支離破碎,慘不忍睹。他的兒子用鐵锨和尼龍袋給收的屍。

5)閆建樹,男,50歲,家住河北省三河市康居小區西12棟1單元1層101室。原北城派出所指導員、現公安國保大隊教導員。五年來曾積極參與對大法、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多次上惡人榜。最近這一、二年來,許多公安人員已經知道了大法弟子是好人,不再參與迫害,但閆建樹仍執迷不悟。

閆建樹現已遭惡報得了糖尿病。如不悔過、彌補,必將遭到更大的報應。閆妻呂樹清對自己丈夫的惡行不但不勸阻反而煽風點火、助紂為虐,最近子宮流血不止,到北京做了子宮切除手術。

6)馮寶才,男,52歲,原齊心莊鎮鎮長。2000年在齊心莊鎮政府工作期間曾參與對法輪功學員賈學雲的迫害,賈學雲後來被唐山開平勞教所迫害致神志不清,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2004年3月23日上午,馮寶才在單位(文化局)上班時心血管病突發,立即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7)陶得貴,男,50多歲,原楊莊鎮楊莊村主任,在職期間曾積極參與破壞大法,多次舉報、打、抓、迫害大法弟子。2002年底陶得貴暴病身亡。

8)石利軍,男,30多歲,原泃陽鎮綜治辦主任,曾積極參與抓捕、迫害大法學員。2000年冬季的一天天還沒亮,石利軍帶領泃陽鎮一夥惡人闖入一位女法輪功學員的臥室,女學員在看守所絕食7天剛出來身體特別虛弱不能起床,石利軍強行掀開被子要綁架,還把上小學的女孩兒抓到鎮政府,讓孩子大冬天只穿單衣光腳站在水泥地上體罰。

石妻李春霞在市交通局運管站工作,結婚多年懷孕幾次全都流產,四處投醫問藥至今不能生小孩。假如石利軍肯聽大法弟子的勸告不再迫害好人,說不定孩子早上學了。

9)原泃陽鎮南關村書記王強,原燕郊鎮諸葛村支部書記楊春平、代理書記李永芹、村主任李振福,都曾經積極參與迫害、打壓並積極配合抓捕法輪功修煉者,先後被撤職。有的還出了車禍,有的因貪污被撤職,並令其退回貪污的贓款,至今仍有人在追查其不法行為。

還有很多人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突然身染重病或遭遇不幸,因篇幅有限不能一一述及。其實惡報並不是目地,也不是我們法輪功修煉者所願意看到的。我們只是不厭其煩的勸善、勸善,希望仍在參與迫害的人能夠警醒並引以為戒,也希望你們有個好未來。佛法是慈悲的,但威嚴同在。在迫害者瘋狂的惡行之後,痛苦的惡報必然降臨,而且不會因人的生命死亡而終止,痛苦的報應還將伴隨這個生命的永永遠遠。

看到你們正在或即將吞食惡果我們覺得很痛心,因為你們畢竟是受了惡黨的欺騙與毒害。但試想一下,如果有一夥流氓無賴給你們一筆買兇錢,讓你們殺一個人或酷刑折磨人,你們不一定照辦;為甚麼流氓無賴披上了政府的外衣,匪首帶上了國家領導人的面具,買兇錢變成工資、獎金、官職等你們就變得毫無理智,對善良無辜群眾大打出手,肆無忌憚的橫加迫害呢?!其實這也是你們自己棄善從惡的選擇!你們覺得有邪黨做靠山,明知是壞事、惡事也一定照辦,你們想過靠山倒塌後自己的下場嗎? ××黨一貫推崇暴力, 「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用現在的解讀就是──其樂在於「反自然、反宇宙、反人類」,這樣的黑幫惡黨會有甚麼樣的下場?!追隨邪黨幹壞事又豈能有好的歸宿?!

寫出來不是為了仇恨,是想讓你們正視自己的危險處境,同時給你們指出一條光明之路──

隨著《九評共產黨》的推出,迅速傳遍大陸,並引發了來勢洶湧的退黨大潮。在中共還沒有徹底解體之前,看一看九評,認清惡黨的真面目,把你們被欺騙、利用以及正在承受或即將面臨惡報的事實講給你的同事同僚,勸他們不要再參與迫害,逃離610(「遛妖洞」)等一切與迫害相關的邪惡場所;從自身做起,盡可能多的告訴自己的親朋好友、同事熟人,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從思想到行為真正告別惡黨,才有望贖回未來。

天網本恢恢,善惡兩分明;報應在眼前,生死一念間。贖罪的機會不多了,在人世間上演的這場正邪之戰,每個人都做著充份的表演,一切善果惡報就要兌現,請抓住這即將過去的良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